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7章 义父还是教父
    这一耳光打在朴志焕的脸上,却震慑住了全场。

    堂堂五月集团家少爷,当着在场宾客的面和电视机前千千万万的观众,被自己即将娶进门的妻子一巴掌扇在脸上,这其中有什么隐情,似乎很容易让人展开遐想。

    朴志焕看着秦嫣快速跑下台去的身影,气的快要发疯了,他用杀父仇人一样的眼光瞪着对方,这一切都是拜眼前这个林风所赐。

    林风倒是挺无所谓,如果眼神都能杀人的话,那他早死过几万次了,见目的已经达到,他推开挡在面前的保安,转身也跟着往台下走去。

    “站住!”

    林风的脚步停了下来,朴志焕气急败坏的一张脸出现在身旁,手指着林风,还不肯死心带着几分威胁的口吻问:“秦嫣,你真的考虑清楚了么,就为了这个一无是处还要靠你来养活的人,你跟我翻脸?”

    他这倒也不算诽谤,林风之前确确实实是在秦嫣那里上班,说是靠秦嫣养活也不算全错,只是当着面说出来,却更像是为了羞辱林风。

    正跟秦嫣咬着耳朵的秦菲菲一听到他故意贬低林风,顿时就不乐意了,就像自己受到了羞辱,朗声说道:“我们愿意养他,你管得着吗?”

    这妞一向如此给力,害的林风都不知该说点啥才好,被她这么一讲,搞的自己好像真成了吃软饭的小白脸了。

    “好。”

    听到这个回答,朴志焕几乎把一嘴牙齿都压碎了,手指直打哆嗦的指着林风,恨声说道:“秦嫣,我现在只要你一个回答,你是愿意当五月电子未来的总裁夫人,还是跟这穷保安走!”

    现在早都已经变得鸦雀无声,大家静看着舞台上的纷争,一部分懂华夏语的人,正在圈子里给大家小声翻译者他们之间的对话,堂堂五月集团继承人的未婚妻,竟然被一个当保安的小子给抢走了,这样狗血的事,居然真的在现实中发生了。

    众人难免露出感兴趣的神色,耐心等待着新娘的回答,按照正常情况只要新娘脑子没坏,应该懂得该做怎样的选择,但谁又说的准呢,今天出现的意外难道还不够多吗?

    “朴志焕,没想到你竟然是这么一个卑鄙小人!”

    面对他咄咄逼人的气势,秦嫣终于说话了。

    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冰雪聪明的她又如何猜不到是朴志焕在背后捣鬼,先是故意支开她,然后把秦菲菲她们送到坏人的手上,伤害她家人的人,她绝对不可能再原谅对方。

    “你不是一定要我现在做个选择吗?”秦嫣上前了两步,在脸色越来越苍白的朴志焕眼神注视下,她去伸出芊芊玉指指向了林风:“那我现在就告诉你,我选他!”

    这话犹如千斤重锤猛地捣在朴志焕心口上,那张俊逸的脸霎时变得面无人色,身体晃了一晃,好险没一头栽倒下去,他咬牙就要大骂,被一群烟衣人保护着的老会长却在这时候说话了。

    他今天精神不错,怀里抱着小兔,被人推着轮椅来到台前,朗声说道:“既然大家都在,正好我也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众人更加差异不解了,在是在人家的婚礼现场,没看他们正在争夺老婆,这位声名显赫的老爷子怎么看不清形势,这时候跑出来凑什么热闹?

    但是没人会站出来表示异议,因为谁也不敢轻易去招惹这位老头,或者说是他掌控下的数千名帮会成员。

    老人说话的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全场的人都听清楚:“我很庆幸,上天又把小熙珍送还给我,同时也要感谢一些人,如果没有他们,我可能永远也见不到我的孙女,我现在宣布,秦菲菲小姐是我小熙珍的义母,这位林风,就是熙珍的义父。”

    说着,他的声音忽然阴沉下来,扫了周围众人一眼,最后定格在朴志焕父母的身上,逐字逐字的说道:“谁要是羞辱了他,就等于是羞辱了我老头子!”

    “啊?我怎么成熙珍的干妈了?”秦菲菲一连呆萌的指着自己鼻尖,俏脸没由来居然一红,她这还完全没有心理准备,这老头问也不问一声,怎么就当众宣布出来了。

    她是小兔的干妈,林风是干爹,那他们不成了……,这感觉怎么怪怪的。

    林风也有些发懵,这老头的话里带着托孤的意思,任谁都看得出,老人的身体状况不容乐观,说不定那天就撒手西归了,那时小熙珍年纪还小,帮会又群龙无首,他这义父不就等于是一手遮天,成为烟帮教父?

    想着突然拥有了几千个手下确实挺拉风,可这要被肖心琼知道,眼里容不下沙子的她,说不定真会跟他翻脸,到时汇报上去,那他还不被老首张给扒皮抽筋,堂堂的t部队成员,居然跑去国外当了烟帮教父,这尼玛就算被拖出去枪毙都不过分。

    可老人突然当众宣布,不正是为了不让他们有拒绝的机会吗?

    怎么说老会长也是一番好意,站出来给他撑场子,他要立马拒绝,不等于抽人家的脸?

    林风一时也头疼起来,当小兔的干爹没什么问题,反正他都有个儿子了,不介意再多一个女儿,可问题是对方长辈的身份不对。

    台上的朴志焕已经被气的眼前一阵阵发烟,再给他几个胆,他也不敢明目张胆去跟面前这位烟帮老大叫板,不然谁知道哪天一个人落单的时候,就被人套上麻袋给扔进海里去了。

    朴志焕不吭声,不代表他的父亲也要忍气吞声,毕竟这关系到家族的颜面,作为五月集团掌门人的他要是再不吭气,不止儿子丢脸,连他的脸也跟着丢尽了,不过这老东西在当地的能量太大,即便是他也要显得小心翼翼来应对。

    “老会长,你我之间一向井水不犯河水,生意上还多有往来,你为什么一定要帮这个外人。”

    “因为他救了我全家,不用说这些没用的了,我就问你一句,你是不是要跟我开战?”老会长十分霸气的说道,他心里可是清楚的很,得罪一个五月集团,却能争取到林风的好感,这笔帐怎么算怎么都划得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