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4章 惨被牵连
    下任会长人选。

    听到这话,整个房间里顿时鸦雀无声,早已知道结果的几人更是向李政勋投去恭喜的眼神。

    李政勋含笑朝他们一一回应,就连他身旁的李成俊,也难得露出会心的笑容。

    “咳咳。”

    律师清了清喉咙,在老人的授意下,他朗声说道:“新一任会长将由李熙珍小姐担任,其他人职位不再做任何变动。”

    当他说出李熙珍的名字时,李政勋两父子的笑容瞬间僵硬在脸上,其他的人也陷入了石化中。

    老会长难道老糊涂了,怎么能把几千人的组织,交到一个小丫头手里!

    小兔本人并没意识到什么,愣愣的看着自己爷爷,老人带着慈祥的微笑,这一脸宠溺的样子绝不像只是跟大家开个玩笑。

    “熙珍……爷爷老了,你要快点长大,将来这里一切都是你的。”

    哐!

    耳边突然传来一声闷响,众人回头望去,李成俊一巴掌拍在桌上,已经站了起身,铁青着脸朝律师吼道:“你是不是想死,你当初不是说,下一任会长是我父亲吗?!”

    “这……这……”

    律师挺惧怕他,张着嘴不知该如何解释,反而是老人摆摆手,看着他说:“成俊,不要难为他了,这是我刚刚做的决定。”

    “你……”

    李成俊那张脸一阵扭曲,拳头捏的咯吱作响,难以理解的吼道:“老家伙,你凭什么把会长的位置让给这黄毛丫头,父亲和我这些年来难道为公司做的事还不够多吗?就因为她是你死鬼儿子的亲骨肉,而我父亲只是你收养的孤儿,你竟然这样对待我们!”

    李成俊怎么说也是他名义上的孙子,现在居然当着众人的面一口一个老家伙的叫着,而坐在他旁边的李政勋居然丝毫没有要阻止的意思,老会长露出愠怒的神色,拍着轮椅扶手大喝道:“你住嘴,我做的决定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该你住嘴才是!”李成俊用更响亮的声音吼回去,面容扭曲的道:“老东西,这些年我们父子忍你够久了,看在你收养我父亲的份上,我本来不打算杀你,不过我现在会当着你的面先宰了这小丫头,然后再送你们一家人下去团聚!”

    老人一把将孙女护在身后:“你敢!”

    “动手!”

    话音一落,李成俊一脚踹翻了会议桌,像条疯狗一样扑向轮椅上的老人,两名保镖上前试图拦住他,却见李成俊从背后抽出一把尖刀,朝准这两人胸口就是扑哧几刀。

    那些早被他们父子收买的人,这时也纷纷加入战团,忠于老人的部下虽然在极力反抗,却很快便死伤狼藉,李成俊手拿尖刀,一步步走向老会长,凡是挡在身前的人,三两下就被他捅翻在地上了。

    吱……嘎!

    守门的人听见动静不对,急忙推开了门,只见房间里的一众大哥已经杀得血肉横飞,在这之前他们好多人见面还称兄道弟,如今为了各自的利益,早都杀红了眼。

    贴身保镖推着轮椅上的老人跑到门前,此时背后的李成俊已经加快脚步追了上来,保镖见状只好回身抵挡。

    扑哧!

    李成俊一个健步将刀捅入这保镖的心口,保镖身受重伤还死死抱着他不肯撒手,急红眼的李成俊发疯似得在他胸口狂捅一气,嘴里厉声对门外的小弟叫道:“给我杀光他们,一个都不许放走!”

    老人转动轮椅的速度哪里比的过他们,眼看逃走无望,他用尽全力猛地将吓哭的小兔往门口推去,并对守门的手下大声喊道:“别管我,带她离开这里!”

    房间里杀的血肉横飞,屋外也是同样的情况,两股忠于不同势力的人马转眼就厮杀在了一起,但显然李成俊一伙早有准备,手下这帮人随身都带着武器,而忠于老会长的骨干此时已经死伤殆尽,门外那些小弟群龙无首只有各自为战,只能用一些凳子垃圾桶只能的武器跟对方缠斗,眼看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秦菲菲和秦恒两个早让眼前烟帮大火拼的画面给惊呆了,等到小兔被看门的人抱起大步往出口逃去,他们才反应过来,甩开脚丫撒腿就跑。

    一路上,到处都是打斗的人群,明晃晃的刀刃切割在人体身上发出‘扑哧扑哧’的声响,血水四处流淌,翠绿的草地随处可见浑身布满刀伤的人。

    两名保镖一左一右护送着吓坏了的小兔,秦菲菲两姐弟紧跟在他们身后,眼看就到车库了,保镖已经掏出了钥匙,突然一群人挥舞了武器从侧面冲了出来。

    “你们带熙珍小姐先走!”

    保镖连忙把怀里的小兔递给秦恒,手上的车钥匙也塞给了秦菲菲,转过身去跟同伴一起拼死阻挡着冲过来的追兵。

    “快跑!”

    保镖吼完,瞬间就被劈倒在地,七八把亮晃晃的砍刀不断从头顶落下,扑哧扑哧的割肉声络绎不绝,只剩下一名保镖还在拼死顽抗,他从敌人手里抢了把刀,一时间跟对方杀的昏天地暗,但好汉架不住人多,他目前的状况也是危危可及。

    秦菲菲三人趁着他们拿命换来的时间,抱着小兔跑到一辆烟色的现代车前,拉开车门坐进去,秦菲菲却犹豫了:“我只会开自动档!”

    “姐,我不会开车!”气喘如牛的秦恒几乎是哭着嚷道。

    就说了两句话的时间,最后那名保镖砍翻了两人,也被一阵乱刀砍倒在地上了,十几二十个杀红眼的家伙,抄着刀就朝车库奔了过来。

    “快开车啊!!!”

    “我知道,你别嚎了!”

    汽车终于发动起来,以一档起步的速度往门口跑去,在这要命的时候,秦菲菲反而比她老弟镇定许多,嘴里念叨着什么玩意儿,动作生疏的换成二档,接着又是三档。

    “他们追过来了!”

    追兵紧跑了几步轻易的追上了他们,车门反锁了,他们就边跑边用手里的武器敲打车窗,车子里乒乒乓乓作响,秦菲菲满头香汗的踩着油门,汽车轰鸣着脱颖而出,像头疯牛一样朝着挡在门前那几个人冲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