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7章 陈生的疑心
    安排在别墅内的警卫,此时早已经在陈生房门前集合完毕,今下午才遭遇了伏击,陈生哪能不防着点,里里外外布置了几十名好手,当他推开门时,所有人员已经整装待发,做好战斗准备。

    “陈生!”见正主出现,众人忙低头恭敬的唤道。

    陈生点点头,一言不发往林风所在的三楼走去。

    来到客房门前,烟仔拔出手枪挡在他身前,低声劝道:“陈生小心,这家伙身手过人,还是让我来吧。”

    陈生似乎也记起林风那强悍的实力,万一照面就给他来上一枪,只怕这脑袋就不保了。

    既然烟仔自告奋勇,他有何苦那自己生命冒险,当即点点头,退开了两步。

    面对林风这种猛人,其实烟仔也没多少底气,他让人在门外两边埋伏好了,这才举手哐哐哐的敲起了门。

    连敲了四五下,里面连点动静都没,烟仔反而暗自松了口气,扭过头对老板说:“陈生,他果然不在,这回不用怀疑了,刚才潜入圣女营的人就是这个枫林,要不我带人去四处搜查,想必这家伙进不来,肯定还藏在附近。”

    难道真的是他!

    证据确凿,陈生脸色瞬时阴沉下来,他自然不会当众承认是自己看走了眼,但眼神中的杀意却十分明显,几乎是咬着牙齿说道:“找出来,格杀勿……”

    论字还没说出口,烟仔背后的房门却毫无征兆的拉开了,埋伏在房门两边的众人下意识抬高枪口,指向从门缝探出的人头。

    林风那张脸露了出来,一瞧见众人如临大敌的神色,不禁皱起眉头问:“你们什么意思?”

    “你是在明知故问,说吧,刚才上哪儿去了?”烟仔很是郁闷,眼看都要大功告成,谁知最后却功亏一篑,这家伙也不知怎么就这时候冒出来了。

    林风皱眉盯着他,继续装傻道:“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吃完饭我就在一直在房里哪儿也没去过,陈生,你们这兴师动众的该不会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想要卸磨杀驴干掉我?”

    被他那眼神一撩,被重重保护中的陈生竟然有种随时可能丢命的错觉,尽管他也知道这不太可能,心中却再难像以往那样镇定。

    现在正是他跟那帮高丽人斗争的如火如荼的时候,为了避免弄出不必要的误会,错失一员大将,陈生强忍着心头的不适,将挡在面前的烟仔拨开到一边,径直走到林风跟前,微笑着道:“怎么会,兄弟你太多心了,我是那种卸磨杀驴的人?”

    说完,见林风还有疑惑的眼神,陈生摆手示意手下全部把枪放下,笑了笑又问道:“你没听见外面的警报声?”

    林风摇头:“现在听见了。”

    “那就难怪,我刚接到消息,有个意图不轨的人摸进了我们这里,为了大家的安全,我正带着人逐屋搜查,对了你怎么这么久才开门?”陈生那话里的意思似乎在解释,这次搜查并不是针只对林风一个,不过他还是没有放松警惕,一下问到了点子上。

    “我刚睡下,你们跑来敲门,总不能让我马上就光着来给你们开门吧?”林风拉开裹在身上的睡袍,里面就只剩一条裤衩子。

    陈生见状一笑,心头的疑虑打消了一些,露出大家都懂的神情,明知故问道:“今晚还玩的开心吧?”

    “还不错。”谈起有关女人的事,林风也对着陈生一笑,现场凝重的气氛顿时一缓。

    陈生郑重道:“兄弟,其它房间都已经检查过了,为了大家安全,你不介意让我们进去瞧瞧吧?”

    “这个……”林风犹豫一下,才点头说:“那行吧你们可以进来随便看。”

    说完他把屋里的灯打开,退开到了一旁,陈生见他如此坦荡反而放心不少,点了三五个手下随他一同进屋,却把烟仔给留在房外。

    陈生这么做似乎在担心他不懂得收敛,又把与枫林刚刚缓和的关系再次搞僵。

    陈生考虑到了枫林的感受,却忽视了他这头马的想法,烟仔面无表情站在门外,拳头捏的作响,当着陈生的面却又无可奈何。

    林风的卧室不大,进屋就见一堆衣裤凌乱的甩在地毯上,安排给他的女人,正赤身趴在床上睡的正香,她似乎累的不轻,嘴里发出均匀的鼾声,连有人进屋都没察觉,微微泛红的脸蛋上,还残留着激情过后的红晕,被子只盖住了她腰部以下的位置,将一截粉背毫无保留的暴露在外面。

    “兄弟好手段,能把欢欢圣女弄得人事不醒,你比他们厉害多了。”陈生竖起拇指,一点不避嫌的走到床前,撩起被子往里瞄了一眼,女人果然什么都没穿,就这么光溜溜的趴在那儿睡着了。

    他就像个慈祥的长辈一样不忘拉过被子帮圣女暴露在外的背脊盖住,这才转过身来。

    “哪里,我这腰都差点被她弄折了才是真的。”林风嘴里说的谦逊,脸上却露出自得的笑容,对于这种事情,谁都不愿意承认比别人差,当他转过身故意故意指着自己的腰时,陈生却注意到他背上纵横交错的抓痕,看来,圣女如此酣睡是有原因的,今晚肯定是让这小子给祸害的不浅。

    卧室就那么点大,三五个人只花了几分钟时间就把所有的角落都检查一遍,连窗台都检查过了,然而并没有任何的发现。

    听着手下的汇报,陈生也觉得林风忙着跟圣女在屋里缠绵,根本没有作案的时间,心中的疑虑打消了大半,林风是不是一直留在屋里,只等明天圣女醒来一问,就能真相大白了。

    “兄弟打扰了,人不在房里你可以安心休息。,我们再去其它地方找找。”陈生拍了拍林风肩头,挂着伪善的笑容说。

    “要不还是我跟你们一起去找吧。”林风拿起扔在地上的衣裤急忙就要套上,陈生却摆手阻止了,他刚才只是怀疑那人影是林风,现在看不出什么问题,自然没有再亲自带人搜查下去的必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