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7章 伏击
    情况是很不对劲,不过这一切都在大家的意料当中了,三人围着桌子坐下,等待打电话来那人的出现。

    大门忽的哐当一声关闭,茶楼内的光线顿时黯淡下来许多,就连楼上那些三三两两坐一张桌的外国人,也全都停止了交谈,齐齐把目光转向楼下那一桌人。

    现场瞬时就安静了下来,只听一阵细密的脚步声从厨房的方向传出,林风朝坐在对面的肖心琼笑了笑,突然拔出腰间的pk05型手枪,肖心琼也同样站起身,从腋下枪套拔出自己的佩枪,与此同时,杀人王掀翻了颇为沉重的实木方桌,挡在三人的背后。

    嘡!

    林风枪口迸发出一道炽热的火焰,阁楼上一名刚把枪从桌下抽出来的烟人男子,还没来得及上膛,一发12.7毫米弹头,直接将这人鼻子以上的部分轰成了一滩肉泥。

    枪声响起的刹那,阁楼上的众人全都动了起来,纷纷抽出各自的武器,向楼下那三人发起了攻击,但往往他们才刚一露头就被子弹打中,血肉横飞着从护栏处摔了下去。

    林风与肖心琼背靠着背,不停在扣动扳机,子弹呼啸而去,就跟长了眼睛似得,大多敌人还没来得及扣下扳机便被一枪爆头,楼上这十几号人顷刻间死伤一片,凡是被林风手里这把堪比机枪或狙击口径的子弹射中,一枪足以造成碗口大小的伤势,杀伤效果骇人听闻。

    砰砰砰楼上楼下打的不可开交,从厨房门口快速冲出一队荷枪实弹的男子,跑在前面的人刚一露面,一张四四方方的方桌迎面朝他们飞了过来,咔嚓一响,实木的方桌四分五裂,而被撞中那两人,就像被疾驰中的卡车给撞到了那样,口鼻喷血的往后倒飞了回去。

    “go!go……”

    一名年岁较大的男子嘴里吆喝着,率先端着卡宾枪从门后窜出,还没看清目标眼前一烟,杀人王巨大的身躯出现在身前,一把捏住了他的枪管。

    男子的作战经验十足,惊骇从眼里一闪而过的同时,他并没再去跟眼前的巨人争夺这把卡宾枪的控制权,而是果断松手,快速伸向快拔枪套中的手枪。

    他十分清楚,在战斗中哪怕犹豫半秒都可能丢掉性命,可是当他用自己最快的动作把枪拔出来时,杀人王竟然比他还快一分,从背后抽出把寒光闪烁的廓尔喀弯刀,再凶狠的往下一劈,男子握着手枪的右手顿时掉落在地上,从他嘴里发出一声惊恐的惨叫,没等有机会退回,弯刀又从侧面没入了他的脖颈,将半个脖子都砍成了两半。

    落后一步的几名佣兵这时才抬枪朝杀人王射击,子弹在墙壁上打出一个个大坑,杀人王的肩头也爆出一团血雾,他怒吼一声抬脚朝卡在刀上的尸体踢去,哐,还在飙血的尸体像个沙包一样倒飞过去,将两个来不及闪开的家伙砸翻倒地。

    杀人王两个跨步就冲到这几人跟前,弯刀呼啸一声,将眼前这人的半个脑袋都给削掉了。

    大厅内枪声不断,就这十几二十秒时间,阁楼护栏与楼下都倒了不少袭击者的尸体,十五发子弹发射一空,林风还保持着射击的姿势,指头往弹匣卡榫一按,空弹夹刚刚退出,他左手已经捏着个新的弹夹快速塞了进去,前后也就一两秒钟的时间而已。

    嘡!

    两个从护栏后探出头的家伙,没等到有扣下扳机的机会,就被子弹在身上打出个巨大的血洞,尸体一头从护栏栽了出来,这时背后的肖心琼嘴里发出一声闷哼,林风想也没想就快速转过身去,一把将她拽到自己身后,朝着从另一个房间门窜出的人影,飞快扣动了扳机。

    枪口接连不断迸发出橘红色的火光,几个藏到桌子后面的家伙,身体瞬间就被子弹连同那张桌面一起被撕碎,等到手枪又一次空仓挂机时,楼内已经见不到一个活着的身影,眼前大多数的尸体都被子弹打出个大洞,死的已经不能再死,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着,仿佛正置身于屠宰场一样。

    林风放下枪,转身关切的看着肖心琼:“你被子弹打中了?”

    肖心琼捂着腰部,一时还没缓过气,只对林风摇了摇头,连吸了几口气,她才解开外套,露出里面的作战服,只见纤细的腰肢上,一枚变型的子弹头被卡在了防弹层,尽管没能击穿,但子弹造成的冲击力还是让肖心琼好一阵难受,当然,比起这满地残缺不全的死尸她算是运气不错的了。

    “这帮人应该是雇佣兵,只有这种要钱不要命的亡命徒,才敢冒着九死一生的风险潜入我国境内。”

    林风捡起一把m4a1扫了两眼,随手又给扔在了一边。

    冲入厨房大杀四方的杀人王也拎着把滴血的弯刀,踩着尸体从门口走了回来,他身后还跟着这家茶楼的老板,显然没怎么见过市面的老板被吓的不轻,两条小腿一个劲儿的哆嗦着,那张消瘦的脸颊,简直比雪还要白上几分。

    “大……大哥,这箱子是他们让我保管的东西……”在三人的注视下,老板口齿不清的解释道,双手捧着一只木箱递了过去。

    “这里面装着什么?”

    肖心琼伸手就要打开箱子,却被林风一把按住了手,仔细盯了老板几秒钟,吓的对方几乎连呼吸都快忘记了,他这才打开上面的锁扣,揭开盖子一瞧,林风的眉头顿时皱成了一团。

    箱子里放着一只人手,还能从断口处看见白生生的骨头,从指甲缝里的泥垢还有断口处的层次感不难看出,这只手的主人在极度痛苦中被人硬生生给割了下来,林风看着它竟然立刻想到了魏阳身上,一股无形的杀气将四周的血腥味吹散。

    伤口发白,指节肿胀,想来这只断手在箱子里已经放了有几天时间了,除了这个,还有一只手机,林风刚从里面拿出来,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上面还不忘备注了魏阳两字。

    “魏阳在你们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