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5章 药效发作
    总算把女人哄的从他身上下来,林风举着酒杯与她轻轻一碰,当先喝了一半,这才出声发问道:“你也是华夏人?”

    正儿八经的聊天女人反而没了兴趣,只见她随手把酒杯放在床头柜上,低头瞅着自己的手指甲,一问一答道:“是啊,陈生只相信华夏人,其它国家的人他都信不过。”

    “那你为什么想到要加入永生教,还甘愿陪这里的男人睡觉?”林风晃动着杯里的红酒,瞥了瞥床头柜的位置。

    “你是新来的吧?”女人反问一句。

    “能被教主选为圣女,是我的荣幸,在这里每天吃得好睡的好,还能得到教主的亲自点化,能为永生教奉献自己的身体,我高兴都还来不及了……”

    得到肯定的答复,她又热情起来,居然手舞足蹈给林风讲起了眼前所见的种种‘神迹’,这女人显然已经被邪教彻底洗脑了,陪男人睡觉在她眼里都成了一项光荣神圣的任务,瞧她这狂热的样子,哪怕教主现在让她去死,多半也不会有任何犹豫,这才是邪教最可怕的地方。

    “你们这些圣女,平时的工作就是陪男人睡觉?”

    “教会从来不会强迫我们,这都是我们自己心甘情愿的,其实大部分时候,我们都统一待在那边的大房子里接受前辈的指导,偶尔也会出去,将永生之神的慈爱撒播给世人。”

    “那你们居住的大房子在什么地方?”林风换了个侧躺的姿势,继续追问道。

    “就在前面不远那栋白色的大屋,对了,你关心这个干嘛?”

    面对他的不断追问,女人似乎生出了疑心,眼神变得有些警惕了起来。

    林风知道再问下去可能就要露出马脚了,于是举起手里的酒杯,一手摩挲着女人滑嫩的大腿,调笑道:“就随便问问,我感觉了解的差不多了,现在可以进一步的深入了解,来,干了这杯咱们就开始。”

    “你这人真奇怪。”

    女人厥了撅嘴,还是拿过放在床头上的红酒杯,仰头将酒喝了个一干二净,随手把杯子放下,只见她在床上站起身,伸手一拉,裹在**上的浴巾就滑落了下去,将身体毫无保留的趁现在林风面前。

    “等下。”林风还在等药效发作,这女人却像急不可耐了似得,就这么光溜溜的再次骑坐在他腰上,指头在他衬衣领口一勾,那里的纽扣瞬间弹开,露出结实的胸肌。

    女人手法细腻娴熟,带着粗重的鼻息,三两下就把他的衬衣纽扣全给解开了,当瞧见林风这身毫无瑕疵的肌肉,女人眼睛都冒着绿光,低下头去,粉红的舌尖在上面一圈圈打着转。

    尼玛,肖心琼明明说这是迷药,可林风却怎么感觉它是那什么药,身上的女人仿佛化成了色中饿鬼,舌头还在搞怪,灵巧的双手已经转移到他的腰带上。

    今晚难道注定要晚节不保了?

    这个不靠谱的肖心琼,还说什么百试百灵,这下子亏大了。

    就在林风感觉裤带已经被拉开一截之时,趴在身上的女人将全身体重都压在他身上,沉沉的没了动静,只过了三五秒,从她嘴里居然发出一阵响亮的鼾声。

    林风伸手轻轻推了推她,女人就这么趴着昏睡过去,怎么摇晃都没一点反应,看来这回药效是真的起作用了,他把女人放到旁边,自己翻身坐了起来,瞅着已经被解开的皮带扣,暗呼一声好险,差点就晚节不保了。

    重新穿好衣服,关上灯来到窗前,外面一片寂静,隐隐从隔壁屋传来阵**的叫声,其他人应该都在忙着寻欢作乐,没人这时候会突然跑来找他。

    扒开窗户,轻松的从三楼跳下,悄无声息的落在草坪上,转身就朝后院那堵围墙窜了去。

    一到晚上,高级别墅区外围便进入了戒严中,随处可见武装巡逻人员的身影,这帮所谓的四大金刚八**王们,一边向信徒宣扬那套永生不死的歪门邪说,一边却把自家周围保护的密不透风,唯恐被人摸进家里干掉,这难道不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林风小心的避开了几支巡逻小队,借助墙角的阴影快速朝里面行径,女人所说的那栋白色大屋很好辨认,走过两个路口,屋子就出现在前方。

    作为高级教徒的休闲所在,这里依旧有不少持枪人员把守着,一到晚上就只许进不许出,除非像陈生这样的大人物有需要,不然任何人都不许踏出屋子一步。

    这点守卫人员还难不住林风,利用周围那片茂密的植被掩护,他悄无声息来到屋子侧面,当一队巡逻人员从这里走过,他才猫着腰飞快窜了过去。

    到达屋前两脚一蹬,身体迅速往上拔高两三米的距离,伸手就捞住了二楼房间的窗沿,推了两下,窗户从里面给锁上了,他拿出军刺,刀尖刺入窗户的缝隙中,稍稍使力往里一松,锁扣就被挑掉了。

    在第二队巡逻人员走过以前,林风已经推开窗跳进了屋子,这间显然是卧室,不大的房间里并排摆了四张双人床,亮着灯却没人在,柜子上放着几套折叠的整整齐齐的长袍。

    难道这屋子的人都跑去洗澡了?

    林风注意到床上那件刚刚换下的内衣,随手拿过,上面还带着点体温,不由暗自寻思着。

    想在这栋圣女住的大房子里自由行走,不做点伪装是不行的,他从柜子上拿过一套干净的长袍,在身上比划两下。

    这毫无美感可言的袍子即便穿在林风身上都相当宽松,就是稍微短了一些,让林风小腿以下的部分都暴露在外面,只要不仔细看,也很难发觉他其实是个男儿身,再把脸也裹上只露出一双眼珠在外面,别人应该很难发现端倪。

    拉开门,外面的走廊一片通明,只见三三两两白袍圣女端着塑料盆,里面装着几件洗漱用品,正从楼道往下面走去。

    林风回头钻入屋内,也跟她们一样找了个塑料小盆端着,这才不慌不忙跟在几个说说笑笑的圣女身后走着,不时探头瞅上几眼两边敞开的宿舍门,可惜,圣女即便是在卧室也穿的工工整整,就算他现在见到真正的许小冉,只怕也难以认得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