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7章 最后一线生机
    两种不同颜色的液体已经彻底搅合在一起,林风不免傻眼,千算万算也没料到会在最后关头出了岔子,这玩意儿如果拿给魏阳注射,会是什么后果,估计连这老头都说不清楚。

    魏阳可能会直接挂掉,也可能变成和刚才那鸟人一样,丧失人性,成为一个彻彻底底的怪兽。

    林风一把拽起水中垂死挣扎的东条博士,眼神冷酷的问道:“这里还有超能干细胞吗?”

    老头摇头,似乎有些诧异他能叫出这东西的名称:“全……全部都在这里面了……我知道你是想救你同伴,相信我,这次我一定有把握成功,不但能救回你同伴的性命,还能让他成为最强大的基因战士!”

    被林风眼神盯着,他仍然固执的点着头,表示自己并没有说谎。

    海水已经淹没了脚踝的位置,肖心琼淌水过来,神色焦急的道:“这船快沉了,我们必须马上撤退。”

    此时战斗已经接近尾声,除了林风手里这老头,东洋人几乎全体阵亡,菜鸟二队正在打扫战场,通话器里,传来左飞的声音:“货轮已经开始倾斜了,赶紧撤吧……”

    “你把他带走,这老头可能还有点用。”林风把东条博士交给肖心琼,转身朝电梯的方向跑去。

    “谢谢,谢谢。”

    老头原来比谁都要怕死,他的那些同事为了守住秘密,已经全部葬生在自己人手里,到了他该献身的时候了,东条博士反而像个哈巴狗一样摇尾乞怜起来。

    水面上到处都是漂浮物,那个水晶棺材一样的容器还稳稳的立在原地,只不过旁边那些精密的仪器却被东洋人给破坏殆尽了,噼里啪啦的闪耀着火光。

    林风淌水来到电梯口时,魏阳已经被牛乐邦抱了起来,见林风走近过来,他叹息一声摇了摇头说:“头儿,他已经走了。”

    “走了?”林风放下手里的箱子,上前一试魏阳的脉搏,确实已经到了微不可查的地步,就像燃烧到尽头的烛火,最后一丝眼看就要泯灭,也许还来得及。

    “把他给我,你们先走。”

    林风快速交代一句,抱过魏阳正在逐渐失去体温的身体,连同那箱子一起,大步朝着玻璃容器的方向奔了过去。

    由于水下隐藏着许多的障碍物,火急火燎的林风不知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带着魏阳一起栽倒在地上,瞬间他又站了起来,两人的身上都在往下直滴着水,可是装着超能干细胞的塑料箱也掉落进水里,转瞬就被水流冲出去十来米的距离。

    首尾难顾的林风只好又抱着魏阳去追越飘越远的箱子,少了它就没法救魏阳了,就在他心急如焚之时,肖心琼却适时出现,一把将飘过来的箱子抓住了。

    “去那边!”

    林风招呼一声,没有过多的交流,抱着魏阳狂奔而去,肖心琼拿着箱子紧跟在身后,一边用通话器命令其他人先行撤退。

    来到水晶棺一样的容器前,大体的步骤他还记得,也不管旁边那些被损毁殆尽正噼啪冒着火花的仪器,现将魏阳平放进冰凉黏稠的液体里。

    黏性十足的液体很快包裹住了魏阳的全身,林风一手搂着他的头部,一边拿起氧气罩,却发现里面并没新鲜的氧气吹出,扯过埋在水下的橡胶管才发现,连接在另一头上的氧气瓶不见了。

    “快找找氧气瓶,应该就在你的附近。”

    肖心琼几乎是趴在水里摸索,没两下还真让她给找着了,重新将它立起露出水面,擦干仪表上的水迹,指针停留在黄色区域,气压也算正常。

    “快连上。”

    林风把橡胶管抛了过去,自己则提着箱子走到另一边,在乱七八糟的桌上找到了刚才使用过的注射器,手往桌子上一扫,杂七杂八的物品通通被扫进了水里。

    放下箱子,用注射器将里面的混合液体全部收集起来,足有满满一针管,如果让先一步被菜鸟二队带出去的东条博士见到,肯定会大呼小叫的扑上来抢夺,林风这样做实在是太浪费了,光是箱子里的基因药水,就足够使用七次了,秋子的飞行战士构想,如今全用在了魏阳一个人的身上。

    林风拿着注射器回过身,直接刺入了魏阳的手臂将里面满满当当的液体注入了他的身体,心率检测器早已经损毁,接下来能不能活就只能看他自己的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倒灌进船舱的海水已经淹没到来林风的胸口,随着船体不断倾斜,海水倒灌进来的速度正在逐渐加剧,也许这艘船撑不了几分钟就会完全沉没,可容器内的魏阳却依旧还是那样,没有丝毫的反应。

    林风忍不住把他上衣撩起一些,只见肚子上的皮肤就像有无数的巨型蚯蚓在不停游走着,叫人看了头皮发麻,但只要起了反应就好。

    这时,船身剧烈的摇晃了一下,倾斜的迹象更加明显了,水已经淹没了肖心琼的脖颈,她也无法再保持镇定,正一脸焦急的盯着林风。

    “你也出去,这里有我就够了。”林风给了她一个让人安心的笑容。

    “可你们怎么办?”肖心琼犹豫不决的道。

    “在他没有清醒过来以前,最好还是待在这玻璃棺材里面更保险一点,你先走,到外面去等我,就算这船沉了我也能自己游出去。”

    林风充满自信的话,让肖心琼稍微安心了一点,通话器里还不断传出左飞他们的催促声。

    “那你自己当心……”

    她心知自己留下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反而可能会成为对方的拖累,不放心的交代一声,见他点了点头,这才游向出口的方向。

    那几条缆绳还垂挂在墙壁上,一伸手就勾到了,菜鸟二组的人已经全部撤离了实验室,肖心琼脚踩着墙壁,有些艰难的攀爬上去,眼看就要到达出口,船身突然一阵剧烈的摇晃,四周传来一阵金属扭曲发出的吱嘎声,这一瞬,连最后几盏大灯也同时熄灭了,四周陷入了一片漆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