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9章 消失在河里
    陈生没有急着要处理叛徒,有一句没一句的跟林风闲聊着,似乎在等待什么。

    过了几分钟之后,一辆皮卡飞驰而来,到了近前才放慢速度,吱嘎一声稳稳停在众人跟前,陈生这时才停止了说话,目光望向皮卡的后车厢,眼尖的林风已经看见车厢里那几个还在扭动着的麻袋,有大有小足足五个,看来叛徒一家除了落在高丽人手里的儿子,剩下的全被他们给一网打尽抓来了。

    两个手下丝毫没有念及旧情的意思,将一个个装着人的麻袋从车厢用力抛下来,摔在地上咚的一声闷响,困在里面的人也跟着发出声惨叫,恐怕是被摔的不轻,但这只是磨难的开始而以。

    连外面的小混混都该知道祸不及家人这道理,陈生虽把自己整的像个生意人,手段却比大部分出来混的人都要毒辣。

    叛徒该死,杀人全家就显的有些过了,或许这个陈永泰还有别的考量,可作为旁观者的林风,心中却突然有些不忍看着他们这样做,特别是有两个装在麻袋里的人明显还只是孩子,他已经听见里面呜呜的哭泣声了。

    “陈生,孩子是无辜的,不如放过这两个小孩吧。”

    林风心里清楚,以他目前在对方心目中的份量,还不足以救下叛徒一家人的性命,只好退而求次,能救一个算一个了。

    他说这话已经冒着相当大的风险,果然刚一说完,始终看他不顺眼的烟仔就在那里肆无忌惮的冷笑了一声:“嘿,你这个杀手,倒是比别人还要有同情心哈?”

    这话顿时惹来几个手下的哄笑,林风没解释什么,只盯着面前的陈生。

    陈生摇了摇头,很干脆的拒绝了他的提议,淡淡的说道:“俗话说无规矩不成方圆,邱鹏是我身边的老人了,如果是犯了别的错我都能原谅他,唯独这个不行,他明知道当叛徒会是什么下场,还要一意孤行……”

    见林风还想为他辩解两句,陈生却摇着头:“不用再说了,他为了一百万害死那么多人,那些死去的人也是我陈永泰的兄弟,如果不照规矩来办,我又该如何向死去的兄弟们交代?”

    陈生投来一个眼神,烟仔心领神会,残忍的笑着说道:“把邱鹏放出来,先把他老婆孩子扔下去,让他看着自己老婆儿子去死,这就是当叛徒的下场!”

    邱鹏头顶的麻袋被解开了,嘴里还塞着自己的鞋子,当瞧见眼前这几个发出哭泣声的麻袋,那张血肉模糊的脸上顿时泪如泉涌,拼了命挣扎起来,想要去救他的家人。

    可他的身体被人死死按着连动弹一下都难以做到,只能眼睁睁看着昔日的同伴,将巨大的石块分别塞进装着他两个女儿的麻袋里。然后再把袋口重新捆紧。

    噗通!噗通!

    接连两次落水声响起,邱鹏的一双女儿就纷纷消失在涌动的河水中,邱鹏嘴里发出一阵鬼哭狼嚎,眼眶都几乎瞪裂,挣扎的更加疯狂,然而根本于事无补,只为自己招来一顿毒打。

    听着拳拳到肉的声音夹杂着悲呛绝望的惨嚎,林风面无表情的杵在那里,只有眼神露出了些许寒意,一直在暗中观察他的陈生,此时却蓦地出声问道:“怎么,你是不是开始有些于心不忍了?后悔加入我们?”

    林风收敛了眼中的寒意,漠然的摇了摇头:“没有。”

    陈生叹了口气,以一副伪善的面孔讲道:“邱鹏是我身边的老人,你以为我就铁石心肠,真想杀他全家吗?等有一天你坐上我这个位置,或许你就会明白我的苦处了。兄弟,以后好好干,只要你不像他一样背叛我,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

    烟仔已经让人先后将邱鹏的家人扔进了水里,他伸手拍着对方泪流不止的脸,冷声说道:“怨不得我们,怪就怪你自己,你忘了上次潜入这里的卧底警察,可是你亲自把人扔进河里,但你自己竟然还没吸取教训,要不是发现的及时,这次我们全都都被你害死,你这个该死的叛徒!”

    说完一挥手:“把他扔下去!”

    “你刚才说什么?”

    林风话音一落下,谁都没有看清,他是怎么在一眨眼的功夫出现在烟仔的眼前,语气中带着不容违背的严肃:“你们杀了警察,什么时候的事情?”

    烟仔被他散发出来那窒息的气势逼得倒退一步,但立刻又反应过来,见手下已经掏出枪对准了林风,他恼羞成怒的上前一把推向对方,大声叫道:“是杀了又怎么样,关你什么事,难道说死的那个警察,跟你有什么关系?”

    林风此时稍微冷静下来,心知好不容易才混进这里,没弄清情况之前,还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被烟仔推了一把也没闪躲,脚下蹭蹭退后两步,蹙眉摇头说道:“你说的那些警察可能就是来抓我的,当时逃到这里,我在山林里绕了好几圈,好不容易才把人甩掉,没想到他们竟然也在这里。不行,我恐怕得马上走了。”

    “艹,就你这点胆子还做杀手?怎么见了警察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杀手就这么出息?”烟仔显然忘记了林风昨天表现出的彪悍,张嘴就冷嘲热讽道。

    “你不明白,警察一旦发现我藏在这里,恐怕用不了一天时间,就有大部队前来抓我。”

    林风喃喃的说道,露出去意的眼神。

    一只手从背后搭上他的肩头,陈生宽慰道:“枫林,你是不是太过紧张了,你是什么时候进入的免国?”

    “三天前。”林风想也没想就回答道。

    “那就对了,被我们发现的卧底警察,那是一个星期以前的事情,应该跟你无关,不用那么紧张,再说这里是我们永生教的地盘,就连葵山将军都要给我们几分面子,放心,国内的警察在这里没有执法权,他们不敢来的。”

    陈生所说的时间跟许小冉失踪时间十分接近,林风攥紧的手心已经溢出了汗水,他装作还不太肯相信的样子追问道:“你们抓住的警察,是男的还是女的?”

    真怕陈生说是个女警察,那许小冉现在恐怕已经遭遇了不测,在林风紧张的注视之下,陈生缓缓吐出一个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