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9章 拼酒
    烟帮聚餐,一般都是一水大金链男人光膀赤膊,踩着凳子吆五喝六,一句话不对就把别在腰间的玩意儿拍桌上,动不动就跟谁掀桌子急眼。

    这些只是秦菲菲想象中的画面,实际上前来为他们践行的这些帮会中高级人士,一个个穿着得体,而且不少人还领来了女伴,男男女女加在一起也有一百多号人了,就像前来参加朋友的生日宴那样,大家有说有笑着,表现的十分随意。

    林风几人才是今晚的主角,老会长以茶代酒陪他们喝了一杯,也就带着小兔去旁边休息了。

    “这烧酒挺甜的,一点都不醉人。”秦菲菲放下酒杯,吧唧着嘴,看架势她已经喜欢上这种味道。

    其实这种真露烧酒就是一种低度白酒,度数不高,味道也不像白酒那样刺激,就算女人也能随便喝个一瓶半瓶不醉。

    “少喝点,小心别喝醉了。”

    眼看今晚这阵仗,只怕要喝不少的酒,秦嫣好心劝道,谁知刚说完话,就有人主动找上她敬酒了。

    这些帮会人士对她们都非常热情,抄着一口刚学的华夏语,见面就只会说一句‘我敬您’,他们热情的实在让人很难拒绝,就连秦嫣这样的冰山女神,也不得不露出礼貌的笑容,举起杯子与对方轻轻一碰,然后一饮而尽。

    高丽人喝酒都是一口喝光一杯,秦嫣也只好入乡随俗,咕咚咕咚几声就把烧酒全吞进了肚子里,这才刚放下杯子,还没来得及歇口气,又有人主动凑了上来。

    即便烧酒只有二十度左右,喝起来并不感觉醉人,但它毕竟也属于酒的一种,连续喝完三杯以后,秦嫣的俏脸上不禁出现了两朵红霞。

    秦菲菲怎么说也是小兔的干妈了,受到的款待只会比秦嫣更加热烈,不过她倒要比秦嫣干脆许多,有人上来敬酒,她连眼皮都不眨一下,端着酒杯一碰,仰头就是一杯。

    她们周围还等着不少上前轮番敬酒的人,这要喝下去只怕三五瓶都不够,秦恒还好,因为头上的伤势让他有拒绝的理由。

    宴会这才刚开始,这群好讲义气的帮会成员就唯恐招待贵客不周,一个个争先恐后上来找他们喝酒,林风作为大伙儿的救命恩人,自然受到了重点照顾,哪怕他没有李熙珍义父这层身份,大家也对他强悍的实力心悦诚服。

    所以他喝的酒也是众人中最多的,对方表现出来的热情实在让人很难去拒绝,再加上他也没太把这种低度数的烧酒当成回事,于是来者不拒,跟谁都先干一杯再说。

    林风的酒量赢得不少的喝彩声,毫不夸张的说,这辈子他就没真正喝醉过一次,由于上来找他喝酒的人实在太多了,最后干脆叫来两名女服务员,专门负责给他倒酒。

    这酒喝着虽不醉人,可看着周围越来越多的人,也不知要喝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反正明天即将离开这里了,要喝就跟他们好好喝一回。

    眼瞅对面的秦家姐妹都已经喝的面红刺耳,说话舌头都打结了,林风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战火全都引到自己身上,一拍桌子站起来说:“烧酒太淡喝着没意思,有华夏产的白酒吗,那就换成白酒来,今晚我陪大伙儿喝个尽兴,咱们不醉不归!”

    大多数人其实没听懂他在说啥,不过被他那豪迈的气势所慑,纷纷鼓掌叫起好来。

    华夏白酒在高丽也相当受市民欢迎,没多久,服务员就搬来了几箱五粮液,林风使了个眼神,秦恒心领神会扶着摇摇晃晃的两姐妹到旁边椅子上休息去了。

    今晚不把他们喝倒,这场宴会只怕不会结束了,论起酒量,林风又何曾怕过谁。

    想当年一个排的新兵蛋子在训练结束的那天,合谋想把他这个教官灌醉,结果到最后,一个排三十号人全部醉的人事不醒,好几个新兵喝到吐血,为了这事,林风还被记了过,回去没少挨参谋的臭骂。

    林风拧开酒瓶,往身前的杯子咚咚咚的倒起了酒,这杯子一次能装三两左右,林风举起满满当当的一杯,仰头一饮而尽,先坐上桌的几人,也跟着一口喝光。

    这酒可比他们经常喝的烧酒有劲多了,一杯喝完,这桌上的人都还能挺住,只是好几个已经开始喘粗气了,而这只是才开始而已,不等他们缓过气,林风很快又将杯子斟满,举到半空气势如虹的吼道:“干!”

    “干!”

    众人有样学样,再次将满满一杯五十二度的白酒一口吞进肚里。

    哐当……

    有人坐下来时,屁股一歪就坐在地上,摇头晃脑半天都爬不起来,顿时惹来一阵善意哄笑,这人很快就被扶下去了,立马就换了别人接着上。

    林风也是来者不拒,除开在场的女性,至少还有三四十号人等着跟他喝酒,必须加快节奏才行。

    第三杯,第四杯,第五杯……

    喝趴下的人开始急剧增多,有时候一杯喝到一半,就有人不省人事的倒了下去,林风简直是把白酒当成了白开水来喝,就连这些人里最能喝的几个,见到他如此喝法也是暗暗咋舌。

    不断有人喝着喝着就滑到桌子底下去了,有人捂着嘴冲进厕所就一直没见他出来过,坐在桌边的人越来越少,最后也就剩下三四个了,此时,林风已经记不清自己喝了多少,只麻木的拿起酒瓶,咕咚咕咚给几人全满上。

    “来,干!”

    这杯喝完又倒下两个,剩下最后一个也在摇摇欲坠,嘴里叽里咕噜的说着醉话,林风朝他咧嘴一笑,拧开瓶盖将酒瓶哐的一声跺在他身前,自己也重新拿上一瓶,大着舌头说道:“来吧,咱们直接干瓶,这样才够劲!”

    说完,他昂头对着瓶口咕隆咕隆的喝了起来,那人盯着他,有些艰难的咽下口唾沫了,迟疑了好几秒,才拿起酒瓶学他一样喝了起来。

    咕咚……咕咚……

    这人只喝了几口,只觉胃部一阵翻涌,张嘴就把刚才喝的都全吐了出来。

    等林风放下已经空了的酒瓶,桌子边已经见不着一个还能坐着的人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