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9章 两人的阴谋
    同伴的提醒显然还是晚了一步,两名警员正要回头,胸口陡然传来阵钻心的剧痛。

    只见几根弯钩一样的利爪从他们胸口刺穿出来,两人脸上犹自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随着利爪从背后抽出,他们才齐齐栽倒下去。

    砰!

    控制住钱多多的警员抬枪朝杀了他两名同伴的女人开枪了,进入变身状态后的周可可,拥有超越常人十倍以上的敏锐,她身体一晃,子弹就打在了空处。

    周可可两腿一蹬,身体瞬间弹射了出去,这两名警员一脸惊骇的看着她消失在眼前,下一秒,其中一人脖颈间出现五道整齐的划口,

    血水汹涌的朝外喷溅。

    而另一名警员脸上还残留着惊骇的神色,就被周可可一头撞翻在地,她此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不打倒这些警察,那他们三个就会被当成恐怖分子处理。

    情形所迫之下,她爆发出了十二分的潜力,双手十根利爪好似刀刃,在这个还想举枪射她的警员胸前一阵抓挠。

    利刃切割**的声音不停响起,警员早已停止了挣扎,握枪的手无力滑落到一边,等钱多多在旁边喊了一声她的名字,周可可才渐渐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她那张美丽的脸上,溅了不少的血珠,几根锋利的指甲上还挂着破烂的布片和几块碎肉,当看清被她用爪子在胸口刨出个大洞的警员时,脸色煞白的周可可再也忍不住,跑到一边呕吐起来。

    就连钱多多见识过她凶狠的一面也暗暗吃惊,现在总算明白过来,林风把周可可放在这辆车上,并不是让他去照顾人家,而是让这位美女来保护他。

    干呕了几声,周可可总算舒服了许多,随着危急解除她身上的兽人特征也开始快速消退,不过当她坐回副驾室,伸手找钱多多要纸巾擦手时,钱多多还是不由头皮一麻,生怕这妞不小心用手指在他身上戳出几个窟窿眼。

    ……

    出卖钱多多还想置他于死地的赵河,此刻就在离火车站只有几百米远的一栋上下五层的电梯式公寓内。

    装饰的金碧辉煌的大厅,两人坐在茶几前说着话,赵河脸上带着卑微讨好的笑容,为身旁这位佩戴上校军衔的小胡子军官把雪茄点燃。

    上校达利特.坞汗就是外面山地作战团的指挥官,也是他原本想要将某些物品卖给钱多多,最后却听信了赵河的建议,收了钱不但不拿货,还绑架了钱多多向他勒索更多钱财,结果现在人却被救走了,还给他手下的士兵造成了巨大的伤亡。

    “赵河,我们已经等了两天,你说他们会来这里吗?”上校咬着雪茄,随手拿起摆在面前这个小巧精致的跟踪器在手里把玩着,他手里这东西是从装金条那个箱子夹层中找到的,很显然是救了钱多多那伙华夏人搞的鬼。

    原本他是想直接毁了这个跟踪器,赵河却及时阻止了他,还想出一个将计就计的点子,想叫那伙人来个自投罗网。

    “他们不来就罢了,如果敢来,就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赵河嘿嘿的笑了两声,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

    上校点点头,他更关心却是另外一件事,抽了两口放下高档的哈瓦那雪茄,他又问道:“联系买家的事情办的如何了?直接跟买家交易,我们真能多拿到一亿美金?”

    “上校您放心,我已经跟他们联系上了,过两天他们就会亲自前来拿货,钱自然也会一分不少的带来。”赵河嘴上说的轻巧,心里却在打着鼓,他虽然拿到了钱多多的电话,却发现通话记录里那串号码经过刻意伪装,回拨过去就是一个空号。

    现在钱多多已经跑得没影了,他也不知该如何才能跟买家联系,只希望对方能主动打电话过来询问,要不然被上校知道这事情黄了,十有**会杀了他的。

    “嗯,那就好。”上校没看出他在说谎,还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说:“等钱拿到手我们三七开,以后还有什么好东西,我也会交给你帮忙出售。”

    “三七分?”赵河笑容一僵,当初要不是看在能跟上校平分一亿的份上,他也不会下定决心出卖钱多多了,在钞票这事情上绝不能马虎,顿时他壮着胆问道:“您是不是记错了,当时我们不是说好了五五分账的吗?”

    砰!

    他刚说出五五分账这话,就见对面的上校脸色陡然一变,用力一巴掌拍在茶几上,吓的他打了个哆嗦,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气势汹汹从前后两个出口涌了出来,几十个烟洞洞的枪口全部对准了赵河。

    上校仿佛尊严受到了伤害,拧着吓傻的赵河衣领,将他粗暴的从座位上提了起来,厉声咆哮道:“你知道为了这事,我手下死伤了多少士兵吗?安置他们可要花不少的钱,你这黄皮杂种连一点小事都办不好,还想跟我五五分账?”

    只要他一声令下,赵河瞬间就会被乱枪打成蜂窝,哪敢跟眼前这位对抗,急忙摆手解释:“上校,是是我给记错了,当初我们说好的是三七分,我三你七对吧?”

    “哼,这还差不多。”上校用鼻孔哼了一声,松开了赵河的衣领,眼看现在已经快接近深夜两点,一阵阵睡意来袭,他打了个哈欠说:“这帮华夏人应该是没胆子出现,我现在要回房间睡觉了,记得通知买家尽快来,过两天我的部队随时可能开拔,随同几十吨物资一块赶往边境。”

    “好……好的……”赵河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心里早已经把对方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个遍,嘴上却连一点不满都不敢表露出来。

    上校带着人回楼上卧室休息去了,赵河没趣的坐在大厅呆愣半响,也起身往外走去。

    他现在才开始有些后悔起来,当初不该那么去坑钱多多,这位坞汗上校把钱看的比什么都重要,等完成交易,那他这个中间人就失去了作用,到时说不定会被上校一枪干掉,那样就一分钱都不用再分给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