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1章 逃狱救人
    都不在?

    林风也懒得跟他继续废话下去,直接挂断了电话,转身往那个被铁门撞闭气的男子跟前走去。

    掀开压在他身上的椅子,伸手往他脸上拍打了两下,林风只是想唤醒他,用的力气就跟抽耳光差不多。

    啪啪两声过后,这人才缓缓睁开眼,只见要干掉的目标此刻正蹲在他跟前,胸口还在剧痛不止的纹身男子就躺在地上扫了眼四周,很快发现了他那帮同样倒地不起的手下。

    “会说华夏语么?”林风蹲他跟前,像是闲聊一样随口问道。

    纹身男子闭口不言,林风只好转过身,对着之前用华夏语询问他是不是皮条客那男子勾了勾手指头:“你,过来一下。”

    “我……”

    周围的人瞬间低着头闪开,只剩下络腮胡男子用手指着自己鼻子,吞吞吐吐的问道。

    得到肯定的答复,男子有些战战兢兢的走了过来,林风让他在自己对面蹲下,平淡的说:“你问问他,他们把我那几个同伴抓到哪里去了?”

    男子忙把他的话一字不落翻译出来,纹身男用狠辣的眼神瞪着林风,张嘴说道:“西坝……”

    “大大大哥,他在骂你。”男子忙抬头,一脸讨好的对林风说道。

    “这句我听得懂。”

    林风说着四处瞅了瞅,转身去捡起一把掉在地上的尖刀,又走了回来。

    哐的一声,只见他二话不说就拿尖刀刺入了纹身男的手掌,连同下面的木地板钉在了一起。

    纹身男再怎么嘴硬,此刻也不禁痛叫出声,额头上一颗颗斗大的汗珠滚落下来,脸色一片发青。

    “再问。”林风握着刀柄,面无表情的吩咐道。

    男子被他血腥的手段震摄,颤声又问了一次。

    已经痛的嘴皮都在直抽搐的纹身男,咬着牙齿不肯吭声,他可能以为忍一忍就过去了吧,却见林风丝毫没有一点犹豫,飞快将插入他手掌的刀尖拔出来,在对方嗷的叫了一嗓子时,又换了个角度重新刺下去。

    哚!

    “说还是不说!”

    纹身男痛的直吸冷气,涌出的血水把那片地板都快染红了,等了大约五秒,林风又猛地将刀拔出,再一把刺了下去。

    “说!”

    纹身男惨嚎着拼命的用后脑勺撞击着地板,显然已经到了他忍耐的极限,林风连翻译都不用了,问一声就把尖刀拔出来重新插下去,记不清几下之后,纹身男的手掌已经血肉模糊的一片,眼看这只手都快废了,他才痛不欲生的将知道的一切都全部吐露出来。

    看着这一切,已经面无人色的男子坑坑巴巴的翻译着对方的话,林风站起身从那个昏迷不醒的警员身上找到了车钥匙,头也不回的命令道:“你给我带路。”

    男子哪敢说个‘不’字,他可不想像纹身男一样,被对方在身上捅出十个八个的窟窿眼,两人走出了拘留室,这间警局类似于国内的辖区派出所,除了两三个值班人员,基本看不到什么人在。

    两人在通道中走了没多远,迎面走来一名三十岁上下的警员,对方正是之前把同伴从拘留室叫出去的那人。

    乍一见到林风和跟在他身后畏畏缩缩的偷窃犯,这名警员顿时吓了一跳,扭头就想去按下几米外的报警器开关,林风哪能让他如愿,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凌空飞起一脚踢在正要按下报警器的这个警员背上。

    随着一声惨叫,这人就像颗炮弹一样摔飞出去,哐当一下砸碎了一间证物室的大门,趴在门上不动弹了。

    里面始终亮着灯,当林风从门前走过时,忽然又掉过头回来走进了这间房里,陈列柜上摆着一堆乱七八糟的物品,大多都是警局这些年来收缴到的作案凶器,有些金属物品不知在这里放了多久,外表已经生锈了。

    其中有把七成新的复合弓吸引了林风的视线,他走上前一把拿在手里,两根手指拉动着弓弦试了试拉力,感觉手感还算不错,他便连同旁边那个插着十几根铝箭的箭壶一起拿了过来,离开前,他又顺手取了把别人自制的狼牙棒。

    这东西其实就是将一颗颗长钉钉入球棒内,虽然看起来简陋,但杀伤力却十分惊人,他这次既然是去跟当地第一烟帮干仗,就得做好打群架的准备,狼牙棒用在这种场合感觉正好。

    ……

    月明星稀,惨白的月光洒落在地上。

    老会长住处的后院此时站满了人,精心修剪的青翠草坪更是被践踏的惨不忍睹,李成俊指挥着手下的人,用铁锹在院子中央,挖出一个横宽都在五米左右,深度达到两米的大坑。

    李成俊阴沉着脸站在一堆隆起的弃土上,四周全是一脸忐忑的帮会中上层人士,光他们加起来就有七八十号,如果算上周围他那些拿着刀棍走来走去的小弟,这里足足有两百多人的规模。

    “把人都带过来!”

    随着他一声吆喝,十几个浑身血迹斑斑的人影被人从屋子里押解了出来。

    这些全是忠于老会长的头目,他们只是回来开会,哪料到李成俊父子会在今天突然发难,结果吃了准备不足的亏,被对方给一网成擒了。

    老会长坐在轮椅上也被人一同推了出来,望着李成俊和他背后那些人,他苍老的眼神中不由闪过一抹黯然。

    在李成俊手下的吆喝声中,这十几个头目被连踢带踹强行让他们跪在刚挖出来的土坑四周,人群中也有跟他们关系较好的兄弟朋友,见到这种情况,眼里不由露出气愤的神色。

    奈何,他们也是被李成俊父子用各种理由骗到这里来的,根本没想到会是这样,所以也没带什么人手就回总部来了,背后站着一两百号李成俊的手下,他们如今也是自身难保,就算想救人也显得力不从心。

    见一切就绪,李政勋腆着肚腩走到儿子身边站立,以居高临下的视线扫视着下面的人群,过了片刻,他才沉声说:“既然人都到齐了,那今晚我们就来一次公平的选举吧,支持我的人就原地留下来,如果支持老家伙继续当会长的人就去左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