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1章 鸽子风
    秦菲菲牵着小兔的手,脚步匆匆的走出大门,秦恒紧跑几步追了上来,不放心的问道:“姐,你冒充大姐写的那信,真的管用么?”

    “废话。”

    秦菲菲扭头横了弟弟一眼,脸上的怒意早已被一抹自得的神色取代,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林风那木头肯定认不出是谁的笔迹,只要他还对大姐有点意思,就绝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她嫁给那个高丽佬!”

    “哦,那万一他明天要是不来呢?”秦恒又老实的追问道。

    秦菲菲脚步一顿,回头望着夜总会大门方向,恶狠狠做出个挥拳动作:“他要是敢不来,本小姐就杀了他!”

    ……

    林风捏着信封翻来覆去,似乎还有些犹豫的样子,等过了好几分钟,他才撕开封口,用两根指头抽出一张还带着香气的信笺。

    将信笺纸打开,一行清秀的小字映入了眼睑。

    “林风,当你见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到了高丽,再过两天,我就要和朴志焕完婚了,可是有件事一直压在我的心头,如果不告诉你,那将成为我永远的遗憾。

    对不起,我也喜欢你……”

    耳边的音乐声渐渐变得微不可闻,林风专注的注视着落款处写着秦嫣那两个娟秀小字,在灯光照射下甚至能看见纸上残留有风干的水迹,脑海里不难想象得出,秦嫣在写下这段话的时候,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一滴滴落在这信纸上面。

    指头摩挲着上面那些泪痕,林风的眼神渐渐的出现了一丝松动。

    难道真要像秦菲菲说的那样,去高丽抢婚吗,可回头又该如何跟王安雅交代?

    林风有些难以决断的离开了夜总会,这个晚上,他竟然罕见的失眠了,倒在床上翻来覆去都在考虑一个问题,去还是不去?

    ……

    早上八点,拖着行李箱的秦菲菲和秦恒还有小兔,已经在机场大厅等待有一段时间了,由于急着赶来机场,三人连早饭都没顾得上吃,还是秦恒跑去买了些点心回来填饱肚子。

    秦菲菲坐在椅子上把小兔抱在怀里,手里拿着块点心喂给小家伙吃,她的眼神却一直盯着机场入口方向,林风还迟迟没有出现,她的心情不由跟着开始急躁了起来。

    小兔像个小淑女一样细嚼慢咽着糕点,哪知道秦菲菲喂进她嘴里的频率逐渐加快,还没来得及彻底咽下去,秦菲菲又拿了一块看也不看就往她嘴里塞,小兔那张小嘴都被塞得鼓鼓胀胀的了,卡的她眼珠直翻,嘴里塞满东西又发不出声音。

    这缺心眼的姐姐却一点没发觉,仍旧盯着入口方向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直到小兔奋起余力拽了拽她衣裳,秦菲菲才像反应过来,低头一瞧,顿时惊呼一声:“呀,小兔你怎么翻白眼了!”

    幸好小丫头机灵,不然差点就死在这位小姐姐手里面了,秦恒瞄了眼时间,在背后提醒道:“姐,还有不到二十分钟了,咱们还没去检票,林风大哥可能不会来了吧,要不你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再等等。”

    眼瞅时间不断过去,秦菲菲也变得不太自信起来,眼神里的怒意却愈发明显起来。

    又过去了五分钟,该来的人却一直都没出现,秦菲菲已经把手里最后剩下那块糕点捏成了团稀泥一样的物体。

    “林风大哥的电话打不通……”秦恒放下手机,满是无奈的说。

    “我们走,这混蛋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他!”

    秦菲菲几乎是咬着牙发誓道。

    ……

    滴滴……滴滴……

    通往机场的隧道此时被堵得水泄不通,就在几分钟前,这里发生了一起严重的多车追尾事故,几辆被撞的破破烂烂的轿车和一辆运货卡车横七竖八停在路上,顿时就把后面的车给堵住了。

    很不幸,林风就在其中一辆被堵住的出租车上,出租车司机不断按动喇叭,可前后都被赌的满满当当,他这车又正好被堵在上千米长的隧道中央,就算飞都飞不出去。

    “奶奶的腿,今天怎么就这么倒霉,刚接第一单生意就遇上车祸了。”司机嘴里抱怨了几句,转头对林风耸耸肩:“不好意思哥们,你也看到了,前面堵成这副吊样,现在咱们是出不去也进不来,只能等拖车来了。”

    林风理解的点点头,低头瞄了眼手机,可能是因为他们身处在隧道正中的缘故,手机居然提示不在服务区,就连想告诉秦菲菲他们一声也做不到。

    ……

    前往高丽首都的航班已经起飞,坐在公务舱里的秦菲菲直到现在还是一脸不岔的表情,拳头紧紧捏着。

    这该死的林风,竟然敢放她鸽子,这仇算是结下了,以后别想还会给他什么好脸色看!

    当别人都在闭着眼休憩的时候,她嘴里还在喃喃自语的咒骂着林风,可想她此刻的心情有多糟糕,就连路过的空姐似乎都感受到了从她身上散发出了浓厚怨念,有些心惊胆颤的瞥了这方向一眼。

    经过快三个钟头的飞行,飞机降落在仁川机场。

    朴志焕听说她们今天要来,特意安排司机站在接机口手里还举着牌,秦菲菲瞄了眼对面的司机,只当没看见,牵着小兔加快脚步往前走去,拖着个行李箱的秦恒落后几步,他也注意到了司机的存在,追上秦菲菲好心的提醒道:“姐,来接我们的司机在那头。”

    “我又没瞎难道看不见,需要你多嘴?”

    秦菲菲还没消气,说话跟吃了枪药一样,咄咄逼人的很,秦恒老实巴交的也不跟她犟嘴,只是憨憨的笑了笑。

    “笑什么笑,还不去叫辆出租,我们自己坐车过去,谁稀罕坐那小白脸的车。”

    按照秦菲菲的意愿,三人上了一辆出租车,朴志焕的司机还在门口傻傻的等着,秦菲菲拿出手机,瞄了眼上面的地址,抄着结结巴巴的高丽语告诉对方他们要去的地方。

    还别说,她为了能跟小兔正常交流,这几个月还恶补了一番高丽语,跟人沟通完全没问题,至少司机就听明白了,发动车子,朝着富人居住区驶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