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2章 谁的责任
    “我一个人哪搬得动你们两个,是林风大哥陪我一起把你们抬着回的房间。”

    说到这个,秦恒一下有了精神,或许是从没见两位姐姐如此的失态过,推了推眼镜片正要继续说下去,秦菲菲却抢先叫道:“你们一起的,那林风怎么会……”

    话没说完,秦嫣却在桌子下面踢了她一脚,秦菲菲这才反应过来,差一点就说漏了嘴,忙咳嗽几声用来掩饰自己的心虚。

    “姐,你不会是感冒了吧?”

    “没有,就是嗓子有点干,你继续说。”秦菲菲拿起身前的果汁抿了一口,竖着耳朵听他继续说下去。

    听她一说,自己也有些渴了,秦恒喝了口水,没起任何疑心的说道:“昨晚你跟大姐没多久就喝的不太清醒了,所以你们当时没看到,林风大哥为了帮你们挡酒,一个人挑战全场,到最后对方几十号人全部都喝趴到桌子下去了,就林风大哥一个人还能坐着。”

    秦恒说到这个一脸眉飞色舞,手上还做出大口饮酒的动作,仿佛把他自己想象成了林风。

    见两个姐姐都盯着自己,他才讪讪的放下水杯,腼腆一笑接着说:“你们醉的不清,嘴里还一个劲儿说胡话,特别是三姐,我们好不容易才把你们抬回楼上房间,三姐搂着林风大哥的脖子不肯撒手,还满嘴胡话的嚷嚷着不许林风大哥走,就留在这里陪你……”

    “胡说,我……我怎么可能说这样的话。”秦菲菲脸上一红狡辩道,被他一提醒,又隐隐觉得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难道说,是她主动招来的狼?!

    “我可没胡说,我在旁边都听的一清二楚,林风大哥当时大概也有些醉了,我扶着他到他住的那间房门前,接着……”

    说到重要的地方,秦恒忽然闭上了嘴望着她们身后,秦菲菲急躁的嚷道:“你倒是说啊,接着又怎么样了,你确定把他送回房间里去了吗?”

    “你们在说什么?”林风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走上前故作轻松的一笑。

    对面两女的表情瞬间变得不自然起来,只有蒙在鼓里的秦恒热情的招呼道:“林风大哥坐我旁边吧,我正在跟她们说昨晚的事。”

    “秦恒,去拿杯牛奶,我要喝牛奶。”秦菲菲忙不迭出声打断了他。

    哪晓得这小子一点眼力劲都没有,摆着手说:“不用去拿了,我已经请这里的服务生热了几杯牛奶应该很快就会送来了,我们还是接着说昨晚的事。”

    “你……”要不是林风就坐在秦恒旁边,郁闷的秦菲菲真想踹这小子一脚。

    林风闻言露出好奇的神色,忙问道:“对了,昨晚到底怎么回事,我一觉睡醒怎么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不是吧,当时我还以为你没醉,既然你们都不记得,那我还是接着说好了。”

    秦恒浑然没注意到坐在对面的秦菲菲正朝他不断眨着眼睛,又继续开始说道:“我把林风大哥送到门口,还没打开门就见二姐又从房间跌跌撞撞的跑出来,又哭又闹的强拖着林风大哥去她房里玩牌。”

    答案已经昭然若揭,原来还真是秦菲菲自己引狼入室,大家当时都喝醉了,谁主动谁被动还真不好说,能把责任推给林风一个人吗?

    秦菲菲心虚的不敢去看她姐,不甘的问道:“那你呢,没跟着一起来……玩牌?”

    “我有些困了,加上你又让我滚蛋,我怕被你挠就自己回房里睡了!”秦恒耸耸肩,满是无辜的说。

    “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秦菲菲羞恼之下跳起来就要骂人,又被秦嫣强行扯回座位上去,事情都已经这样,再闹下去只会让她们脸上更加难堪。

    有了秦恒一席话,林风身上蒙受的冤屈总算洗刷了一般,至于之后发生的事,就谁也说不清楚,真要论起来,秦菲菲肯定要负主要责任,可林风也并不轻松,说到底他又没吃亏,还白白占了人家姑娘的便宜,总不能露出一脸得瑟的告诉她们:看吧,这事情不怪我。

    接下来的时间,几乎就是在沉默中度过,三人各自想着心事,只有秦恒还没回过味,一个人还在那里不停唠着,丝毫没有发觉,眼前两位姐姐的脸蛋都红到脖子根去了。

    这段荒唐事成了三人之间不能说的秘密,在没有调查清楚前,自然不会有人站出来要求让林风负责,甚至林风自己都不知道,昨晚到底是跟姐姐还是妹妹,也许两个都有可能。

    如同嚼蜡般的吃过了早餐,会长的专车已经等在了酒店门外,老会长带着小兔亲自前来为他们送行,见面就问:“昨晚各位休息的还好吧?”

    “睡的挺好……”林风客气了一句,却顿时招来两姐妹的一顿白眼,心知说错话的他急忙闭上嘴,老会长似乎从她们三人之间的神态瞧出了一点端倪,呵呵笑了两声,就不再这问题上继续谈论下去。

    汽车往机场方向径直驶去,一路上做贼心虚的三人几乎连个眼神交流都没,到了该离别的时候了,小兔哭红了眼睛,十分舍不得他们离开,得到秦菲菲的再三保证过段时间还会来时,她才破涕为笑。

    ……

    中午的时候,飞机降落在江海机场,期间三人连句话都没说过,出了机场,秦菲菲更是拖着秦恒进了辆出租车,由始至终都没人问过林风要不要一起走。

    出租车消失在远处,只留下满脸郁闷之色的林风在路边站着。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叹息了好一会儿,他才坐上另一辆出租车,往自己住的地方而去。

    到了家里,一个高挑的身影背对他站在自己的房间里,能随便进入他房间的就这么两个,林风早已见怪不怪了,随手将行李一放,若无其事的问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早上刚到家,这两天你去哪了?”肖心琼回过头,像个管家婆似得询问道。

    “我也刚从高丽回来。”林风拿出支烟,就站在门口抽了起来:“说吧,上头是不是又有什么任务交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