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2章 大喜大悲
    打定主意后的王安雅,以沉默来应对,只是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一两分钟,除了呜呜的风声,背后连一点杂音都听不见。

    按理说林风早该进来了才对,他不会傻的一直站在窗外吹风吧,还是……自己刚才在一气之下扔出去的手机不小心砸中了他,林风毫无防备被手机击中,身体失去平衡,从楼上摔了下去。

    不可能,这家伙就是个打不死的蟑螂,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就掉下去了。

    可是……他刚才好像说他的腿麻了,万一真是那样,那自己发脾气扔东西过去,不是害死他了吗?

    王安雅哪还忍耐的住,忙不迭扭过头去,窗外已经失去了林风的踪影,连那一束玫瑰花和自己的手机都跟着不见了,难道……

    她简直不敢想象下去,脸色一片煞白的来到窗前,左右瞧了瞧没人,她又把上半身探出窗台往下方望去,楼下是一片烟漆漆的树木,枝繁叶茂的树叶遮挡住了视线,根本看不出来到底有没有人掉了下去。

    对了,左右和下面都没有,这可恶的家伙一定是藏在上头!

    抱着一丝希望,王安雅又抬头往楼上望去,上面也是空荡荡的一片,哪有什么人的影子。

    这下她终于急了,脸上再没一分往日的从容典雅,有的只是焦急与害怕,她不顾淑女形象的扯着喉咙大声呼喊着林风的名字,除了呼呼的风声,始终都得不到回应。

    “林风你快出来……”

    王安雅泣不成声的喊着,突然转身往外大步跑去,她唯一想到就是去楼下看看,也许那些茂密的树枝能救他一命也说不定。

    女总裁赤着脚跑出卧房,当她冲出门口的瞬间,一束玫瑰花突然从门外伸出,挡在她的眼前,接着才是林风那张可恶的笑脸。

    “自家老公有什么本事难道你还不清楚?看把你吓的……”林风伸手帮她擦掉一颗溢出眼角的泪水,有些后悔自己的玩笑了。

    “你是怎么进来的?”王安雅傻傻的站在原地,任凭他的手触碰着自己的脸颊,空白的脑子一时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这扇窗户卡死了,我只好从隔壁儿子的房间翻窗进来了。”林风用指头刮了刮她挺翘的鼻梁,柔声安慰道:“别生气了好吗?我们一起去接儿子放学,要再不去,估计他又该哭鼻子了……”

    提起儿子,王安雅心中一暖,最终还是原谅了林风,不过刚刚经历了连番大喜大悲的女总裁,并没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了他,背上即便隔着层衬衫,仍旧被王安雅纵横交错的挠出几十道抓痕。

    “混蛋,不管你将来身边会出现几个女人,都不许抛下我和儿子!”情绪失控的女总裁,发泄了一番后,又趴在林风怀里伤伤心心的抽噎起来,真情流露的一番话更是叫林风汗颜,王安雅显然已经离不开他了,而他又何尝舍得下她们母子俩个。

    要不是还要去接小宝放学,林风非得豁出去好好安慰安慰受到惊吓的王安雅不可,最好的压惊办法,自然是儿童不宜的那种,这想法只有等晚上才能实施了,今晚必须要加倍补偿女总裁才行。

    ……

    雨过天晴,落地窗外出现一道美丽的彩霞,魏阳在秋子的无微不至的照顾下,短短几天时间,身上的伤势已经好了七八成。

    秋子还是跟往常那样,吃过晚饭,扶着魏阳在青草翠绿的庭院中漫步,呼吸清新的晚风。

    “魏君,医生检查过说你恢复的很快,再有几天伤口就能拆线了,到时,你就会离开秋子是吗?”或许是想到魏阳即将离开,秋子柳眉下难掩几分哀愁。

    整日有这温柔美丽的东洋女人做伴,魏阳都快把其它事都给抛在脑后,乍一想起,他才露出几分恍然的神色,轻拍着秋子的手背,温柔的说:“我也不是那么急着回去,你们这儿的线缆不是被台风挂断了么,等电话通了以后,我再跟家里那边的人打声招呼就好,我想就留在这里再陪着你一段时间。”

    在秋子的有意接近下,两人之间的关系飞速发展,搂搂抱抱已经是常事。

    “真的吗?”听到魏阳的回答,秋子露出一脸惊喜的表情,但很快又变为惆怅的神色,叹了口气说:“你不用瞒秋子了,华夏才是你的家,华夏有句老话说的是落叶归根,总有一天你还是会回去。”

    “我……”

    “要不,秋子陪你一起回华夏好吗?”秋子主动提议,倒是正合了魏阳的心意。

    两人花前月下,憧憬着将来美好的日子,秋子留在家中相夫教子,魏阳可以放心出去打拼,一切都显然那样的和谐。

    护送着魏阳回到原本属于女主人休息的卧室,秋子还是跟往常一样,坐在床头将几颗颜色各不相同的药丸替魏阳事先准备好,刚刚停歇的大雨又一次瓢泼而至,在大风的帮助下,从那扇敞开一半的窗户飘飞进了温暖的屋子。

    “我去,你们这地方的雨也太邪乎了吧,才刚停多久,怎么又开始下起了。”魏阳跛着条腿,一瘸一瘸的走到窗户前,将窗赶紧关上。

    当他转过身,秋子将手里的药丸和杯子递过来,温柔的提醒道:“魏君,该吃药了。”

    “还吃,我不是好的差不多了吗,要不先放着,我过会儿再吃。”魏阳一听吃药就头痛,摆着手一脸抗拒的样子。

    秋子俏皮一笑:“你又不听话了,乖,快把药吃了,有奖励哦。”

    她就跟哄小孩子一样,魏阳犹豫一下,才慢吞吞拿过药丸,两眼一闭扔进嘴里,合着开水一口咽了下去。

    “什么奖励?”

    魏阳回过头,一个红唇印在他的嘴上,秋子竟然主动亲了他,那玫瑰般的花香充斥在鼻尖,瞬间,魏阳不禁脑子一热,一把抱着秋子的脑袋,疯狂的发起反击。

    嘴被堵得严严实实,秋子俏脸涨的通红,只能用鼻子发出一阵不满的鼻音,这哀婉的抗议却更加诱人犯罪,魏阳抱着她一同倒在弹性十足的柔软大床上,手脚并用的扒起了衣服。

    “不要,你身上的伤还没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