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1章 无辜的林风
    一听秦恒要打电话给林风,秦嫣急了,开口想叫他别打了,又担心惹来怀疑,还好秦恒没一直站在门前。

    人刚走出去不远,林风的手机铃声顿时就欢快的闹了起来。

    “快去接电话,别让秦恒在外面听到!”

    秦嫣一手攥紧了绒被,低声对还睡在她们两个中间的林风催促道。

    林风不是不想去接电话,可问题他现在也什么都没穿,这要离开被子,不是被两女什么都看光了吗?

    “你们闭上眼睛,我去拿手机。”

    电话的声音明显从床下传来,林风一咬牙,提出个中肯的建议来。

    “你倒是快点!”

    等两女闭上眼,林风钻出被窝快速来到床边,伸手一番摸索总算找到了放在外套里的电话。

    “喂,秦恒你起来了?”他一边装作若无其事的语气主动对秦恒招呼道,眼神一边在地上散落的衣物中寻找属于自己的东西。

    “林风大哥,这么早你去哪了,我刚才去你房间敲门,怎么没人?”秦恒老实巴交的询问着林风的去向,倘若让他知道,林风正跟他两个姐姐躺在一起,不知会作何感想。

    “哦,天亮我就起来了,一瞅时间还早就没吵醒你们,自己出门溜溜,我马上就回来了。”

    林风找了半天没发现自己的裤衩,伸手往床底下一捞,两根指头却夹起来一件粉红色带蕾丝花边的内衣,只一眼,他就从尺寸大小和上面散发的香味判断出,这件一定是秦嫣的贴身衣服。

    有这么大吗?

    林风说着电话,暗中却在心猿意马的想着,很快就感觉到背后传出一股凛冽的杀意,他忙回过头,却见秦嫣把脸故意转到了别处,只是那精致的脸颊红的发亮,而躺在另外一边的秦菲菲,则肆无忌惮用那双能吃人的眼神在恨恨瞪着他。

    这两姐妹哪怕只吃了其中一个,或许还能解释的过去,现在倒好,一觉醒来两姐妹都在,到底昨晚发生了什么三个人谁都说不清楚,对其他人而言这或许是做梦都梦不到的艳福,林风却自觉罪孽深重,竟然把这对姐妹花都给祸害了,回头又该如何向王安雅交代?

    光是想到他们目前这复杂的关系,林风就一阵头大,简直是作孽啊!

    “变态,还不把你手上的东西还给我姐!”在秦菲菲那要杀人的眼神注视下,林风心虚的将夹在两指间的小可爱放回到秦嫣身边,对方的脸色一刹那变得更加红艳。

    他也不知该说点啥才好,只觉背后凉飕飕的,硬着头皮在杂乱的衣物中一阵翻找,总算找到了自己的裤衩,就在旁边还有一条破破烂烂的肉色丝袜,如果没记错,昨天秦菲菲穿的短裙下就配了这么一双防寒的肉色丝袜,而从破坏的痕迹来看,应该是被强行扯成这般模样。

    林风简直不敢继续想象下去,昨晚对她们都做了什么。

    “我们快出去吧,别让小恒看出问题。”

    秦嫣一向稳重,经过最初的慌乱也第一个恢复镇定,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就得想办法去补救,至少在没有弄清事实真相以前,绝不再能让另外的人知道这事。

    “可是这家伙还在房里,要不让他先走,我们穿好衣服再出去。”秦菲菲也少了以前的灵牙利齿,显得有些魂不守舍。

    “不行,他人还在外面,至少也要十几二十分钟出现才合理,还是我们先走,等一会他再出来的好。”

    秦嫣细致的分析道。

    “也对,绝对不能让秦恒那小子看出问题,臭家伙你去洗手间把门关上,没我们允许不许你出来。”

    心里还在愧疚着的林风对她们提出的要求自然是百依百顺,拿上自己的衣服裤子就转身走进了洗手间里,刚把门关上,就听秦菲菲口没遮拦的惊呼道:“啊,这床单上怎么还有血……”

    她的话只说到一半就像被捂住了嘴,接着便是一阵叽叽咕咕咬耳朵的声音,林风在里面快把自己头发揉成了鸡窝,他怎么就一点想不起来,昨晚的事了呢?

    过了好一会儿,外面响起关门的声音,林风试探着问:“你们还在么,没人我就出来了啊?”

    没人回应,看来她们已经出去了,他推开洗手间门回到卧房,那些散落在地上的物品早已被收拾的干干净净,根本看不出一点痕迹来,他忍不住来到床前,这里还残留着她们身上的香气,掀开被子一角,瞬间就被眼前触目惊心的画面吸引住了视线。

    ……

    姐妹俩脸色发白的来到楼下自助餐厅,秦恒独自坐了张桌子,正在一边翻动手机一边慢条斯理的用着早餐,两女走到他那桌坐了下来,秦菲菲用拳头锤着腿,一副宿醉未醒的样子对秦恒吩咐道:“去,给我们拿些吃的过来。”

    “你们怎么自己不去?”秦恒嘟囔着道,完全没发现她们有些怪异的走路姿势。

    “哪来这么多废话,让你去就快去。”

    秦菲菲不耐烦的挥挥手。

    一看她现在的心情就不大好,还是少在这时候去招惹她为秒。

    秦恒端了些她们平时喜欢吃的餐点回来,见林风还没出现,秦菲菲灵机一动,或许能从秦恒这里打听出真相,到底是不是林风那坏家伙趁着她们俩喝醉,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只要一问秦恒也许就知道了。

    那些烧酒的后劲十足,姐妹俩也属于断片状态,早上起来什么都记不得了,不然也不可能叫那林风得逞,唯一还保持清醒的,就只有眼前这书呆子弟弟了。

    “秦恒,我有件重要的事情问你,你要实话实说!”秦菲菲放下餐具,忽然一脸慎重的说道。

    秦恒一头雾水的瞅着她:“姐,有什么事你直说好了。”

    “你小子最好别撒谎,你只要撒谎就老爱眨眼间,别想瞒得过我们。”

    恢复了古灵精怪的秦菲菲先警告道,接着才压低声音说:“我问你,昨晚我们喝醉以后,是谁把我们送回房里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