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2章 小兔的家
    “你们是华夏来旅游的吧?”

    司机开着车,嘴里竟然迸出了华夏语。

    “也,你还会说?”秦菲菲大惊小怪的道。

    “这有什么,我每天载的那些客人起码有三分之一是来自华夏,为了方便沟通,不止是我们,宾馆酒店还有购物中心也要求学会说华夏语,不然会被投诉。”

    司机侃侃而谈,一口流利的华夏语让两姐弟对他印象还不错,嘴里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听说在你们华夏还有很多人都吃不饱饭,只有过节的时候才能吃的上肉,所以才打破头也想偷渡到我们高丽,你看看这些工地上的工人基本全是偷渡来的华夏人,哪怕他们经常被警察追的东躲西藏,死活就是不肯回国。还有你们这些粉丝,为了追星不远千里跑来这里……”

    说着说着,高丽人狂妄自大的通病在这司机身上展现的淋漓精致,看着他那得瑟的嘴脸,秦菲菲对他那点好感瞬间全无,撇撇嘴毫不留情面的说:“猪鼻子插葱装什么象,屁大点的地方,还以为这里是天堂了?真要打起来,就算十个高丽也要被我们一天抹平,有什么好得意?”

    司机似乎没听出她嘴里的挖苦,摇头一脸认真的辩驳道:“这可不见得,你们虽然人多,但我们也有美利坚这个盟友,真有打起来那一天,谁输谁赢还说不定。”

    这话就连秦恒都觉得听不下去,弄不明白这人是真傻还是假傻,任谁都知道两国真要掐起来,估计他们的盟友才刚察觉,这里就已经被攻陷了。

    这种事以前又不是没发生过,难道教训他们的次数还少吗?

    “行了,专心开你的车吧,不然小心投诉你。”

    懒得跟这种自以为是的人多费口舌,秦恒敲了敲椅背表示会投诉,才让司机悻悻的闭上了嘴,当出租车驶过一条岔道,坐在秦菲菲身旁的小兔注视着窗外的景色,像是回忆起了什么,有些激动的扯了扯秦菲菲的衣袖。

    “欧尼……家……”

    说着她又指了指窗外,小脸上写满了焦急。

    “停车!”

    秦菲菲听明白了她想要表达的意思,急忙娇喝了一声。

    出租车停了下来,司机一听秦菲菲让他把车开进那条岔道,顿时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坚决不肯答应。

    她一问之下才知道,那里属于私人区域,出租车不允许进入,而且听他话里的意思,住在这地方的人拥有强大的势力,招惹谁也最好别去招惹到他们。

    见秦菲菲不肯听劝还是执意要去,司机只抛下一句‘祝你们好运’,就踩着油门跑了,似乎生怕跑慢一点会受到牵连。

    “小兔,这里……真是你家?”

    望着眼前这座砖瓦结构的大屋子,秦菲菲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能在寸土寸金的首都圈内拥有十几亩土地盖房子的人,恐怕比她家以前还要有钱的多,光是围墙后这片草坪,就算用来跑马都足够了。

    “姐,要不我们还是别进去了,先去找大姐吧?”见站在门口那两名烟西装,正用警惕的眼神望向了他们,秦恒不由有些心虚的说道。

    “着什么急,我们只是过去问问有没人认识小兔,他们总不能把我们吃了吧。”

    秦菲菲才没他那么多的顾虑,牵着小兔的手就往大门走去。

    不出意料,她们才刚靠近过去,那两个保镖装扮的男子就伸手挡住了去路。

    “呃……你们认识她吗?她是我无意中捡到的,她可能认识这里的主人。”

    秦菲菲用坑坑巴巴的高丽话,加上肢体语言十分费力的解释道。

    她说的话似乎起了作用,其中一人仔细看了几眼小兔后,似乎有了些印象,对着无线耳麦悄声说聊几句。

    等待了几秒,他像是得到了答复,对他们做了个里面请的手势。

    “谢谢。”

    秦菲菲暗暗松了口气,刚走进青草碧绿的庭院里,小兔就松开她的手,跌跌撞撞往最大那间屋子跑去。

    “阿伯几……俄么妮……”

    边跑,她嘴里一声声呼唤着父母,刚跑到大屋门前,只见一名秃顶的中年男子正好领着群人从门内走了出来,小兔愣愣的停下脚步,当中年人看清她的那一刻,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神色,蹲下身张开双臂说道:“熙珍,真的是你,快到伯伯这里来!”

    小兔却像有些畏惧这人,往后倒退了几步,等到秦菲菲姐弟过来,她忙藏在秦菲菲身后,只露出半个脑袋在外面。

    “是你们救了我的熙珍?”中年男子起身,望着秦菲菲和秦恒,没等回答他又反应过来,改由华夏语说:“谢谢你们能把李熙珍送回家,我是她伯伯,熙珍快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小兔不知为啥会如此畏惧这人,藏在秦菲菲身后晃动着小脑袋,坚持不肯出去与她这伯伯相认。

    这小丫头人小鬼大,尽管还无法表述出心里的想法,但她此时的反应已经能很好说明问题了。

    连着唤了几声,小丫头始终没有回应的意思,中年人的脸上似乎有些挂不住了,笑容僵在那里,站在身后一名五官跟他长的很像的年轻人,似乎脾气不怎么好,嘴上突然骂了句什么,越众而出大步就像李熙珍走去。

    他还没走拢,脸上那严厉的颜色仿佛要抓住小兔揍上一顿,秦菲菲见状,也顾不得他们人多势众,张开双臂将小兔保护在身后,娇声喊道:“等一下,你想干嘛?!”

    “让开!”

    年轻人动作粗暴的推搡着秦菲菲,换来的却是一个响亮的巴掌。

    啪!

    脆响过后,现场鸦雀无声,年轻人捂着被她打中的地方,眼神顿时浮现出狂怒的神色。

    秦菲菲打完他一巴掌也傻眼了,周围起码有几十个男子正用虎视眈眈的眼神瞪着她,从这些人的穿着打扮和那一脸的匪气看来,他们该不会是什么烟帮成员吧?

    “西坝!”年轻人显然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扬手就要往秦菲菲脸上抽回去,秦恒急忙跑上前死死拽着他胳膊,大声嚷道:“姐,快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