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7章 一声姐夫
    林风光靠手里的一条皮带,想要震住对面这群刀口舔血的烟帮成员并不现实,而他也没想过要放这些人离开。

    一个倒下去后,剩下这二十多号人齐刷刷举起短刀就冲了过来,林风被包围在里面却临危不乱,手里的皮带发出啪啪的炸响声,常常对方刚冲到面前,还没等看清就被纯钢皮带扣抽中面门,当场血水四溅着栽倒下去。

    林风对这些外国混混可没一点手下留情的意思,何况他们之前还追杀秦菲菲,车都撞成那幅破烂模样了,显然他们是动了真格,这就更不能原谅。

    啪!

    皮带可比短刀长了一半,林风的手劲足以令它成为件杀人利器,每一鞭抽去,总有人惨嚎着倒下,转瞬之间,他面前就倒下了七八个家伙。

    有林风在场的时候,秦菲菲有恢复了神气活现,得瑟的小脸有点狐假虎威的味道,她用胳膊肘蹭了蹭旁边已经看傻眼的秦恒,不无得意的说:“林风厉害吧?要是他做了你姐夫,以后在江海市谁敢招惹你?”

    秦恒盯着打斗现场,深有同感的点了下头,不过很快又回过味来,纳闷的回过头瞅着秦菲菲问:“姐夫?姐你不会是想……”

    “瞎说什么,没有的事。”还没等他把话说完,秦菲菲做贼心虚的辩解道:“我说的姐夫,是咱们大姐的男人,跟我可没半点关系,你瞧他一个打几十多爷们,十个朴志焕也比不了,我就不明白大姐为什么要答应嫁给那个小白脸。”

    “姐,你也不能这么说人啊,朴志焕也帮了咱们家不少的忙,可能姐姐答应嫁给他,包含了一些感激的成份在里面。”

    秦恒冷静的分析非但没有得到认同,脑门上还挨了秦菲菲一巴掌,戳着他腰恶声恶气的训道:“你傻不傻,像朴志焕这种人能靠得住?再说,大姐要是嫁给了他就得在这里定居,你忍心跟她分开?”

    秦恒这次学聪明了,急忙摇摇头,秦菲菲满意的笑着:“这就对了嘛,咱们这次来就是为了抢婚,正好林风也来了,到时就算大姐不答应,绑也得把她绑回去,我可不想她嫁个自己不喜欢的人,一辈子都活在痛苦中。”

    最后这句话到是得到了秦恒的认同,就算连他都看得出来,秦嫣答应嫁给朴志焕,一是为了完成父亲的心愿,还有就是在秦家最危难的时候,朴志焕帮了不少的忙,所以也有一部分感激的因素在里面。

    这头还在聊着天,眼前的战斗却已经接近尾声,有个家伙嗷嗷叫着冲刺几步,凌空一个飞踢朝林风踹去,林风只是跨前半步,就与踢来的腿错身而过,挥拳猛地捣在这家伙肚皮上,咣的一声就把人从半空砸落下来。

    他停下来四处看看,周围躺了一地人,就没一个还能站起来的了。

    林风正想回头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远处蓦地传来一阵警笛声,两辆警车从桥那头飞速驶了过来。

    作为受害者的一方似乎没有逃跑的必要,秦菲菲多长了个心眼,趁着警察没来,急忙给她姐打了个电话,并快速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大致告诉了她。

    高丽警察瞧着这满地的伤员也不由露出一脸的错愕,对方一个人能把当地有名的几十号帮派成员打的全部躺在地上,用任何词汇可能都无法来形容他们内心此刻的震惊。

    四人都被带上了警车,这满地的伤员只有等救护车来拉走了,到了警局,免不了一阵列行公事的盘问,除了林风答不上来,秦菲菲姐弟俩的回答倒是惊人的一致。

    这事情牵扯到当地最大的烟帮,哪怕明知这几个华夏人只是受害者一方,警员也不敢擅自做主放人,而是把他们带到一间拘留室里,这间房有个像狗笼子一样占了半间屋子宽度的大铁笼里。

    林风也算警局的常客了,还第一次被关在像这样的铁笼子里,按照警员的要求,他们将手机钱包皮带鞋带之内的物品通通拿出来放在桌上,警员或许是忌惮林风一个打几十个的变态身手,关进去之前还给他带上了手铐,免得这家伙突然狂性大发,把之前关在里面的嫌疑人打死打残。

    “这些人太不讲理,我们才是受害者,凭什么把我们关进这里!”三大一小蹲坐在铁笼边,秦恒还一脸愤愤不平的说。

    原本小兔是不用被关的,在他们三个的强烈要求下,才被一起关了进来。

    秦菲菲很自然的将头搭在林风肩上,她倒是看的很开的说道:“省省吧,这些高丽警察没把咱们关进小烟屋就算很好的了,听说他们抓到那些偷渡的华夏人,就直接关进一间烟屋子里,几十个人挤在一间屋子里,吃喝拉撒都在一起,等着被遣返回去。”

    “那我们不会赶不上大姐明天的婚礼吧?”秦恒不无担忧的说道。

    这话说的秦菲菲跟林风同时一愣,他们如果关在这里出不去,又怎么阻止婚礼,那秦嫣嫁给朴志焕就成定局了。

    “应该不能吧,大姐已经知道我们被警察抓走了,很快就会来救我们的。”

    秦菲菲顿时也有些不太自信的说道。

    趁着时间还早,林风又问起了他们之前发生的事,听说小兔是烟帮老大的孙女后,他也是膛目结舌好一阵,怎么随随便便捡回个小丫头,竟然还这么有来头。

    说着说着,秦菲菲困了,就靠在他肩头上打起了盹,小兔似乎还在担心她爷爷,进来后几乎都没怎么说话,就这么可怜巴巴的望着门口。

    秦恒这老实木衲的孩子现在对林风崇拜的简直无以复加,见姐姐睡了,他忙用胳膊碰碰林风,一脸讨好的说道:“姐夫,其实我有件事想拜托你。”

    “你叫我什么?”

    林风显然被这称呼搞的一愣。

    “姐夫啊,你来不就是为了抢婚的吗?这样说起来,那以后咱们也是一家人了,我听说姐夫你认识钱多多,你看能不能帮我问问他,我给他的投资公司发了一封邮件,为什么一直没给我回音。”秦恒现在看上去却一点都不傻,眼里带着几分祈求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