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2章 交出密码
    李政勋所要表达的意思十分明确,支持他就留下来,而反对的那些人则后果难料。

    果然,他话刚一说完,现场顿时出现嗡嗡的议论声,大部分人心里即便并不愿承认李政勋的地位,却有担心招来杀身之祸,眼里不免露出犹豫的神色,迟迟没有挪动脚步。

    就在李政勋和他儿子露出得意的笑容时,人群中默默出现几个不和谐的身影,他们默不作声走到一边,出现在李政勋所指的地方,一个两个,接着越来越多,最后大约有三分一的人见到有人带头,也跟着移动过来。

    老会长在位这几十年时间,早已深得人心,所以即使面对生命威胁,还是有人甘愿冒着得罪李政勋父子的危险,义无反顾站到了支持老会长的这一边去。

    瞅着越来越多人仿佛受到他们的感染,自发往另一边走去,李成俊脸上的笑容逐渐变成了冷笑,大步走下土坡,随手捞起一把铁锹,就当着众目睽睽的面,举起铁锹用力往一名被强迫跪在土坑前的小头目后脑勺砸去。

    哐!

    红色的血水和白色的脑浆子喷了出来,这名头目连哼都来不及哼上一声,扑倒在面前深达两米的土坑之中,李成俊用衣袖擦了把溅在脸上的血水,单手杵着铁锹,回头对他们阴森森的一笑。

    然后,他又若无其事走到另一名衬衫上血迹斑斑的头目身后,人群中有人激动的大声喊道:“不要!”

    李成俊没有丝毫停顿的举起铁锹,上面还挂着一片头皮组织,在外人的惊呼声中猛地砸落下去,扑哧一声,这名头目瞬间又脑浆迸裂而死。

    连着干掉了两个帮会中举足轻重的小头目,李成俊像个没事人一样,扭头冷笑着扫了眼变得鸦雀无声的人群,许多人见到他冷血残忍的一面,心虚的低下头,意志不够坚定的人更是不顾同伴鄙夷退回了原来的阵营中。

    李成俊十分满意目前的效果,杀几个人在他眼里跟杀鸡没什么区别,不过收拾这些人的事暂时可以先缓缓了,反正没他同意,今天这里一个人也走不出去,最重要还是老家伙所掌握的帮会资金,只有拿到了他的签字授权和密码,才能取出那十几亿的美金。

    只要拿到那笔钱,想来帮会中那些反对的声音就会小上许多,父亲就能稳坐会长的职位,这才是今晚的重中之重。

    眼看杀鸡儆猴的效果达到了,李成俊随手抛下铁锹,转身走到老会长面前:“老东西,你还是不肯说出密码么?忍心看着这帮支持你的人,一个个死在你的面前。”

    “会长,千万不能答应他!”一名跪在地上的小头目,突然大声叫道,话还没说完,李成俊的手下轮起铁棍猛地敲打在他头顶。

    哐!

    这人惨叫一声,满头是血的栽倒进身前的土坑中,李成俊戏谑着说:“哟,又死了一个,老东西你最好快点考虑,再晚我怕你手下的人就全死光了。”

    老会长目光复杂的扫了眼那些忠心耿耿的手下,他虽然年老体衰,但还没彻底糊涂,今晚说不说其实结果都一样,他和支持他的这些人,很难活着见到明天早上的太阳。

    “知道吗,最让我后悔的事,就是收留了你们这对狼心狗肺的父子!”老人咬牙切齿的道。

    “老东西你活腻了!”

    李成俊拎着他衣领,把瘦骨嶙峋的老人提起来甩手扔在泥地上,还一脚踏在他胸口,在老人剧烈的咳嗽声中,逐字逐字的说道:“你以为不说我就真的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好戏这才刚刚开始,把人带进来!”

    随着一声尖叫,绑成粽子的秦菲菲三人被他小弟从屋子里拖了出来,秦菲菲拼命的挣扎着,然而并没任何的作用,她和小兔秦恒三个被人当成麻袋一样抛在泥地上,疼得她想哭都哭不出来了。

    “你不说,我就当着你的面前,杀了你孙女。”

    “卑鄙!”

    李成俊‘嘿嘿’的笑了两声,一言不发朝他们三人走了过来,伸手抓向被保护在中间的小兔。

    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可什么事都干的出来,手脚被捆住的秦菲菲在情急之下,突然张嘴一口咬在李成俊伸出的手腕上。

    为了保护小兔,秦菲菲也是拼了命,一口咬下去直接见血了,痛的李成俊大叫了一声。

    “阿西吧,给我打死她!”

    李成俊好不容易才挣脱出来,捂着血流不止的手腕,厉声对手下命令道。

    站在旁边的两名手下,闻言轮起棍棒就往秦菲菲砸去,她那小体格倘若被砸上几下,估计性命难保,秦恒这当弟弟的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姐姐挨打,当即也顾不上害怕,热血直冲天灵盖,大叫一声:“别碰我姐!”

    只见他一个鱼跃压在秦菲菲身上,落下的棍棒打在他后背,发出哐哐的闷响声。

    李成俊不再去管地上的两人,伸手抓起眼泪汪汪的小兔,掐着她脖子把小丫头踢到了半空中。

    “你说还是不说!”

    小丫头无法出气,无力的扭动着身体,白皙的小脸瞬间憋得通红,几名帮会骨干再也无法忍受下去,虎吼一声冲出人群想要上来救人,但转瞬就被一群如狼似虎的小弟轮起棍棒打翻在地。

    “熙珍……”眼睁睁看着孙女在自己面前命悬一线,老会长那坚毅的眼神终于出现了一丝松动。

    眼看小兔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被秦恒保护在身下的秦菲菲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叫:“住手!”

    李成俊只冷冷的笑着,眼神一眨不眨的望着老人,似乎在等待他的回答,小兔的挣扎已经变得无力,就在老会长张嘴说话的刹那,夜空中陡然传来嗖的一声厉啸,所有人还没看清怎么回事,李成俊却突然发出一声惨嚎。

    原来一支箭矢划破了夜空,准确射入他捏着小兔的那条手臂,锋利的箭头从肌肉穿出一半才停止下来,血水滴滴答答的洒落,小兔也掉落在地上,正殴打秦恒的那两名手下看的最为清楚,忙抬头四处寻找弓箭从哪里射出来的。

    可远处漆烟的一片,想找个人出来又谈何容易。

    李成俊捂着血流不止的手臂嗷嗷痛叫着,而那厉啸声又在夜空中出现了。

    嗖嗖又是两声,殴打秦恒秦菲菲那两人什么都还没看清就先后中箭摔在地上,跟着他们大哥一起凄惨的嚎叫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