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0章 监狱杀手
    就在秦菲菲他们离开警局后不久,两辆汽车依次驶进警局大门,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从里面先后下来八个体型健硕的男子,他们露裸在烟色短袖体恤外的两条胳膊,纹满了各种各样的图案,那满脸的匪气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人。

    脖子上纹了条青龙的男子,抬头用凶恶的目光打量了一眼大楼,接着他一挥手,带着身后这几人往入口处大喇喇的走去。

    此时,林风躺在笼子里正打算睡觉,他似乎一点都不担心会出不去,其他那几个犯人也不想搭理他,围成一团在那里叽叽咕咕的聊着天。

    呼……呼……

    林风睡的正香,一串清晰的脚步声在寂静的走廊中响了起来,很快就停在了门外。

    房门打开道缝隙,一名三十多岁的警员从门口探出头,朝那名坐在桌子前负责看守嫌疑人的警员勾了勾手,对方仿佛读懂了他的意思,颇有深意的瞄了眼林风,这才放下报纸,起身往门口走去。

    看守走了,蹲坐在笼子里那几个嫌疑人说话的声音顿时就大了起来,还很不把林风当一回事的在背后指指点点,旁若无人的说笑,似乎在打赌他是因为什么事而被关进来的。

    不知坐在靠墙角那人说了句什么,惹来一阵讥讽的嘲笑声,这人在同伴的怂恿下站起来,一步步往林风走来。

    他用脚尖踢了踢林风的背部,趾高气昂的嚷道:“喂,华夏人,别特么睡了,这里不是养猪场。”

    这家伙竟然还会说华夏语,林风其实不太愿意浪费精神去搭理这群跳梁小丑,继续闭着眼无动于衷。

    “喂!小子我在跟你说话,不吭声信不信我揍你。”

    背后让这家伙连踢了两下,林风也无法再继续睡下去了,扭过头将眼皮睁开一条缝隙,不解的看着对方。

    这人咧嘴笑笑,毫无顾忌的蹲在他跟前说:“我们正在打赌,猜你是因为什么被抓进来的,我猜你一定是偷渡来的鸡头,刚才跟你在一起那小姑娘长的不错,等出去的时候别忘了留个电话,到时我带他们一定来光顾你的生意。”

    听他说的猥琐,背后的同伴再次发出一阵哄笑,还有人一脸下流的对空气做出猥琐动作,林风抽了抽嘴角缓缓的坐起了身,正琢磨着该怎么弄死他们,房间门却在这时被人给推开了。

    进来的却不是刚刚出去那名警员,八个一脸凶悍的男子鱼贯着入内,光他们那凶戾目光一扫,就让笼子里这群正拿林风寻开心的家伙集体失声,嘈杂的声音瞬间戛然而止,只能用一种畏惧的眼神注视着他们。

    脖子上纹了条青龙的男子径直走到铁笼前,伸手从裤兜掏出一把钥匙来,而他身边那些同伴则纷纷抽出小刀,一脸的跃跃欲试。

    正蹲在林风身前调侃他的那人,瞬间察觉到了什么,吓的像只螃蟹一样,蹲在地上一步步往后倒退,这时,林风也不慌不忙的站起身,无动于衷的看着笼子外的人,就像不关他的事一样。

    对方居然能买通警员进来这里杀人,这也间接说明他们的势力之大,这些人既然跑来对付他,恐怕也不会放过秦菲菲小兔,这么一想,林风才变得有些不安起来。

    铁笼子被打开了,发出吱嘎的摩擦声,没等他们拉开门进来,林风突然动了,只见他一个箭步上前,抬脚踹在铁栏门正中。

    哐!

    这一脚力气很大,铁门猛地撞击纹着青龙的男子身上,对方甚至来不及避开,痛哼一声摔飞了出去,一头撞翻了对面那张桌子才停了下来。

    一脚搞定了这伙人的头头,铁栏门也敞开了,几个杀手攥着小刀咆哮一声就要冲进去干掉他,在他们还没踏进铁笼之前,林风突然跳起,用手挂着铁笼上方的钢条,两条腿径直蹬在最前面那人的胸口上。

    咣……被他踢中那人和背后的同伙,甚至没来得及看清,就摔在地上滚成一团,林风犹如一只出闸猛虎,别看他手里还带着铐子,似乎不影响揍人的效率。

    只见他两条腿交替踢出,又两个家伙被踹中胸口,翻着跟头翻滚到墙角才不动了,八个人手里还拿着刀,硬是没人能碰到他一下,几个连踢过后,林风窜到最后一人面前,双手薅着头发往递上来的膝盖弯上一磕。

    哐!

    这人瞬间满脸是血的摔在地上。

    八个刀口舔血的烟帮杀手,在一分钟之内被林风全部摆平,而且看样子,他都还没有用上全力。

    当林风回头望向铁笼子里那伙人时,刚刚还嘲笑过他的这群人此时早被吓的面无人色,缩在角落浑身筛糠一样抖个不停,他们应该庆幸林风当时没有动手,不然下场可能比现在躺在地上的人还惨。

    乒乒乓乓的动静消停下来,门口吸烟的警员以为事情已经解决,转身又走了回来,当他推开门的一刹,一只手攥住了他领带猛地往里一拽,哐哐两声闷响过后,这名警员鼻血横飞的靠着墙滑坐在地上。

    林风从他兜里找出手铐钥匙,咔嚓一声就把铐子给取下来了,他记得自己的私人物品就放在这个桌子抽屉里,当即走过去拉开抽屉,把手机皮夹之类的物品通通拿出来。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他第一时间拨通了秦菲菲的号码,电话打通了却一直没人接听,响了十几声后那头传来一阵忙音,事情已经很明显,这一次又让他给蒙对了。

    他抱着一丝侥幸,又给秦嫣打了过去,这次电话很快就被人接听了,当对方一开口,却是那个朴志焕的声音:“喂。”

    “让秦嫣接电话,我有重要的事情找她。”林风一边绑着鞋带,一边用肩膀夹着手机说道。

    “她现在没空,有什么事你跟我说也一样。”朴志焕拒绝了他,心中却难免有几分惊讶。

    对方不是说会派人去干掉他么,这家伙怎么现在还活着。

    “那我找秦菲菲或许秦恒也行,他们现在在你那儿吗?”

    “他们也不在。”朴志焕冷冷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