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4章 圣女
    瞅着这张陌生的面孔,林风真想回头对陈生说他要退货,这女人也是有病,明明又不认识他,没事拿眼神朝他放什么电,搞的空欢喜一场。

    退货这种话只能在心里想想,自然没法说的出口,不然,任谁恐怕都要怀疑起他的动机。

    林风过后,剩下的人早已急不可耐,不用陈生招呼,十几个女人瞬间被瓜分了一空,当揭下她们脸上的面罩,这些女人之中并没有许小冉的存在。

    不过,林风的视线还是落在被马强搂在怀里的那个女人身上,认真说来,她应该被称之为女孩才对,瞧她稚嫩的模样最多也就十四五岁而已,身体还没发育成熟,胸前就跟飞机场没什么两样。

    偏偏这个马强似乎就好这一口,一眼就相中了这个身材瘦小的女孩,没等进房间,就火急火燎的撅着胡子拉碴的大嘴在女孩脸上猛亲了几口。

    除了陈生,在场每人都分到了一个女人,烟仔作为他手下的头马,当仁不让一次选了两个女人。

    这批圣女的姿色都算中上等,大家也算心满意足,搂着就迫不及待往卧室走,想要赶紧回去快活,马强正搂着女孩,一边跟同伴互相调笑,一边准备往楼上走去,落在后面的林风却忽然唤道:“强哥,等一下。”

    马强疑惑的回过头,语气不满的问道:“叫我干嘛?”

    “打个商量,我跟你换一个女人。”林风把黏在他怀里的大胸妹推了过去,或许是隐恻之心作祟,他不想就这么看着一个稚嫩的女孩毁在马强手上,哪怕这女生为了供奉永生之神,一脸心甘情愿的献出自己身体。

    大胸妹没想到自己就这么被人随手转送出去了,嘴里惊呼了一声,脚下趔趄几步,张牙舞爪的朝马强扑去。

    结果马强并没把她接住的意思,直接往旁边横移一步,眼睁睁看着难以保持平衡的大胸妹一头摔在地上。

    平心而论,倘若让众人在两个女人之间选择一个,恐怕所有人都会毫不犹豫选择大胸妹作为自己的床伴,可这已经不单单是女人的问题了,马强怎么说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林风说换他就换,以后不是让人觉得他怕了这个林风么?

    此时陈生先一步上楼休息去了,马强那张长满瘤子的丑脸瞬间变得凶恶起来,一点不客气的指着林风警告道:“你听好,不管陈生有多赏识你,在这里还是我们烟哥说了算,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不然没好果子吃,听明白了吗?”

    说完也不等林风回答,生怕抢了他怀里的女人一样,转身就上楼去了,只剩下几个人幸灾乐祸瞥了林风一眼,也嘻嘻哈哈的搂着各自分到的女人走了。

    林风眼里露出一丝犹豫,直到这些人都走光以后,肌肉才松弛下来。

    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这里毕竟是邪教的大本营,只要教主一句话,恐怕就有成千上万的信教徒甘愿为他卖命。

    遇上这种愚昧无知的信徒,林风自问也很难下得去手,何况对方的数量在那儿摆着,哪怕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他淹死,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这次救人计划只能智取,还是尽量别在邪教的地盘上招惹到这帮疯子。

    刚刚被林风推出去的女人,似乎一点没责怪他的意思,十分主动又黏了上来,竭尽所能的施展着自身魅力,那团松软处总是不断磨蹭着林风的胳膊。

    这样要还不动心的话,只能说明两种可能,要么林风根本就不是个男人,要么他来这里是别有所图。

    一名仆人装扮的家伙正从背后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林风似乎有所感应,咧嘴笑了笑,忽然伸手往那团柔软处捏去,顿时惹来女人一阵娇嗔声。

    林风的房间在三楼,刚进到屋里,女人就嘟着红唇卖力的在他脖颈脸上亲吻起来,这熟络的技巧,只怕不是第一次伺候人了,也或许她现在干的只是老本行而已,谁规定过站街女就不能信教了?

    眼看女人游蛇一样的双手就要朝他裤腰里进犯,林风却一把按住了她的手,在女人不解的眼神中,指了指身后的浴室:“先去洗个澡,我这人有洁癖,受不了别人身上的汗味,你今天应该没洗过澡吧?”

    说完他还煞有介事的耸了耸鼻子。

    “讨厌!”

    女人撒娇不依,在林风的坚持下,她才不情不愿往浴室走去。

    隔着一扇毛玻璃门只能瞧见一个模糊的人影,水花冲刷声响了起来,林风的眼神一凛,转身蹲在床边,伸手沿着缝隙四周摸索了一圈,接着又是天花板,还有花瓶,任何可能藏有监视设备的角落他都通通搜查了一遍,还好,房间里面并没被人动过手脚。

    林风稍微放下了心,转身来到酒柜前随手取了一瓶红酒,往两支高脚杯中倒了小半杯红酒,他又从衣领的夹层里取出一小包白色粉末,这玩意儿是肖心琼事先为他准备的,只要几克就足够让人睡死过去,醒来以后,还完全不记得昏睡前发生过的事情。

    t部队出品,必属精品,林风一点都没怀疑过这药的效果。

    在水花冲刷声停止下来以前,小半包白色粉末已经被倒入其中一支红酒杯中,再用指头在里面搅动几圈,粉末就全部溶解在红酒里了。

    吱嘎,浴室门从里面打开了,一阵烟雾缭绕中,大胸妹浑身只裹了条浴巾,赤着脚走了出来。

    见林风直愣愣的望着自己,她张开双臂在原地转了一圈,媚笑着说:“我身上所有地方都洗过了,现在你该满意了吧?”

    哐……

    林风被她一把扑倒在床上,杯子里的酒水差点洒了出来,林风捏着两支酒杯,眼睁睁看着这女人反客为主骑坐在他腰上,忙晃动着双手里的酒杯:“不忙,别搞的像是交易一样,先喝一杯,顺便陪我聊几句。”

    “你确定?”女人似乎对他有些无语,甚至开始怀疑起自己的魅力。

    “嗯,在我们相互深入了解对方以前,做个简单的介绍,你不觉得很有必要么?”

    林风十分认真的点头,将下了药的酒杯交到女人手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