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6章 抢婚
    在场都是有头有脸的斯文人,当场就被林风这野蛮粗暴的做法给震住了,为了避免被他像铅球一样把人扔出去,离他较近的宾客纷纷朝两边退开,自发让出一条通道给他过去。

    那些上前阻挡他的保安全给摔趴在地上,一时半会儿爬不起身,会场负责人也没料到竟然有人敢来捣乱,急忙拿起对讲机呼叫起了增援。

    这座占地数百亩庄园的安防力量自然也不可小瞧,几十号人是有的,只是还在赶过来的途中,满头虚汗的负责人跑到朴志焕父母那里,低声下气的赔罪道:“扑董事您不用担心,我们的人马上就到。”

    等人群往两边散开,站在台上的秦嫣自然也看见了林风,顿时惊呼一声:“林风!”

    在这大喜的日子里,林风竟然跑到婚礼现场来捣乱,作为当事人之一,本该表现得气愤的她却没由来芳心一颤,心头居然出现了一丝悸动。

    她当即就要准备跑下台去,手腕却被死死捏住了,回过头,只见朴志焕那张阴沉的脸出现在眼前。

    “志焕,就让我跟他说两句好吗?”她带着些恳求的说。

    一见到林风,朴志焕就难免想到他和自己老婆孤男寡女共处一晚的事,心中就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现在这人竟然没死,还跑到婚礼现场来捣乱,这口气他要再能咽下,那不就就真成绿毛龟了。

    况且还当着所有人的面前,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答应秦嫣的这个要求。

    “给我站住,你是不是还想着跟这个人旧情复燃!”朴志焕脸上阴沉的快要滴下水来,说出的话更是没经过大脑,那张本来俊逸的脸庞此刻却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丑恶起来。

    秦嫣脸色一白,仿佛第一次认识他那样,摇着头诧异的道:“你……”

    “你给我听好,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不要得寸进尺,否则以后别想再见到你弟弟妹妹。”

    朴志焕极度愤怒下,说出的话几乎没经过大脑,等察觉到秦嫣眼里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时,他才意识到说漏了嘴。

    此时也没时间补救了,林风推开拦在面前的家伙走上了台,距离朴志焕也就几米的距离。

    “快,打电话报警!”朴志焕的父母在台下急得不行,负责人也在拼命的打着电话,就是没人敢上前再去拦他一步。

    “放开她。”

    林风很拽的指了指朴志焕的手,他还死死抓着秦嫣的手腕不肯松开。

    朴志焕心知自己不是他对手,但当着众多亲朋好友的面,如果他表现耸了,以后哪还有脸在这圈子里混,于是他只能硬着头皮将秦嫣往身后一扯,自己上前两步,怒视着林风,逐字说道:“林风,你别太狂了,秦嫣现在已经是我的妻子,就凭你,还有什么资格来跟我争!?”

    林风不答,只望向他背后的秦嫣,徐徐的说道:“跟我走吧,这种人配不上你。”

    说着他伸出了手,秦嫣也欲言又止的看着他,朴志焕的警告犹在耳边,她倘若现在走了,那秦菲菲和秦恒小兔他们就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就在朴志焕感觉自己被当作了空气,正骑虎难下的时候,几十名训练有素的保安在千呼万盼中终于赶来了。

    大部分宾客见到这些膀大腰圆的保安时,也露出如负重释的神情来,或许在他们看来,有这五四十人,足以应对接下来出现的冲突。

    朴志焕也暗中松了口气,指着林风声色俱厉的咆哮道:“你听清楚,这里是高丽,不是你能为所欲为的地方,识相的就自己滚,我们不欢迎你。”

    说完,见林风竟然看也没看他一眼,只直勾勾的盯着他老婆瞧:“跟我走。”

    “我……”而被他挡在身后的秦嫣,竟然露出了心动的神情。

    朴志焕刚刚压下的怒火霎时直往脑门上窜,不由跳起脚恼羞成怒的吼道:“我说的你听不见吗?给我滚,立刻从这里滚出去,我是五月集团的继承人,身价几十亿,你一个穷光蛋有什么资格跟我争女人,不怕告诉你,秦嫣已经是我扑家的人,就算我不要她了,你也休想得到她!”

    说完,他对周围那些保安说道:“把他给我扔出去,不准踏进这里一步。”

    一群如狼似虎的保安当即涌了上来,林风无奈的叹了口气,正打算动手抢人,远处忽然传出接二连三的声响。

    众人不由回头往出口方向往前,只见正面那一片鲜花织成的矮墙被一辆又一辆的轿车撞的四分五裂,十几辆车冲上草坪,无所顾忌将地上的花瓣碾压成烂泥,快要吓破胆的宾客纷纷往后退让。

    汽车一辆挨着一辆停在了草坪上面,无数的烟衣人从车上出来,竖着一边站了两排,就像在欢迎某位举足轻重的人物到来一样。

    从这些人桀骜不逊的目光和统一的着装不难看出,他们都是烟帮人员,就连正要跟林风动手的保安都停下手,纳闷不解的看着那一头,众人交头接耳的猜测,到底是那位大人物驾到,居然一点没把五月集团放在眼里,如此大张旗鼓的闯了进来。

    副市长站在人群中,站他身边的秘书似乎看出了什么,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这位副市长眼神一凝,甚至来不及跟朴家人打声招呼,低着头快速消失在现场。

    等了半分钟左右,一辆纯白色款加长劳斯莱斯出现在视野中,光是车牌上那一串长长的零,就让许多人意识到这车主人的身份。

    “他怎么来了……”朴志焕难以置信的嘀咕道。

    车门拉开,从里面走出的人,却不是他以为的李成俊父子,而是高丽第一大帮的老会长,他被人扶着坐上轮椅,接着秦菲菲牵着小兔的小手也从车上跳下,惊得旁边那些烟衣人士忙不迭的喊道:“小姐小心呐。”

    头上裹着纱布的秦恒最后一个从车上出来,望着台上的秦嫣,用力挥舞着手臂:“姐!”

    “菲菲,小恒!”秦嫣本以为弟妹已经落在别人手里,哪晓得会以这种方式出现,当即拔腿就要往台下跑去,朴志焕一把抓住了她的身后,换来的却是‘啪’的一声脆响。

    “卑鄙!”秦嫣当着众人的面,给了他一耳光,转身往台下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