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2章 无比屈辱
    胖女人正是张总的原配夫人,从她见面就抽保安耳光的霸道作风不难看出,平时为人有多嚣张跋扈,而跟在她身后这一家子人,全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仗着家里有钱有势,根本没把保安放在眼里。

    一群人来到前台,在胖女人弟弟,那个被称为高所长的警察要求下,强行调取了客户入住资料,很快就找到了张总的名字。

    “他果然在这里,我倒要看看哪个狐狸精敢勾引我男人,弟妹,摄影机带了吗?一会儿进去给这对狗男女全录下来,敢跟我离婚,我就要让他身败名裂,一分钱都拿不到!”

    “姐你放心,我保证一点不漏全都给你录下来,将来还能作为出庭证据。”当记者的弟妹举起手里的家庭摄录机,一脸的跃跃欲试。

    高所长一把从客服人员手里拿过通用房卡,横眉冷眼的说:“拿到卡了我们现在就上去,姓张的竟然敢背着我姐在外面跟女人鬼混,我看他是翅膀硬了,忘了当初没我们家,他就是个一文不值的穷光蛋,忘恩负义的东西。”

    “儿子走,我们找你爸去!”

    胖女人一把拉过七八岁大的儿子,一家人气势汹汹进到电梯,直往五楼奔去。

    房间里不断传出王安雅的呼救声,从警告到哀求她全都试过了,可这姓张的家伙却兽性大发,还在用力撕扯着她身上的衣裳。

    “张先斌,你给我住手,不然我就叫人了!”王安雅拼命的反抗,无比羞恼的威胁道。

    都已经这样子了,张先斌哪里还听的进劝,右手伸到她领口处用力一扯,一阵布匹撕裂声中,王安雅圆润光洁的肩头顿时暴露在空气中,一条烟色的内衣带在光滑的肌肤上形成鲜明的对比。

    “不要……”王安雅拼命的挣扎起来,无助的泪花在眼眶打转。

    她就像颗熟透的水蜜桃,殊不知越是这样挣扎,越会激发对方一直藏在心中的兽性。

    张先斌的呼吸变得更加粗重起来,紧紧压着她不断推拒的双手,低下头就要往她脸上亲去。

    哐当!

    就在王安雅眼看即将毁于魔掌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推开重重撞在墙上发出一声巨响,躺在床上的两人就像被定住了似得,缓缓转过头去。

    当张先斌看清涌进房来的是他老婆那一家子人时,什么**都瞬间消退了,手忙脚乱跳下床,一张脸涨成了猪肝的颜色。

    “好呀,张先斌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果然在外面跟别的女人鬼混,难怪闹着要跟老娘离婚,现在我看你还有什么好说!”

    胖女人见面就是一通臭骂,而跟在她身后那些家人,更是拿鄙夷的眼神瞅着他。

    这女人为了抓奸,把家里老老少少全叫来了,连他那个几岁大的儿子也在,当着众人的面,心里有鬼的张先斌有些不知该如何向他们解释,一张脸涨成猪肝的眼神,手忙脚乱的将刚才扯开的衬衫重新扣上,嘴里忙不迭的说道:“小琴你……你们误会了,我和她之间其实没什么,真的,这是个误会,你要听我解释。”

    “解释你马拉戈壁,我们都全看见了,我告诉你张先斌,这事今天没完!”

    胖女人谩骂着,冲上前就跟张先斌厮打起来,对方心里有愧,又当着她家人的面前,哪里敢还手,转瞬那张脸上就被挠出十几道红色的爪印。

    这女人相当彪悍,发起狠来,他那一家子都没能把两人分开,孩子在旁边大声的哭着,两个老人捶胸顿足,直呼老高家的脸面都被这不要脸的女婿给丢光了。

    现场乱成了一锅粥,几名酒店员工趴在门外,偷偷瞧着这一幕好戏。

    不知是不是该庆幸这一家人及时闯了进来,王安雅总算是摆脱了对方魔掌,刚才在奋力挣扎中她身上的短裙都皱成了一团,两只脚上的烟丝也被扯出了几个破洞,此时女总裁的模样看着极其狼狈。

    她还算保持着理智,心知必须尽快离开这里才好,免得又出什么岔子,强忍着羞怒坐起身,捏着领口被撕坏的衣服遮住肩头,起身一言不发绕过正厮打成在一起的几人就朝屋外走去。

    由于走的太过匆忙,连自己的手提包都没顾得上拿,眼看就快要能离开这里,背后陡然响起一声河东狮口:“贱人,你给我站住!”

    胖女人教训过自家男人之后,显然没忘记她,王安雅心知对方可能是误会了,忙转过身,尽量控制的情绪,细声解释道:“你听我说,我和你丈夫之间只是合作关系,是他刚才想对我动手动脚,还要多亏了你们及时赶来,要不然……”

    “你个不要脸的女人,还装,我看就是你故意想勾引我家老张,今天你个表子别想跑了!”

    胖女人像个泼妇一样骂骂咧咧的冲上来,根本不听王安雅的解释,一把扯过她头发就往脸上打去。

    啪的一声脆响,王安雅脸上顿时出现一片红印,这女人还不肯撒手,强行把她扯到自己身前,一手指着她鼻子,对正拿着摄像机的弟妹喊道:“录下来了没有?把这狐狸精的这张脸给我录清楚,竟然敢勾引我老公,到时候我好拿给这个不要脸的贱货家里人瞧瞧……”

    “姐姐,你把她手掰开,她挡着我录不清楚。”

    “你这表子还要脸了,给我把手放开!”

    “不是……你们听我解释……”

    无论王安雅如何解释,胖女人和她家人根本不停,她强行把王安雅的手掰开到一边,还吆喝着把dv凑近了拍,张先斌埋头坐在沙发上,眼见一群人欺负王安雅,他却连说句实话的胆量都没。

    摄像机的镜头就在眼前晃来晃去,王安雅被人揪着头发,根本就无处闪躲,一滴屈辱的眼泪瞬间脸颊滑落下去。

    “哟呵,当小三还有脸哭,录完了没有,先别关机,我要把这贱女拔光了丢到大街上去,让所有人都来好好看一看这不要脸的贱货……”

    “对,既然出来当小三,还怕什么人看,把她扒光了扔出去。”胡子发白的老头也在大声叫嚣起来,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女,连门口瞧热闹的人都有些看不过去,小声提醒他们这是犯法。

    结果老人一脸傲气,指了指自己当所长的儿子:“我就是从法院退下来的,你跟我**律?知道我儿子是谁,派出所就是咱们家自己开的,谁敢来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