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4章 砍手
    刚消失在这片繁密的树林中,三辆汽车相继停在了路边,秋子从第一辆保时捷上走了出来,原本温柔的脸上此时挂满了冷意。

    扫了眼漆烟的树林,秋子眼里还带着几分被人愚弄后的愠怒之色,本该被她玩弄在掌心的华夏男人,最后却反过来耍了她一把,当她在一阵响雷声中惊醒过来时,四处寻找魏阳的影子,最终却在床下发现那些被魏阳扔在下面的药丸。

    她这才恍然明白过来,至始至终对方从开始就没信任过她,这狡猾的华夏人对她那一脸痴迷的样子,只不过是在虚与委蛇罢了,自以为一切尽在掌控中,结果到头来,却是她被该死的华夏人戏弄了一把。

    “他跑不了的,把人给我找出来,我要亲手杀了他!”

    秋子一改温柔本色,美丽的脸蛋变得有几分狰狞。

    一群人分散开走入及膝高的草丛内,大步往林子深处走了过去,小树林后面是片峭壁,没有工具根本就无法攀爬过去,所以不用担心魏阳能跑得掉,十来个东洋人握着手枪,一手拿着手电仔细搜查着能藏人的地方,他们主要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几十颗枝叶繁茂的大树,或许都以为目标就藏在其中一颗树干上。

    魏阳其实跑了没几步就扑倒在离路边不远一处茂盛的草丛后面,就跟他判断的一样,这群人把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后面那片大树上了,反而这片极为容易让人忽视的草丛一直无人问津。

    但目前的形势并不容乐观,就算暂时骗了过去,对方在林子里没找到人,迟早还是会搜到这地方来,就算让他再次逃了出去,在这荒无人烟的野外,两条腿也不可能跑得过敌人的汽车,他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抢一辆车强行从这地方冲出去。

    有了想法就要创造实施条件,那三辆车没有熄火停在路边,只留下秋子和一名男子在那里守着,魏阳似乎看到了机会,在他眼里,秋子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而已,只要摆平了她身边那名男子,就能劫持秋子当作人质,放心大胆的逃离这地方。

    双手在周围四处摸索了一阵,还真让他摸到一块盘子大小的石头,拿在手里有点沉,能不能从这里逃出去就要看它的了,魏阳把这块石头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又摸索着找了个半个巴掌大小的石块,将眼前的杂草拨开一点缝隙,瞄了眼目标的方向,扬手将那块石头扔在对面的草丛中。

    石头落入草堆了,在暴雨的滋扰下,却没能引起秋子两人的主意,魏阳吐掉滑入嘴里的雨水,干脆抓起地上的一滩软泥,如法炮制扔了过去。

    软泥掉进草堆中,一堆杂草晃动的更加剧烈,男子这次总算察觉到了异样,向秋子汇报了几句,得到允许后,将雨伞交给秋子,自个儿淋着雨朝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手电从魏阳面前的杂草一扫而过,东洋男子并没察觉到异常,他最后把视线落在旁边那簇草丛,一手掏出了手枪,用枪口拨开了挡在眼前的杂草,手电光一照,那里面自然什么都不会有了。

    男子嘴里嘀咕几句,失望的摇着头正打算站起身,就在这时,藏在背后草丛里的魏阳突然暴起,双手将大石块举过头顶,猛地朝这人后脑勺砸去。

    等对方听见响动急忙转过头,已经来不及了,一声闷响,男子头破血流栽倒在地上,同时,已经走入树林那群人也听见了这头的响动,纷纷转过身,朝着魏阳所在的位置狂奔而来。

    手电光同时照在了魏阳的身上,几发子弹穿过雨幕嗖嗖的从魏阳身边刮过,现在不跑还等什么时候,在肾上腺素的急促分泌下,魏阳倒也感觉不到什么害怕,他急忙压低头抢过男子捏在手里的枪,朝正快速跑来的几个人影胡乱还击了几枪,也不管打没打中,转过身拔腿便跑。

    雪白的氙气大灯前,只站着孤零零的秋子一个人,为了逃命,魏阳也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在背后凌乱的枪声映衬下,他一路连滚带爬,眨眼就冲到了车头前。

    秋子手里的雨伞掉在了地上,雨水很快浸湿了她那身紧致的衣裳,魏阳喘着粗气站在她身后,一手拿枪抵在秋子白净的脸颊上,冷笑着包围过来的东洋人吼道:“小鬼子们,我知道你们听得懂华夏语,谁敢上前一步,我就先打死她,不信你们就上来试试。”

    几个东洋人果然投鼠忌器,纷纷停下了脚步,只用复杂的眼神注视着他们两个。

    秋子被枪口抵着,脸上却没有丝毫害怕的神情,可惜她背对了魏阳,不然魏阳一定会生出警惕。

    “魏君,你真的就那么无情,要杀了我吗?”秋子语气温婉的说着。

    “别装了,你现在恨不得把我扒皮抽筋才是真的,不过说实话,你是我迄今为止睡过最美的一个女人了,嘿嘿。”

    魏阳死不要脸的调侃道,明显感觉秋子的背脊一僵,表现出来的温柔瞬时荡然无存。

    “是吗,其实你可以装着一切都不知道,我就只属于你一个人了,何苦要这样?”

    “你们肚子里那点花花肠子别以为我不知道,行了,你也别想拖延时间,不如亲自送我一程,等到了安全的地方,我自然会放你回去。”魏阳伸手拍了拍秋子弹性十足的臀肉,正打算挟持她进到这辆保时捷车里去,天空陡然发出一声雷鸣。

    就在魏阳失神的一刹,秋子突然一把捏着了他握枪的手腕,魏阳瞬间惊悚的发现,他居然从秋子身后飞了出去,就像沙包那样,重重摔在**的水泥路上。

    这一下,魏阳感觉浑身骨头都要被摔散架了一样,他这才算意识到自己小看了这个女人,正要站起身,一只脚踩在了他胸口上。

    “你太让我失望了。”秋子接过一把武士刀,缓缓举了起来。

    魏阳挣了两下没能成功,眼看刀就要从头顶落下来了,急的他急忙叫唤道:“等下,我们可以打个商量。”

    “是吗?”秋子脸上展露出一个冷酷的笑容:“放心,你对我们还有用,我又怎么舍得杀了你呢。”

    话一说完,武士刀猛地剁下,伴随着魏阳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刀刃直接砍在他右手手腕上,她似乎故意要折磨对方,并没一刀把魏阳的手砍下来,而是像拉锯条那样,来回的在他筋骨上切割。

    魏阳惨叫着拼命的挣扎,然而于事无补,血水将身边的水洼染成了红色,最终整个右手被她强行切了下来,闪电划过天际,将秋子脸上扭曲的笑容映照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