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3章 宣布决定
    进来容易,想跑却没那么轻巧。

    秦菲菲转过身,后路早已被一群穿着烟衬衣的家伙给堵死了,这些出来混的人,似乎不管哪国都喜欢统一烟衣烟裤,好像唯恐别人不晓得他们是混烟的一样。

    如今又是在别人的地盘上,就连秦菲菲一时间也有些抓瞎了。

    咣!

    “啊……”

    秦恒的战斗力不比他姐强上几分,转瞬就被年轻人一脚绊翻在地,眼看对方捏着他衣领,捏着的拳头再要往脸上落下,秦恒情急之中……闭上了眼睛。

    “李成俊,住手!”

    眼看秦恒今天免不了被一顿胖揍,年轻人的背后突然传出一个苍老却极有威严的声音。

    拳头挥出了一半,就停在了半空。

    一位瘦如枯槁的老人被人用轮椅推了出来,眼里带着不容违背的威严:“你难道就是用这种方式来对待客人的?”

    被称作李成俊的年轻人悻悻的松开手,回过头似乎还有些不情愿的唤了声‘爷爷’。

    老人被推着走上前来,目光定格在秦菲菲背后的小丫头身上,巍颤颤的伸出双手,难以抑制喜悦的说:“我的小熙珍,真的是你,快到爷爷这儿了。”

    见这老头不像是什么坏人,秦菲菲让开几步露出背后的小兔,小丫头正睁着大眼直直的望着老人,过了片刻,她才细声细气的喊了声:“哈拉不几……”

    说完张开双臂,奔跑了过去。

    老人一把将她搂在怀里,脸上露出喜悦的神情,轻抚着她的脑瓜,欣慰的道:“你终于回来了,我的小熙珍,爷爷还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

    小兔的爷爷显然才是这一家之主,他与小兔也就是李熙珍相认以后,周围那些烟衣人对待秦菲菲姐弟的态度顿时恭敬起来,只有那叫李成俊的家伙,还毫不掩饰眼中怨毒的扫了姐弟一眼,转身进到屋子里去了。

    老人见到孙女回来,精神头一下变得不错,亲自招呼着秦菲菲姐弟,一手牵着小兔,往屋子里走去。

    他们跟着老人进到一间房里,眼前的桌上摆着一对年轻夫妻的遗像,就连小兔的烟白相片也被放在一旁,不过那张照片很快就被人给取走了。

    小兔跪在祭台前,泪眼婆娑的望着父母照片,嘴里发出小猫一样的哀鸣,老人的眼中似乎也有泪光在闪现,等祭拜过后,老人被一个高大男子推着来到两人跟前,诚挚的说道:“谢谢你们送回熙珍,如果方便还请留下来一起吃个便饭吧。”

    秦菲菲也不舍得就这么跟小兔分开了,再说也有些不太放心她那个舅舅和哥哥,所以几乎没做什么考虑就点头答应下来了。

    “会长,时间差不多了。”推着轮椅的壮汉小声提醒道。

    老人点头表示知道,安排了一人陪着秦菲菲姐弟,他则牵着小兔,往最大那间屋子走去。

    “姐,我怎么感觉这地方气氛不太对,要不,我们还是走吧,将来有时间再来看望小兔。”

    秦恒望着窗外一辆接一辆驶入庭院的汽车,总感觉这里像是马上会有什么大事情要发生,于是在秦菲菲耳边小声提议道。

    陪同他们的男子,接了个电话正好出去了,秦菲菲没好气的瞪了秦恒一眼:“你怎么什么都怕,一点都不像个男子,要走你自己走吧,没调查清楚以前我不会把小兔一个人扔在这里。”

    其实,她嘴上说的强硬,心里却也有些七上八下的,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一个个脸色凝重或是匪气十足的男子从他们跟前走过,进到对面那间大屋子里。

    进去的人一看就是大哥级的人物,等级不够的小弟只能杵在门口守候。

    她怎么越看越觉得,这像是烟帮在开大会,门外这些人泾渭分明的分成几股,空气中似乎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

    等大部分的人都进去的差不多了,两名体形壮硕的男子走出来抱着膀子往门前一站,就像两尊门神,用眼神警告着外面的人谁也不许靠近一步。

    “你们这群白痴是怎么办事的!不是他们一家三口不是全扔进海里喂鱼去了吗,为什么还有一个小的活着回来?西坝……我迟早找你们算账!”

    一脸阴鸷的李成俊从拐角走了出来,当发现秦菲菲和秦恒坐在对面的椅子上时,他的表情明显一愣。

    那双凶戾的眸子在两人身上来回扫了几眼,其实秦菲菲已经听懂了大概,却聪明的装起了傻,等李成俊带着一身戾气从他们跟前走过,她手心里全都是冷汗。

    李成俊走到那间屋门前,又回过头盯了他们一眼,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两具尸体一样。

    他走进了房间,神经紧绷的秦菲菲才吁了口气,扯了扯什么都不知道的秦恒,在他耳边轻声说:“听着,我们去找小兔,必须带着她马上离开这里。”

    “姐,你怎么了,小兔不是好好跟她爷爷在一起吗?再说,我们又进不去,”秦恒摊手无奈的说。

    “别说废话,进不去也要想办法,不然要你来干嘛!”

    秦菲菲恨铁不成钢的训了他几句,起身往那间屋子的方向走了过去,鞋跟敲击在地板发出清脆的声响,站在门口那几股人马,几乎同时转头望向了她。

    “我……能不能进去跟你们老大,哦不是,会长说句话。”秦菲菲小心酝酿着说词道。

    被一群人叮着,跟在她背后的秦恒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感觉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小腿不受他控制得打着哆嗦。

    守在门口那两个高大的男子,几乎没考虑就摇了摇头,拒绝了她的要求。

    “只说一句,让我们见见会长的孙女也行,求你们了。”

    秦菲菲苦苦的哀求道,就在这时,里面突然传出砰的一声巨响,像是有人拍桌子发出的声音。

    ……

    椭圆形的会议桌前已经坐满了人,李成俊最后一个进来,径直走到中年人也就是他父亲李正勋的身边坐下。

    “人到齐了。”坐在轮椅上的老人溺爱的拍了拍小兔的头顶,侧过头对另一边带着金丝眼镜的男子说:“那就开始吧,你来替我宣布,下一任会长接班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