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0章 许父的来意
    “可……可以……”

    张佳一口答应下来,由于太过激动,平时灵牙利齿的她竟然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起来。

    眼前这位风度翩翩的中年人可是大有来头,以前只在电视新闻上常看到他,还是头一次见到真人。

    这人正是市里头号人物,许小冉的父亲许温志。

    许温志这次前来是为了自家一些私事,所以并没出现电视台记者的身影,张佳带着他进到林风的办公室里,秘书却十分有眼力劲儿的坐在门外,没有要跟着进来的意思。

    “林风。”许温志微笑着主动招呼一声。

    林风转过身一见到是他,也露出诧异的神情,他自然认识许温志,忙招呼道:“许书记您怎么来了,快请坐,张佳给书记倒杯水。”

    “你这里装修的不错,简约又不失大气,很符合安保公司的风格。”许温志挺随意的坐下,四处打量几眼,中肯的评价道。

    无事不登三宝殿,像许温志这样的大忙人,自然不会平白跑来这里闲聊几句,林风估摸着,十有**应该跟许小冉有关,要是别的事,连堂堂书记自己都搞不定,也没必要来找他帮忙了。

    “许书记,您是有什么吩咐?”林风一向看的很准,说完果然发现许温志的眼神有了些变化。

    “请喝水。”

    “谢谢。”

    许温志客气的道了声谢,接过张佳递来的纸杯轻轻放在身前桌上,和善的瞅着对林风说:“我这次过来纯粹是为了私事,你和我家丫头也算是好朋友,你就别一口一个书记了,直接叫我许叔就行。”

    许温志越是平易近人,就越能说明问题了,不是万不得已,书记又何苦亲自上门来找他。

    “许叔……”林风又不傻,心里比谁都清楚,叫了对方一声叔他自己绝对不会吃亏。

    就算只看在许小冉的面上,只要能办到的事情他也绝不会推脱,何况许书记也不是那种会让他去伤天害理的人。

    一声许叔把两人关系瞬间拉近不少,缓缓往门口走去的张佳光顾着偷听两人说话去了,差点一头撞在墙上,嘴里惊叫一声,见两人同时望了过来,她红着脸摇摇头:“我……我先出去了,老板你们有什么需要就叫我。”

    说完,她便拉开门灰溜溜的逃了。

    等屋里只剩下他们两个,许温志才喝了口水,捏着杯子道明来这儿的目的:“林风,你是个聪明的小伙子,我想你已经看出一些,这次来其实我就是为了一件私事,跟小冉有关。”

    果然是这样。

    林风点点头,表示自己在认真听着。

    许温志又接着说道:“小冉这孩子随我,原本我是一直想让她做个文职工作,可这丫头性子倔,只要认准了的事根本就不会听我的安排,结果阴差阳错,还真让她当上了刑警队的一员。可是,从她干上刑警这一天起,我这个当父亲的心里就一直不太踏实。”

    他能给林风说这些掏心窝的话,似乎已经没把林风当作外人看待,可怜天下父母心,此时的许温志并不像电视机上经常看到那个统帅全局的书记,而只是一个为儿女操心不以的普通父亲。

    林风轻咳了两声,对面这个位高权重的许叔一谈起女儿的问题上,显然有些跑题了。

    “瞧我,一聊起来,差点把正事忘了。”许温志苦笑一声,诉说起自己的来意。

    原来,早在半个月之前,江海警方就盯上一伙儿自称‘永生教’的家伙,他们打着‘永生不死’的幌子,在当地大肆招收信徒,再以各种理由欺诈信徒的钱财。

    永生教起源于免国,早在半年前就被华夏列为邪教组织,他们利用网络,宣称信教就可得到永生,为此还专门制作了视屏并在网上快速传播发酵,相信他们这套说词的居然还大有人在。

    有人为了追求永生,在对方的花言巧语之下自愿献出了所有身家,有人更是因为太过痴迷而弄的家破人亡。

    虽然华夏早把永生教定性为邪教,没想他们还是渗透到了境内,江海警方调查发现,他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吸纳了上千名信徒,诈骗金额超过数亿,并且牵涉到多起命案。

    警方第一时间出动打掉了邪教在这里建立的分部,然而那些疯狂的教徒却不分是非烟白,给警方行动造成极大的阻碍,除了抓到一群被榨光钱财的新教徒,那些潜入华夏境内的骨干成员却携带巨款逃回了免国境内。

    为了追回赃款,将罪犯绳之以法,许小冉受命出发装作信徒混入了邪教组织,以便配合免**方,将这群邪教成员一网打尽,还受害者一个公道。

    结果她这一去就过了接近半个多月,之前还一切顺利,传回不少有用信息,令华夏警方连续破获多个渗入到境内的邪教势力,然而就在几天之前,她与另一名假扮情侣的同事一起失去了联系。

    尽管现在已经在跟免国紧急交涉,希望他们能出动军队捣毁邪教总部,把许小冉和被骗的华夏公民救出,但对方却一直推三阻四,迟迟没有动作,华夏警方没有得到许可,也不能越境办案,许温志牵挂女儿的安危,又正好听闻林风开了全市唯一一家保安公司,于是就想到了他。

    ……

    魏阳兴匆匆的开着老大的路虎来到安雅公司楼下,对着后视镜整理了一番发型,又下意识瞟了眼新长出的右手,那神奇的药液让这只新长出来的手要比原来小上几分,老大说可能还要过上一段时间,它就能长到跟原来一般大小。

    管它了,小就小点吧,只要还能用就成。

    魏阳吹了声口哨,刚拉开车门就看见一辆蓝色的迷你酷派停在隔壁车位上,说曹操曹操就到,开车的那妞不就是徐晓琪吗?

    徐晓琪似乎有什么急事,车刚刚停稳她便迫不及待往公司走去,两腿又直又长的腿在一步裙下快速的迈动,没走出几步,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男人声音:“晓琪妹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