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7章 重重包围
    “以前玩过几回真人cs,我每次都是第一名。”

    赵小白随手接住弹夹,腼腆的一笑,看不出有太多杀人后该有的紧张和不安,或许林风并没意识到正是自己的个人魅力在不知不觉中逐渐感染了大家,他还在暗自寻思着:这小子倒是个人才,关键时候比魏阳靠谱。

    赵小白有些生疏的换上个新弹夹,其他人这时也从屋子里出来了,这地方已经被警方重重包围,势必不能再继续待了,来之前林风就把这里的地形了然于胸,大楼前后都有一个通道,当即带领众人朝后方的通道跑去。

    众人在走廊里疾跑了几步,林风突然示意大家停下脚步,只听前面的楼道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听上去人数好像还不少。

    “走,我们去另一边。”不想跟警方硬碰硬的林风,当机立断转身往反方向跑去,刚要跑到通道口处,只见两名警员托着防爆盾出现在视野里,他们背后跟着一群人。

    砰砰!

    一照面,神经绷到极致的赵小白对着出现在眼前的防暴警就扣下了扳机,子弹打在盾牌上乒乓作响,却根本伤害到后面的人员,肖心琼把他挤开到一边,有些不信邪的对着他们一阵扫射。

    冲锋枪喷出一串火舌,疯狂的弹雨暂时压得对方缩在盾牌后,却依然无法伤害到他们一根毫毛,等三十发子弹一扫而空,枪口从两个盾牌中间的间隙伸出,朝着众人开火了。

    眼看硬闯这乌龟阵不是明智的做法,只可惜身上没有手雷,不然只要一颗就能让这群拥挤在一起的阿三付出沉重代价,差点被子弹射中的林风,举枪打在他们头顶的路灯上。

    哗啦一声,玻璃灯罩连同灯泡一下碎了,通道中顿时一烟。

    “进屋里去!”

    杀人王瞬间领会林风的意思,怒吼一声,抬脚踹在身前这道紧闭的屋门上,随着哐的一声,门就被他一脚给踹开了,众人鱼贯着入内,负责断后的林风与肖心琼两人,一口气朝人群打光弹夹里的子弹,扭头窜进这户人的家里。

    哐!

    门又被重重合上了,众人七手八脚将沙发茶几之类的重物抵在门后,两队警方人马很快就在外面汇合,并用力的撞击着房门。

    不断发出的撞击声让钱多多十分心烦意乱,见大家都在忙碌,他又帮不上什么忙,就独自走到窗户边,撩开窗帘往外面瞄了一眼。

    这一看,他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更加难看了,只见楼下已经停满了警车,光他能看到的这一面,就有十几辆,那些穿着卡其色制服的警员,正荷枪实弹蹲守在外面,倘若他们出去,只怕瞬间就会被射成马蜂窝。

    各国打击恐怖分子的手段都相当强硬,除了当地警察参与到这次围剿恐怖分子的行动中,就连驻军也派出一个连队的兵力,乘坐四辆卡车相继赶到了现场。

    卡车刚一停下,一个接一个的士兵从盖着苫布的车厢里跳下,快速来到最后一辆车前,从里面抬出一箱箱枪支弹药,他们这是打算要犁平这里不可。

    “完了完了,我们这次恐怕逃不出去了,阿三连军队都调来了。”钱多多沮丧的指着窗外,一脸沮丧,他还没来得及给冷风报仇雪恨,结果现在却连自己都陷进去了,看外面这情况,即便他这外行也瞧得出,能活着出去的几率不到一成。

    “哦?”林风走到窗户另一边,为防备狙击手,他只撩开一道很小的间隙,钱多多果然没说错,外面确实出现不少的士兵,不过这些跟山地作战部队的服装不同,应该只是普通士兵。

    嘡!嘡!

    门外陡然响起两声巨响,木门瞬间被散弹打出蜂窝一样密集的孔洞,外面的人已经等不及要破门进来,居然连霰弹枪都用上了,要不是门口还抵着一堆家具,光凭那扇木门根本就挡不住他们。

    不能在这里等死,必须要想办法出去才行。

    大家都屏住了呼吸,俨然做好门破就跟对方拼命的准备,林风扫了厨房的方向一眼,忽然灵光一现的问道:“这里的住户做饭使用天然气还是气罐?”

    “没注意过,你这时候问这个干嘛?”肖心琼双手各拿了一把冲锋,扭头对他不解的问,尽管清楚林风不可能问一些没意义的问题,却又想不明白他问这个的意义何在。

    既然没人清楚,林风只好亲自进去,他只记得先前那一户厨房里,就放着一个大号的煤气罐,在古印并不是每家每户都接上了方便快捷的天然气,很多地区目前还只能使用煤气罐作为替代品。

    走进厨房,里面果然有个半人高的煤气罐,林风伸手提起它掂了掂重量,这罐子里的液化气还有一半左右,看来这办法应该能行得通。

    哐!林风直接把罐子摆在了客厅中央,同时对其他人说:“你们都去卧房躲着,记得用床这些在把门堵住”

    肖心琼眼瞅着他跟前的煤气罐,顿时领悟过来,皱眉道:“你是打算用它对付外面的敌人?可是这么做,你也会非常危险!”

    难得看到她露出这样关心的神色,林风拍了拍她香肩,咧嘴笑着说:“放心,我从来不会做没把握的事……”

    煤气罐爆炸的威力,足以把整个屋子摧毁,就算躲在卧室都有很大的危险,何况是亲自负责引爆的林风,肖心琼还想再说什么,木门却蓦地发出哐当一声,垮下去一半,只见外面的人正用破门锤不断轰击在门上,抵在后面那些家具也在一点点的往后挪动。

    “快点,记得我说的话。”

    林风不由分说,把她强行推进了卧室里,转身又对其他几个人招了招手,等他们鱼贯着入内把门锁上,林风也大步走到浴室里,他飞快拧动水闸,浴缸很快就注满了冷水,此时房门已经被撞开半人宽的间隙,外面的人还在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的撞门。

    林风把装满水的浴缸移动到正对着客厅的位置,然后就这么穿着衣服躺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