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7章 终结罪恶
    哐当!

    三个人几乎同时摔在长满青苔的地板上,不可一世的古谷龍之介不停抽搐了几下,才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松开勒在他脖子上的甩棍,林风就跟浑身散架似得,四肢大张着瘫在那里,千叶美佳也比他好不到哪儿去,除了胸口还在微微起伏,苍白的脸色瞅着就跟死人没什么两样。

    不知什么时候,那些残存的东洋人已经逃的没影了,喘了好几口粗气,林风才用衣袖擦了把满脸的血迹,以手支撑着身体,徐徐站了起来。

    “林风,呜呜……”

    花了一番力气才把王安雅放了下来,外表假装坚强的女总裁见到他此刻浑身浴血,居然抱着他嗷嗷哭了起来,那副梨花带雨的模样,看着就让人揪心。

    “对不起,害你受苦了。”

    林风轻抚着她消瘦的背脊,满是歉意的在耳边说道。

    死里逃生的王安雅光顾着哭了,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是不停的摇着头,在她看来,林风为了救她连自己命都不要了,或许这就是值得她托付终身的理由,之前对他那点猜疑和不满早都已经烟消云散了。

    千叶美佳在外人面前,就是一个冷血的杀手,林风跟王安雅亲亲我我的时候,她伸手拔出插在古谷龍之介嘴巴里的武士刀。

    扑哧一声,一股血箭从他嘴里飙飞了出来。

    千叶美佳提着刀走到还在苟延残喘的乔森面前,作势就要杀人灭口。

    瞅着眼前这把泛着寒光的武士长刀,乔森似乎已经预见下一秒自己人头落地的画面,身体没由来打了个哆嗦,求饶的话他是如何也说不出口,只能眼睁睁看着美佳将刀举过了头顶。

    “别杀他。”

    还好王安雅没有光顾着温存,及时发现了千叶美佳的举动,不然乔森这下就死的太冤枉了。

    得到林风的应允,千叶美佳才酷酷的放下刀,锵的一声插回刀鞘,转身不再管乔森的死活。

    乔森探长的断手被林风用塑料袋装了起来,只要送医及时,还有可能接的回去,乔森打了一通电话,痛的冷汗直冒的望着他们三个,却见他哆嗦着从上衣口袋掏出把车钥匙,抛了过去。

    “你们走吧,等下我的人一来,就走不了了。”乔森显然已经放弃了抓捕林风的想法,或许在他看来,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而现在想置他于死地的敌人是米洛斯议员,而不是眼前他们三个。

    三人坐上了乔森的汽车,原本林风打算开车来着,心疼他伤势的王安雅,抢着坐进了驾驶位置,在林风的指点下,汽车在公路上飞驰了半个多钟头,才到达一处僻静的海滩。

    那艘蛋壳式的小船被林风藏在一片茂密的灌木里,三人费了不少的力气才把它重新拖回海里。

    林风在控制台上按下几个钮,透明护罩从头顶降下,在两女的惊异声中开始缓缓下潜。

    王安雅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神奇的交通工具,那双美眸瞪得溜圆,好奇宝宝一样注视着海面下美丽的风光,千叶美佳却要显得淡定不少,经过最初的惊讶过后,她一个人靠在后排,闭着眼睛鼻子里竟然发出轻微的鼾声。

    少了她的干扰,王安雅回头盯着林风,一脸认真的说:“林风,你能不能答应我,往后不管有任何事情都别再瞒我了好吗?”

    “我……”

    林风看见她含情脉脉的眼神,最终闭上嘴用力点了下头。

    “你对我真好!”

    经历过一番生死,女总裁像是忘记了矜持,动情下居然主动抱着林风献上了香吻。

    我不骗你,只要是在不违背原则的前提下……

    林风心中不忘补充了一句,立刻向她还以颜色,直到对方用鼻音发出一阵抗议,这才松开了她。

    就在两人忘情投入的时候,坐在后排假寐的千叶美佳,正把眼皮挣开道缝隙,带着几分羡慕的默默注视着他们。

    蛋壳船的移动速度飞快,而且续航能力极强,天烟的时候就驶出了美利坚海域,按照导航的指引,很快就找到了那艘‘朝阳’号货船。

    机械吊臂接回了蛋壳小船,开足马力往深海航行。

    王安雅与周可可见了面,两人都刚经历过一场险死还生的冒险,免不了一阵唏嘘。

    奇怪的是肖心琼明知道他们回来了,居然没有露面,林风也管不到她是怎么想的,现在治伤要紧,带着千叶美佳就自己找到医务室去了。

    要论起伤势的程度,林风肯定要比女忍严重的多,不但肋骨断了几根,就连之前那些已经结痂的伤口,几乎也全给崩裂了,远远看起来,就像个血人。

    可能是超能干细胞起了作用,让他即便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势,除了有些疼痛和虚弱外,还能行动如常,而美佳就要惨的多了,哪怕经过了治疗,不在病床上躺一两个星期休想能恢复过来。

    趁着治疗的时候,林风问起了关于她弟弟妹妹的事,他心里其实也挺愧疚的,当初答应了人家要帮她弟弟妹妹救出来,却因为各种事情耽搁,一拖再拖,最后还要她自己铤而走险,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回去救人。

    一旦被宫本家族发现千叶美佳这个叛徒还活着,恐怕会倾全族之力追杀她不可,就连她弟弟妹妹也性命难保。

    “我回到了家乡,弟弟妹妹早已经不知所踪,听说,秋田会最近几个月招募了大量的少男少女,我怀疑宫本家族把他们送去了那里,所以才隐姓埋名投靠了古谷龍之介,结果又在美利坚遇上了主人您。”

    谈到失踪的弟弟妹妹,千叶美佳的眼神瞬间黯淡下来,家人是支撑她的精神寄托,倘若弟弟妹妹遭遇了什么不测,她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最近几个月……”林风沉吟着不知该不该说,秋田会这段时间不就忙着基因战士的研究嘛,所以有一种可能性最大,她的弟弟和妹妹可能已经成为了实验对象。

    他们为了研究所谓的基因战士,像这种丧心病狂的事也不是做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