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1章 买卖黄了
    这笔买卖算是黄了,钱多多一脸晦气的注视着橡皮艇远去,仿佛看见一亿美金正逐渐离他而去。

    “多多。”林风来到钱多多身旁,一本正经的对他说:“相信我,你一定不会后悔!”

    从他真挚的眼神中,钱多多似乎也看出一丝端倪,重重点了点头,郑重的说:“兄弟,我信你!”

    林风欣慰的一笑,表情蓦地一变,居然讨好的笑起来,还用手蹭了蹭对方的壮胳膊:“多多,还有个事,之前咱们谈好那一千万,等回去以后我把账户发给你……”

    “什么?”钱多多眼珠一瞪,不可思议的叫道:“你刚才不是说过咱们是兄弟,不会要那一千万吗?”

    这胖子似乎想要赖账,都怪自己嘴欠,刚才答应那么快干嘛!

    林风脸上一红,觍着脸辩解道:“我那是不知道你要跟东洋人交易,不然我也不可能说不要,你看他们,为了救你连夜从国内赶往古印,还好几次险死还生,收你一千万也不算太过分吧?”

    其他人都不好意思的把头转到别的方向去了,林风这种说话不算的行为,简直是给大家脸上抹烟。

    刚才耍什么酷,一千万说不要就不要了,现在又死皮赖脸缠着人家给,也只有他脸皮够厚才说的出口。

    甲板上几人还在为钱的事情纠结,东洋人的橡皮艇已经回到轮船上,负责交易那人快步走到一名气势卓然的中年人身旁,附在他耳边叽叽咕咕小声说了几句。

    一听交易出了问题,中年人的眉心不禁皱成一团,而当听到后面的部分,一股凛冽的气势陡然释放出来,他回身望向属下,冷声问道:“你确定没有看错,林风就在那条游艇上。”

    “是的,我可以向您保证,跟钱多多在一起那人就是林风!”属下低下头,十分肯定的说。

    “该死的,为什么这家伙每次都会来破坏我们的好事,我明白了,琥珀一定就在他手里!”

    中年人拿过船员递来的望远镜,望着甲板上那几个华夏人的身影,当镜头瞄向林风身上时,对方也像是有所反应,转头朝这边望来。

    急忙放下手里的望远镜,中年人咬着牙说:“通知狂鲨准备行动,必须把琥珀给我带回来,顺便干掉船上的人……”

    “是!”

    属下恭敬的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轮船在海面上缓缓调转方向,似乎要原路返回,可在林风等人看不见的地方,一队浑身赤果的男子排着队跳进大海,哗啦一声过后,便潜进了海里。

    当他们的肌肤与海水接触以后,周身上下浮现出一片细密的鳞甲,双手十指长出鸭蹼来,两条手臂处还有鳍一样的骨质物。

    一群狂鲨潜入水中,以奇快的速度往游艇方向靠近过去,而此时游艇上的人并未察觉到来自水下的危急,周可可指着正调头离开的轮船大声说:“你们快看,东洋人走了?”

    众人齐齐朝着那个方向望去,东洋人毫不脱离带水的离去,反倒让林风感觉奇怪,这帮鬼子就这么被糊弄过去,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好说话了?

    “大家多注意一点,我总觉得这事情还没完。”林风提醒众人。

    “你看他们不是已经走远了么,怎么知道他们还会来找麻烦?”钱多多半信半疑的问。

    “直觉。”林风捏着鸡蛋大小的琥珀,望着远处淡淡的说:“东洋人精的跟鬼似得,哪会轻易相信你的片面之词,只要东西还在我们手上,他们应该不会罢休,总之在没有回到华夏海域之前,哪怕吃饭睡觉我们都尽量枪不离手。”

    这时厨房通知可以开饭了,钱多多这艘豪华游艇,内部空间相当宽裕,里面设置了主人房、客房、客厅、厨房、卫生间、淋浴房、游泳跳台等。

    等众人来到餐厅时,长方形的饭桌上已经摆好玲琅满目的生猛海鲜,还有鲜果蔬菜,这待遇不比在馆子里差。

    除了赵小白麻醉剂没有消退,还在病床上躺着休息,就连魏阳都举着个输液瓶,一瘸一拐的过来用餐了。

    “老大,这票咱们赚了不少吧?”虽然挨了两颗枪子,但魏阳仍旧兴致不减,见面就问起交易的事,他显然还不知道这笔能分五千万美元的买卖已经黄了。

    这小子对金钱有种超乎常人的执着,生活中对谁都十分抠门,这也是他一直交不到女朋友的主要原因,夜总会的同事都喜欢在背后叫他‘死要钱’。

    现场难得出现死一般的寂静,魏阳眨巴眼睛:“难道我说错什么了吗?老大,你说句话?”

    “先填饱肚子,这趟出来也不算白跑,至少我们钱老板不是还要给咱们一千万么。”林风剥开大龙虾壳,头也不抬的啃着。

    正在吃着鱼翅粥的钱多多差点被呛到,他现在也算对林风这家伙的无耻程度有了新的认识,那一千万看来是不给都不行了,搞的半天,最后亏大了的只是他一个人而已。

    一顿饭过后,太阳都快降下海平面了,一片金色的余辉洒落,晚风带着海水的腥气和丝丝凉意轻轻吹拂在众人身上。

    一天又快要过去了,大家这段时间伤病缠身,全都累得不轻,天刚入烟便回去客房休息去了,林风坐在床前,将一颗颗手枪子弹压入弹匣内。

    尽管东洋人的货轮早已经消失在远处,但他总还是感觉不太踏实,装好子弹将手枪别在腰上,他便起身走了出去。

    从其他人房门前路过时,还能隐隐听见雷鸣般的鼾声,大家都早早进入了梦乡,看来只有他一个人睡不着觉。

    走到二楼护栏边上,他居然发现一个高挑的身影正默默的站在船头前,海风不断将她长发撩起,露出精致的侧脸,这人不是肖心琼还能有谁。

    林风翻身从护栏跳到甲板上,肖心琼头也不回的问道:“怎么你也睡不着觉?”

    “是啊,心理面不踏实,感觉这帮东洋人没那么容易忽悠,所以四处看看。”林风拍了拍手走到她身边,一股体香随着海风一同灌入鼻孔,没忍住他又多吸了两口。

    肖心琼似乎刚洗过澡,发梢还有湿润的痕迹,扭头对他嫣然一笑:“我也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