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8章 招揽杀人王
    中年人的话不啻于晴天霹雳,五个亿就这么没了,现在就算去见到龙爷都没用,被妻儿情妇卷走了全部家产的他,估计要比林风还穷。

    三人你看我,我又看着你,全都傻眼了,

    来的时候大家都自信满满,还琢磨着一车装不下如此多现金,恐怕还得去弄一辆面包车来运钱,现在倒好,鸟毛都没拿到一根,还白费了油钱。

    “老大,这钱只怕是要不回来了,现在我们咋办?”魏阳顿时就跟霜打的茄子一样,有气无力的问道。

    这么多钱怎么说没就没了,换了谁也接受不了,之前在车上那番雄心壮志,也随着残酷的现实而化为了泡影。

    在林风的提醒下,魏阳松开了一直被挟持的女领班,瞧她那梨花带雨的模样,经过这一劫,她以后多半不敢再来这里上班了。

    既然那钱已经注定拿不回来了,继续留下也没有意思,林风正要带着他们走人,身后的房门背影‘哐当’一下子给粗暴的推开了。

    进来的是个满脸横肉的‘巨人’,说他是巨人一点都没夸张,这家伙足有两米高,进门都必须要弯腰侧着身体才行,当他站直以后,头顶的高度几乎与石膏板吊顶持平。

    最夸张是他那身鼓鼓囊囊的肌肉,光一条大腿就有魏阳的腰那么粗,蒲扇大的手掌这要是捏成拳砸下来,只怕能把人脑袋砸进肚子里,即使是魏阳这种胆大包天的主,见到这怪物,也惊得张大了嘴,脚下连接退开好几步。

    “咦,怎么是你?”反而是林风,对着这个壮硕的像座小山的家伙发出一声惊呼,似乎显得有些意外。

    其实他跟眼前这位也是老熟人了,记得当时就在这栋楼上的烟市拳场,对方作为龙爷最后的杀手锏还跟他打过一场,当时这俄国人还有个响亮的外号‘杀人王’,他的真名叫作亚历山大.阿夫杰维奇什么的,实在太长,林风也记不得太清楚了。

    两人算是不打不相识,输掉那场比赛的杀人王本该难逃一死,林风却没杀他,这家伙也算够意思,后来还帮着林风对付龙爷手下那些拳手,那时若不是有他帮忙,还不一定能摆得平龙爷。

    “杀人王,还记得我吗?”林风笑着招呼道,暗中却在提防着,唯恐这家伙记性不好兜头给他就是一拳打来。

    几个月时间不见,杀人王显得比当初要落魄不少,满脸胡子拉碴,上身穿了件又脏又破的背心,那条迷彩裤更是油腻腻的不知多久没洗过了,看样子他在这里过的并不太如意。

    林风担心的事并没发生,杀人王虽长的像头野兽,记性还是不错,用铜铃一样的打眼上下打量了他几眼,身上那股戾气顿时消失不见了。

    “是你。”这家伙显然是认出了他,眼里露出些许善意的神色,瓮声瓮气的说道,

    杀人王现在虽然过的潦倒,却瞒不过林风的眼睛,这家伙没来华夏以前即便不是个军人,也肯定是个雇佣兵之类的角色,而是属于相当精锐的那种,这些从他无意中释放出来的杀气和虎口处的老茧就能察觉出一丝端倪。

    林风尽管还不清楚是什么让杀人王躲在这个偏僻的小县城里,但这并不妨碍他见猎心喜的心情,像杀人王这种不正是他目前最缺的人员么,就这幅小山一样壮的体格,随便往哪儿一站,就能起到威慑的作用,比带着十个打手在身边还要有用的多。

    “杀人王,想不想换个工作环境?”

    人家老板还在这屋里,就连魏阳和赵小白都为老大如此直接的挖人方式感到脸上有些燥热,吃相太难看了。

    “你想让我跟着你干活,那你就得先帮我把欠这里的钱给还清,我才能跟着你走。”杀人王的回答也同样直接,就这么一问一答就决定跟林风走了,完全把这里的老板当成了空气。

    正如林风猜测的那样,杀人王在这里过的并不如意,桑拿会所圈养的保安打手足够应付大多突发状况了,毕竟像林风这样的猛人,也不是三天两头就能碰到的,杀人王壮的像头熊,不但吃的多,喝的也多,光酒钱抵了工资以后还欠下这里两万多块。

    他主动提出换份工作,老板高兴还来不及,巴不得快点把他领走,所以很爽快的抹去了那部分零头,一口价两万块就能把这头北极熊带走了。

    林风二话没说刷卡付钱,老板有眼无珠,杀人王在他眼里就值区区两万块,白捡的便宜不要白不要。

    双方一拍即合,为了杀人王,林风也掏空了最后一点家底子,明天能不能吃上饭都快成为难题了。

    在一帮人的监视下,杀人王回他休息的那间杂物室收拾了一个简单的包袱就出来了,除了背包,手里还有大半瓶伏特加,俄国人就好这一口,似乎从来都酒不离身,做事之前都要先喝上两口。

    杀人王体积庞大,还好林风的车空间足够,他挤进后座以后几乎没剩下一点空隙,感觉整个车身都下沉了一截。

    回去的路上,大家少了来时的意气风发,都在为钱的事情发愁,就这么一路无话回到江海市,现在差不多晚上十点多了,林风直接把一车人全都拉回到他住的地方。

    玉姐还和往常一样,坐在沙发上边磕瓜子边瞅着电视,她身边还坐着个新来的姑娘,这才第一天上班,正有些紧张的等着今晚第一个顾客上门。

    当杀人王提着酒瓶径直来到门口站定,这姑娘瞄了眼他北极熊似得身板,吓得小脸都绿了,那眼神似乎在告诉玉姐,打死她也不接这个客人,玉姐这过来人也感同身受的点头,再多钱咱也不接,这体格连床都能压塌,还不得弄出人命来啊。

    “今晚生意不错哈。”

    林风从杀人王背后走出来,才让玉姐铺满粉的脸松弛一些,杀人王跟着他一起往楼上走去,每一步踏出,楼梯水泥板都发出哐哐的声响,害的玉姐眉头直跳,生怕自己这几十年的老房子被他给踩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