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4章 前去赎人
    对方这么快就挂断了电话,那还查个毛,林风忙又回拨了过去,刚响了两声就被挂断。

    妈蛋,总得让我问问钱胖子,在哪里拿一千万美金去赎他才行啊!

    林风心头暗骂不止,又不死心的再打过去,这次却直接传来提示音,呼叫的用户已经关机……

    自己那一千万华夏币都还没着落,哪来钱去救钱胖子,何况对方要的还是美金!

    林风郁闷的要摔手机,想想这是秦菲菲送的,总算还是忍住了,从对方又打来电话这点不难看出,先一步带钱去赎人的冷锋多半是栽了,冷锋有多少斤两,他很清楚,既然栽在对方手里,说明绑架钱胖子这伙人的实力不容小瞧。

    “时间太短没追踪到,你就不能拖久一点吗?”肖心琼也从隔壁房间走了过来,一脸郁闷的说道。

    “我也想啊,可是对方显然也在防着咱们,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只让我带一千万到砍普尔去,可我现在去哪儿弄这一千万美金?”

    林风看了眼时间,现在已经不早了,要是明天不到绑匪指定的地点,很可能就要跟钱胖胖永别了。

    “订机票,我们立刻出发去砍普尔。”

    “可是钱呢?”

    “就算是去打劫银行,这钱也得想办法弄到。”林风斩钉截铁,收拾了几件衣服,他又回头问:“对了,你知道钱多多他家开的银行在古印有分行吗?”

    “你……不会是真打算?”肖心琼瞪大了双眼,一脸不敢相信的问。

    “要不打劫别的银行也行,不过我觉得还是钱多多家的好,反正是老钱家开的,咱们也是为了救他才出此下策,事后追究起来也解释的过去,我现在总不能跑去找他爹,然后说他儿子被人绑架,让他赶紧拿一千万出来?那也得他肯相信才行,别到时候把我当成诈骗犯给抓起来了。”

    林风收拾着要带去的物品,屁点大个地方,如今还要挤下一个杀人王,连挪脚都快找不到空地了。

    肖心琼犹豫一下还是决定不再劝他,毕竟外公经常说,林风这性子还需要不断打磨,这次情况特殊,事急从权也就只能跟他一起任性一回了。

    飞往坎普尔的航班只有下午四点半那一班,到了地方差不多也要晚上十点左右,一群人收拾妥当,提前半个小时到达机场,这回也算是全体出动,就连周可可听说他们要去古印‘玩’,还专程跟王安雅请了假,死缠硬磨也要跟着一起去。

    这还是大家首次集体出动,就连魏阳和赵小白都没落下,等着过安检的时候,林风不由依次从他们身上扫过。

    肖心琼,千叶美佳,杀人王,还有周可可,加上两个拖油瓶就算是公司全部的力量了,他们的实力不能说不强,但要比起树大根深的烟水公司,就像婴儿与壮汉之间的差距那么大。

    他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追赶,只希望当站在顶峰的那一天,大家都还活着。

    古印在大多网民的心目中就是个神奇的国度,它是人口第二大国的同时,也是将种姓制度延续至今的一个国家。

    但很少人会知道,古印在许多国家的旅游局都标注有高度危险的字样,提醒前去那旅游或是工作的人们,特别是女性,一定要遵照当地传统,最好别独自一人出门,晚上八点之前必须回到临时居住地等等。

    因为在古印,女性的地位十分低下,据统计平均每半个小时就有一起什么案发生。

    刚过了深夜十二点,寂静的砍普尔街头蓦地响起一阵凄厉的警报声,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姗姗来迟的警车才赶到侧墙被撞开个大洞的银行门前。

    他们赶到的时候,抢匪连同作案工具,一辆推土机都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据这家银行负责人讲,他们损失了上百根一公斤左右的金条,损失约莫超过了六个多亿卢比。

    大约早上五点多的时候,钱多多的电话打了过来,林风接过恩了几声之后,就起床手脚麻溜的穿起外套,拉开门离开了旅馆。

    从他在旅馆办理了入住手续以后,就感觉一直有人在背后监视他,然而他却没把这当成回事,独自出了宾馆又穿过两条小巷,一辆破旧的面包车还停在昨晚离开的地方。

    这车自然也是他顺手牵羊来的,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藏在座位底下那两个大皮箱还在,留在箱口上的记号也没被碰过的痕迹,倘若他现在拿着这两个箱子回国,那就什么都有了,不过也只是随便想想而已,不义之财,拿着也不会安心。

    砍普尔的街区就像九十年代的小县城,只能用脏乱差来形容,街边东一搓西一丛的堆放着杂物,还有无家可归的人们裹着烟糊糊的毛毯睡在街头,特别是从那些小巷子穿过时,甚至到处都能嗅到一股刺鼻的尿臊味,附近一大片区域房屋紧密,走半个钟头都见不到一间公共厕所。

    唯一不错的地方,就是路上车辆稀少,林风可以轰着油门一路往前狂飙。

    驶出了城区,那种城市布局造成的紧迫感才逐渐消失,眼看已经到了郊区,后方一辆烟色私家车还在不紧不慢的尾随着。

    林风无声的笑了笑,正要加快车速,电话又打来了,还是之前那人,让他在第一个岔路口左转,往前行驶了几百米远,果然出现了一条岔路。

    他按照对方的要求做了,绕过山脚,一栋不知荒废了不知多少个年头的厂房出现在眼前,本该蓝色的彩钢瓦,上面长满了绿油油的青苔,一边歪斜下来,仿佛随时可能倒塌,要不是里面有灯光透出,根本感觉不出一丝人气。

    厂房门前的空地,生长着及膝高的野草,上面有很多才被碾压不久的痕迹,从这点不难看出,里面只怕等着不少的人了,林风用力踩下油门,尾部喷着烟烟的面包车一路乒呤哐啷的冲了进去。

    吱嘎!

    面包车驶入厂房中央才停了下来,车身吱嘎乱响,感觉随时都有散架的可能。

    周围堆放了不少生锈的脚手架和废弃物,一名蒙着头套的家伙从小山一样高的废弃物后走出来,朝着坐在车里的林风勾了勾指头。

    那辆一直在后面跟踪他的私家车,此时也跟着驶入进来,并且就堵在门口,断绝了唯一的退路,林风推开车门下去,抬头就看见两边脚手架上站满了一个个手持步枪的人影。

    我靠,钱胖子到底招惹了谁,竟然出动如此大的阵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