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4章 一棍爆头
    这几个人就像飞蛾扑火一样,抄着利刃就冲了过来。

    林风倒是挺佩服他们的勇气,手底下却一点含糊,一米多长的大棒子轮圆了一扫。

    哐!

    面前这三四个人还来不及闪开就被扫翻在地上,还剩下最后两个,林风反手一棍就把那人的脸打成了蜂窝,转身一记侧踢腿,就把最后那人踹的翻滚了出去。

    眨眼工夫,李成俊这几个心腹手下就全被打趴下了,而他也达到了目的,左手抱起小兔挡在胸前,还插着根箭矢的右手捏着把匕首,刀尖正对着小兔的脖子,冷声威胁道:“别过来,你敢靠前一步,我就先杀了她!”

    林风读懂了他的意思,为了避免小兔受到伤害,只得停下了脚步,不过他握着棒子的手却因为用力而发出嘎吱的声响,如果能给他三秒钟时间,他有信心能把李成俊那颗脑袋砸成肉酱。

    “老东西,把账户和密码交出来,不然我们就杀了你孙女!”

    挺着个大肚男的李政勋很没骨气的躲在儿子身后,利用他挟持的小兔当作要挟,隔空朝老人喊话道。

    老会长已经被人扶起来重新作为轮椅上,写满沧桑的脸上,带着几分犹豫的神色,显然为了挽救家族唯一的血脉,他开始犹豫了,而林风也因为投鼠忌器,迟迟没有找到出手的契机。

    “老家伙你还在犹豫什么,难道你孙女的命还不值银行里那点存款,你都是要进棺材的人了,还留着这些钱干嘛,李熙珍要是死了,你家就该绝后了。”李成俊握刀的手轻轻一动,被勒在怀里的小兔便忍不住痛哼了起来,刀尖刺破了她粉嫩的脖颈,一丝殷红的血线沿着脖子流淌出来。

    “我数到三,你要还不答应,就准备替你孙女收尸好了。一……”

    老人正要说话,秦菲菲突然抬头对小兔大叫道:“小兔,你忘记平常跟我做游戏时,我是怎么教你的吗?”

    她所谓的游戏,其实就是在无聊时的一种消遣方式,让小兔用她那特异功能隔空取物,经过长期训练,甚至到后来,她已经能用意念移动十斤以内的物体,还能像杂耍一样,让一堆东西在半空飞来飞去。

    听到秦菲菲的提醒,原本眼里还带着痛苦之色的小兔蓦地停下了挣扎,她那双大大的眼眸中浮现出朦胧的雾气,而架在她脖子上的那把匕首,就像被一根透明的绳子牵引着,不受控制的朝外移动。

    在外人眼里,就像李成俊主动将刀拿开了一样,只有他本人感触最深,忍不住惊异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成俊,小心!”

    正当他在跟这股无形的力量暗暗较劲时,背后的父亲蓦地发出一声大叫,他忙抬起头,可还是晚了一步,林风一个闪身出现在眼前,手里攥着的狼牙棒子,呼啸着往对方脸上扫去。

    原本他是不打算在这地方弄出人命,不然刚开始他就能一箭把对方干掉了,现在为了救小兔,也顾不得会惹下麻烦,这一棒他用出了十成力气,棒子在半空发出啸声,从小兔头顶扫过,直直砸中李成俊的面门。

    咣!

    可怕的击打声中,李成俊那张刚刚浮现出惊愕的脸在众人眼前,被林风一棒子打爆,就像被砸碎的西瓜那样,大半张脸瞬间不见了踪影,碎肉像雨点一样喷溅了李政勋一身都是。

    林风一把搂过即将坠地的小兔,而李成俊少了大半个脑袋的尸体这才摇摇晃晃栽倒下去。

    眼看儿子的身体就躺倒在自己面前,李政勋张大了嘴,从喉咙里挤出一声野兽的吼叫,接着就见他噗通一声跪倒在儿子跟前,撕心裂肺的嚎哭起来。

    没人会去可怜他,倘若不是他们父子利益熏心挑起事端,今晚就不会死那么多人了。

    被父子俩以会长名义骗来的这些人里,大部分都是帮会中的骨干成员,此时危急解除,他们忙不迭上前扶起那些侥幸逃过一劫的头目,就连之前表示支持李政勋的那些人,也故意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觍着脸来到老会长身边。

    只有那些李政勋父子的铁杆支持者和手下,深知这里已经容不下他们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而烟帮组织最憎恨就是背叛者,等老会长收拾了残局,等待他们的只有死路一条。

    趁着没人去注意他们,还能动弹的人全都逃的干干净净一个不剩,恐怕都急着回去收拾铺盖卷跑路了。

    这些人一走,现场顿时清静不少,老会长让人把哭嚎不止的李政勋拖了下去,他的下场不问可知,哭嚎声很快化作一声惨叫,接着便恢复了寂静,负责行刑的人提着把滴血的短刀出来,对着会长的方向点了点头。

    “年轻人,非常感谢你,救了熙珍,也救了我们大家。”

    老人抓着林风的手,眼里全是感激的神色,今晚要不是他的出现,一个人解决了所有的敌人,他们可能就全完了,连小熙珍也难以幸免。

    秦菲菲和秦恒手上的绳子已经被人解开了,此刻站起身,瞅着林风的背影正要过去,身旁的秦恒忽然捂着脑袋说:“姐,我有点头晕……”

    话没说完就见他晃了一晃,一头栽倒下去,秦菲菲吓的一声尖叫,急忙伸手想去扶他,结果却被他一起带倒在地上,无意中触碰到他后脑的手掌心只感觉湿答答的一片,拿到眼前一瞧,这满手都是鲜血。

    “秦恒!”

    秦恒被紧急送往了医院,经过检查之后,医生告诉忐忑不已的秦菲菲他们,秦恒头部的伤势不算严重,缝几针就没事了,刚才趴在林风怀里哭了一番的秦菲菲闻言,这才揉着眼眶长松了一口气。

    窗户外不知不觉已经天亮了,从睡梦中苏醒过来的人们,又将迎来全新的一天。

    ……

    秦嫣坐在镜子前,脸上挂着深深的担忧之色,两个年轻靓丽的妆师正在帮她上妆。

    一整晚没闭过眼的秦嫣,精神完全不再状态,像个木偶那样,任凭两人的摆弄,在这大喜的日子,脸上却看不见一丝喜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