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2章 招揽
    “哦?”

    林风一听,果然如他想的一样,露出感兴趣的神色来。

    陈生心知他已经心动了,暗笑一声,向他抛出了橄榄枝:“我陈永泰敢拿性命向你担保,难道兄弟还信不过我?”

    为了拉拢到林风,陈生连传销组织那一套唬人的法子都用上了,先给对方画个大饼,至于三年以后的事情谁能说的清楚,或许那时候林风已经躺在棺材里了。

    “跟着你干也行,但总得让我知道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吧?”林风收起了枪,以实际行动表示他已经被陈生的花言巧语给说动了。

    如果这时候给他一枪,就什么麻烦都不会有了。

    烟仔倒是想要开枪,但陈生似乎未卜先知,居然一个劲儿给他眼神示意,是让他不要轻举妄动。

    “我做什么自然会让你知道,不过你瞧我们几个身上还在流血,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你跟我走,等到了地方你就应该全部都明白了。”

    陈生苦笑着指了指还在血流不止的大腿,也不等林风答应,他就像多年的老朋友一样,主动上前揽住了林风的肩膀,林风只好半推半就的跟着他上了那辆多出几个弹孔的奔驰豪华车上。

    烟仔领着阿炳好不容易移开了挡在后路的两颗大树,陈生的保镖已经死的差不多了,就剩他们几个,无论如何也不敢再往前开,只有回到永生教才是目前最安全的地方。

    汽车重新发动起来,调头往瓦洛镇方向驶去。

    刚收服了一员猛将的陈生,顾不上大腿的伤势,十分健谈的跟林风聊起了天,实际更像是在探他的底细。

    “兄弟,怎么称呼?”

    “枫林。”林风面色不改,将名字倒过来念。

    倘若对方谨慎一点,肯定会想方设法去调查林风的身份,这一点倒是不用过多担心,肖心琼给他弄了好几份资料,枫林就是其中一个,而且每一个身份都有据可查。

    包括他几岁上的小学,住过几次旅馆,有没有前科这些,在警察内网上全部都能查到。

    就连他现在这张带着硅胶面具的脸,都跟资料上的照片一模一样。

    “枫林,这名字有诗意,我叫陈永泰,往后你和大家一样,叫我陈生好了。”陈永泰笑不露齿的说道,完了又接着讲:“对了,我看你身手不错,还会用枪,以前是做这个的?”

    他用手在自己喉咙上比划了一下,意思是问他以前的职业是不是个杀手。

    “嗯。”林风直爽的点头,他现在的身份就是一名正被警方通缉的职业杀手,不等陈永泰接着追问下去,他便一五一十的主动说道:“我在国内接了笔小买卖,不想运气不好,那人心脏长在右边,结果又被警察救回来了,而我也只好远走他乡,先到这边来避避风头……”

    陈永泰似乎也被他这悲催的遭遇逗笑了,拍着巴掌放声笑了起来,过了三五秒,他才恢复一本正经的盯着林风:“既然你也没什么地方好去,那就留在我身边,做你的老本行就行,老哥我没什么好说的,往后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绝不会饿着你。”

    “那……就先谢了。”

    汽车很快消失在远处,只留下一地的尸体和被烧成框架的车辆,直到这时候,魏阳才从另一头走了出来,瞅着这幅血肉战场,正好此时有阵凉风吹过,他不由打了个哆嗦,抱着膀子步行着往回走去。

    ……

    坐在陈永泰的专车,这次总算可以名正言顺进入到高级别墅区了,寻找许小冉的线索,可以先从这里查起,若是还找不着人,就只能通过这陈生混入戒备森严的圣山上。

    为了找到人间蒸发了一样的许小冉,林风也是用心良苦,跟着陈永泰回到他那座占地上千平的豪宅里,这里有花园还有泳池,仆人打扮的男男女女早已躬腰在门前等候着了,比起外面的难民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陈永泰安排下人为林风弄些吃喝的东西,说了声‘失陪’,被烟仔扶着治疗去了。

    屋子里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简单,暗中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在监视着他,林风直接走到单人沙发前坐下,翘起二郎腿很自来熟的打开茶几上的雪茄盒,抽出一支手工雪茄,放在鼻尖嗅嗅,然后用牙咬掉圆头部分,拿过火柴点燃便抽了起来。

    等了不到半个小时,仆人前来请林风去隔壁用餐,长条形的餐桌已经摆满了食物,虽比不得国内那样精致,但在这种地方绝对算得上是美味佳肴了。

    这陈永泰还挺有心,居然让人在半个小时就弄了这么一大桌吃的。

    当林风满嘴流油的啃着香喷喷的烤鸡时,陈永泰腿上的枪伤已经处理完毕,医生正在帮他包扎伤口。

    烟仔不敲门就走了进来,陈永泰瞥了他一眼就重新把视线放在眼前的报纸上,嘴里漫不经心的问道:“查了他背景,有什么发现没?”

    警察内部一直有他们的眼线,要不是有人通风报信,上次林永泰去华夏发展分会就差点回不去了,调查林风背景这事,只需要一个电话就行。

    烟仔弓腰在他耳边说道:“已经查过了,这个枫林现在正被华夏警方通缉,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就好。”

    陈永泰合上报纸,以过来人的口吻教育道:“小心才能使得万年船,做咱们这一行,贩卖的就是精神鸦片,华夏警方恨不得把咱们祖坟都给扒了,万事小心一点总不会有错。”

    “是。”

    “还有,枫林是个不可多得的高手,我特意留他下来就是觉得他是个人才,以后或许还有大用,你可不要故意去排挤他,明白吗?”陈永泰斜睨了他一眼,似乎很清楚烟仔是什么样的为人。

    “嗯。”

    烟仔嘴上答应的痛快,他又何尝听不出来,陈生这是在拿话点他,越是这样,烟仔心里就越不痛快,瞧陈生重视那人的程度,估计不久将来,自己这心腹手下的位置就该让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