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4章 这只是开始
    一场在别人瞧来并不公平的殴斗,最终却以戏剧性的方式收场。

    当林风一记虎虎生风的回旋踢将冲上来那人踢飞出去以后,擂台上除了他以外,就找不到一个还能站着的人了,周围横七竖八倒了一地,一个个受的伤虽然不致命,却比死了还要难受。

    他们可是整整十八个人,还全是长官嘴里所谓的尖子兵,在部队时各项考核几乎都是数一数二,说是兵王也不为过,结果今天却全栽在了一个人手里,还输得如此一塌糊涂,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其实他们并不知道,这还是林风有所保留的结果,若是在战场上,可能只需要三分之一的时间,地上就会多出十八具尸体。

    这帮小子其实也算不错,磨掉了他们身上的锐气,再加以锤炼,倒也是个好兵。

    这十八个人就算是狼牙的第一批成员了,要谁还有什么想不通的地方,那就明天接着再揍一顿好了。

    “愿赌服输,希望你们能像个爷们一样,别让我再瞧不起你们。”林风踱步走到马宏面前,这五大三粗的汉子正咬着牙试图重新爬起来,林风上前用脚一勾他的手臂,马宏噗通一声又摔回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谁要是还不服气欢迎你们随时来挑战我,不过在你们没有打赢我以前,全都得听我的。”林风背着手,拿出教官的气势扫视着眼前这帮残兵败将说:“楼上就是你们的休息室,现在可以解散回去休息,明早五点之前,在楼下集合。”

    “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

    趴在地上的众人回答的异常响亮,仿佛想把心中的压抑大声吼出来。

    林风嘴角勾勒出一抹邪笑,点头说:“解散……”

    这个晚上,躺在床上的尖子兵们却像刚加入部队那会儿,整夜都难以入眠,好不容易处理完伤势刚躺下,浑身都跟散架了似得无处不痛。

    林风这满肚子坏水的家伙,为了给他们点教训,出手可是相当的狠辣,虽不致命,伤筋动骨却免不了的,要不是全靠一口气撑着,他们大部分人估计连床都下不了。

    第二天清晨五点,当林风一分不差背着手走出来时,一帮鼻青脸肿的尖兵们已经排成了整齐的两列,见林风出来,他们纷纷停止了交流,昂首挺胸等待着长官训话。

    十八个人一个不少全来了,看来这帮人还算讲信用,没人半夜偷跑。

    林风满意一笑,落在别人眼里,却带着几分邪性,事实也是如此,真正的噩梦这才只是刚开始而已。

    “昨晚都休息好了吧?”林风明知故问的说道,眼神却在这一张张鼻青脸肿但眼神依旧坚毅的脸庞上游弋。

    “报告,我们休息的很好!”

    揍过指导员的左飞站在排头第一个位置,听见林风的问话,顿时大声汇报道。

    从他声音里不难听出,似乎好了伤疤又忘了痛,还有些不大服气,林风微微点头,朝众人身后喊道:“把东西拿过来。”

    杀人王在背后应了一声,只见他抱着一叠麻布袋走了过来。

    林风拿过一个,指着面前的尖兵们说道:“给他们每人发一个,看见旁边那堆河沙了么,去把袋子装满再回来集合。”

    尽管不明白他这么做的用意,领到麻袋的士兵还是按照他说的,来到一人多高的沙堆面前,用铲子将麻袋填满,入手一掂,由于河沙事先被浸湿过水,重量大了一倍不止,差不多有一百来公斤重。

    等所有人装了满满一麻袋的沙子,穿着背心迷彩裤的林风也走到这堆沙子前,三两下将自己的麻袋装满。

    “十公里负重越野,超过我回来有早饭吃,不然加罚两百个俯卧撑,开始!”

    林风刚一声令下,早已瞧出点苗头的众人,二话不说扛着百来公斤的沙包拔腿就冲了出去,这回个个都憋着口气,一心想要昨天丢的脸面全部找回来。

    一百公斤的负重越野虽然都没怎么尝试过,但大部分人还是表现的十分有信心,这跟格斗不同,单纯就是体力与耐力的比拼,林风身手厉害不假,但并不见得体能也一样彪悍,只要跑赢了他至少能出口恶气。

    大家都抱着这样的想法,忍住浑身的疼痛,拿出吃奶的力气在小道上死命飞奔着。

    然而他们没想到的是,哪怕爆发出了百分之百的潜力,让他们先跑了一刻钟的林风,还是十分轻易的追了上来,要不是亲眼看见他肩上那个麻袋里装的也是打湿后的河沙,大家怎么也不可能相信他抗着百公斤的负重还能健步如飞,狂奔了几千米远居然连粗气都没喘上一口。

    “我去,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妖孽?左飞,我感觉咱们会被他活活整死的,你说该怎么办?”瘦高个的肖强边跑边绝望的说道。

    左飞左眼眶还有个淤青的印记,一整夜没怎么合眼的他斗志却很强盛,瞅着那个越去越远的背影,咬着牙吼道:“追!”

    说着第一个拔腿冲出去,其他人见状,也不得不拿出十二分的力气开始拼命了。

    十公里的距离才跑出大半,有人已经跟不上众人步伐,哪怕拼了命的追赶,还是被渐渐的落在后面,众人不得不放慢脚步等待掉队的人赶上,时间也因此浪费了不少。

    当他们一个个气喘如牛的回到出发点时,林风已经洗好了澡还换了身干净衣裳坐在桌子前吃起了热气腾腾的杂酱面,这是周可可专程去老王家杂酱面馆买回来的,几十年祖传手艺,光是那香气闻着就让人止不住狂咽唾沫。

    汗如雨下的众人直勾勾瞅着摆在桌上那十几碗热气直冒的面条,肚皮开始不争气的咕噜叫唤起来,要知道,他们昨晚就没吃过晚饭,又经过高强度的训练,此时早都饿的前胸贴肚皮了。

    林风抬头憋了他们一眼:“你们都愣着干嘛?”

    有人松了口气,只当是同意他们吃面了,走上前准备去拿面碗,手刚伸出来,手背就挨了筷子一下。

    “谁让你吃了,两百个俯卧撑,先去做完再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