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7章 晴天霹雳
    “保安,送这几位先生出去。”

    一见林风他们不是上门来消费的客人,领班翻脸比翻书快,招手叫来保安就要想撵人。

    没见到龙四海把钱拿到手,林风怎么可能就这么走了,在保安伸手触碰到他衣服的一刹,林风突然出手,三两下就把两个保安撩翻在地上。

    领班还没碰上过像他这样一言不合就动手的人,见势不妙转身要跑,林风直接捏着她后衣领拽回了跟前,横眉瞪眼的问:“你们老板在不在?”

    领班也就是个二十多岁的姑娘,被他这穷凶极恶的眼神一瞪,吓得忙不迭点头。

    “马上带我去找他,你要再敢耍什么花样,我就把你先煎后炸咯!”

    林风装起恶人,比坏人还坏,一番装腔作势的恐吓不禁让女领班瑟瑟发抖,那模样就像快要哭出来似得。

    谁让她不肯配合来着,林风只好出此下策了。

    拎着女领班大步往电梯口走去,先后赶来的几名保安投鼠忌器,唯恐他会伤害人质,也不敢轻易靠拢过来。

    叮!

    电梯到了五楼,门一打开,外头至少站了十几个膀大腰圆的打手,一切都在意料当中。

    “看着她。”

    林风随手把站都站不稳的女领班推进魏阳怀里,甩手就走了出去,为了那五个亿,就算把整栋楼拆了他都干的出来,就凭这十几个人,想拦住他就是做梦。

    “啊!”

    林风刚走出电梯,藏在门边的打手就挥舞着短棍往他头顶敲下,这要被他打中,非被砸出脑震荡来不可。

    十几个人都以为下一秒这家伙就会头破血流的倒在地上,哪知陡然眼前一花,偷袭他的那个人径直被一脚踢的飞了出去。

    哐当!

    这人撞在墙上,像块面饼那样,软塌塌的滑落倒地。

    林风若无其事的收回右脚,朝着面前这十几个愣住了的打手勾勾指头,目中无人的道:“一起来吧,我很赶时间。”

    他这话实在太瞧不起人了,能在这种地方看场子的人,拉出去谁不是道上响当当的一条汉子,叔可忍婶也不能忍。

    “干他!”

    不知是谁在背后吆喝一声,十几个打手提着棍棒就朝林风冲去。

    咣咣咣……有人跑着跑着就被踢的倒飞出了人群,还有人踮着脚试图从侧后方偷袭,结果脚影一晃,就被林风一记犀利的鞭腿抽翻在地上。

    十几个人眨眼就倒下去一半,剩下那些总算意识到双方实力的差距,林风每上前一步,他们就惊得噌噌噌往后连退几步。

    总经理办公室里,一名脸颊消瘦的中年人目瞪口呆看着监控画面,他眼里露出费解的神色,怎么也想不起自己何时得罪过这么一号猛人,瞅着圈养的那票打手已经被打倒了大半,中年人坐不住了,抓起桌上的内线电话语气急促的说:“马上叫阿夫杰维奇过来,就说是我……”

    话没说完,办公室的木门传出‘哐当’一声巨响,竟然被人给一脚踹开了,中年人手里的电话一哆嗦就掉在地上,眼看这个煞星闯了进来,中年人急忙起身,皱着眉头故作镇定的道:“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想要钱?这里有两万块拿去花吧,就当我们交给朋友。”

    中年人拉开身前的抽屉,从里面掏出两沓现金甩在桌上,他已经做好息事宁人的打算,可对面的人却甩都不甩他。

    林风进屋只瞟了中年人一眼,就回过头瞪着在魏阳手里瑟瑟发抖的女领班,冷声喝道:“你耍我,你不是说龙四海在这屋里?”

    “大哥,你饶了我,我才刚来上班几天,真不认识什么龙四海,他才是我们的老板霍哥。”女领班带着哭腔道。

    “你说他是老板?”看她样子不像说谎,林风不由皱眉看向对面的中年人。

    中年人也从办公桌后走了出来,他诧异的说:“你们……是要找龙爷?”

    总算有个明白人了,林风点头:“是啊,赶紧叫龙四海滚出来,不然我就拆了这里。

    “就算你们跟龙四海有仇,这跟我又没关系,你们跑我这儿来捣哪门子乱?”中年人一脸郁闷的说道。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这里难道不是龙四海的地盘?”

    林风也快要被弄糊涂了,听他说话那意思,龙四海好像跟这家店已经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你们不知道?”中年人叹口气说:“唉,算我倒霉,龙四海出了这么大的事,竟然有人不知道,还跑来这里捣乱。”

    “说清楚点,他到底出了什么事?”

    那股不好的预感愈发强烈,林风没好气的催促道。

    “大概四五个月前,龙四海就因非法开设赌场聚众赌博等一大堆罪名,被条子给逮进去了,没个十年八年恐怕是出不来,你们要找只有去牢里找他,唉,我也是跟着他一起倒霉,接手这个场子就没过一天舒服日子,你们没什么问的就赶紧走吧,把我的领班放了。”中年人好一阵唉声叹息,看样子不像说的假话。

    龙四海被抓了?

    林风只觉一道晴天霹雳劈在脑门上,眼前一烟差点摔下去,千算万算,他又怎么会想到,当初风光无限号称在渝县只手遮天的龙爷,就这么给人抓了!

    五个亿啊,就这么没了,林风才叫欲哭无泪,二十万定金都付出去了,结果在龙爷这头却掉了链子,回头拿什么去付尾款,现在说不要都晚了,一个星期拿不出钱,那二十万就打了水漂,到时他找谁说理去。

    “你不会是骗我吧?”他还不死心的追问。

    “我有骗你的必要么,你出门随便找到当地人问问,大家应该都听说过这事。”中年人一脸晦气的说。

    “那他老婆儿子呢,你知道在什么地方?”

    林风只能想到去找他妻儿要这笔钱了,龙爷即便被关进了大牢,这些年只怕也赚了不少钱,让他老婆只赔个一千万总该行了。

    谁知,对面的中年人就像专门跟他作对,听到这话居然又摇了摇头:“你找他家人那还不如直接去牢里找龙爷,他这头刚被警察抓进去,他老婆还有那些个情妇什么的,就瓜分了他的家产远走高飞了,这里的产业就是我从他老婆手里买来的,现在我想退货都找不着人,你还是算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