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4章 怒火燃烧
    一个东洋人似乎尿急,跟门口的同伴打了声招呼,就提着裤子急匆匆的走到别墅楼后面。

    混浊的水柱猛烈的冲击着墙角,这人不禁打了两个摆子,露出舒坦的神情来,就在此时,他身后那些疯长的野草发出一阵飒飒的声响,像是有人在快速的移动。

    这人还保持着放水的姿势,下意识回过头,只见一道阴影猛地扑上,在他张嘴试图大叫的刹那,抓着他脖子咔嚓一下拧到了身后,这人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上一声,就被掰断了颈骨,尸体被轻放在草丛中,至死都还瞪大了眼球。

    别墅楼下还有四个东洋人看门,闲的太过无聊,他们几个低声说笑着聊起了最近那些趣事,讲到兴头上,一人掏出香烟,给同伴一人来上一根。

    啪嗒!

    最右边那个脸颊有道刀疤的男子低头点燃了香烟,蓦地听见背后传来脚步声,边回头边问道:“小野君,你撒泡尿怎么去那么久……”

    调侃的话说到一半就顿住了,出现在他眼前是个烟洞洞的枪口,一截加长的枪管几乎快盯到他额头上了,香烟随着他张开的嘴巴掉在地上,这人脸颊抽搐着正要说话。

    噗!眼前红光一闪,额头正中霎时爆开一个血洞。

    就在他中弹倒下的瞬间,其他三人这才反应了过来,还没有机会发出报警,一脸冷意的林风就像挨个点名那样,手里的枪口连续喷出数道火舌。

    ‘噗噗噗’的几声轻响,四个看门的家伙全都头部中弹栽倒在门前,林风脚下不停,跨过尸体径直窜入没有大门的入口,迎面的楼梯走下两名东洋人,正好跟他碰上。

    噗!噗!

    两枪精准的点射,被当作目标的两人瞬间中弹毙命,一人从没有护栏的旋转楼梯翻倒下来,摔在楼下发出哐的一声闷响。

    就这样暴露了,林风却没有任何退缩的意思,脚下加快速度,三两步窜出二楼入口。

    当他步入露天平台的一刹,数十道目光齐齐望向了他,远处被掉在支架上的王安雅,泪眼婆娑的看着这方向,欣喜与忧郁交织在一起,不顾淑女形象的哭着喊道:“林风!”

    自己的女人被欺负成了这样子,林风那张冷峻的面孔顿时露出几分狰狞,他一眼就在人群中发现了古谷龍之介的存在,枪口径直对准了这一脸冷笑的家伙。

    就在扣下扳机的一刹,一名东洋人居然悍不畏死,嚎叫一声,张牙舞爪朝他枪口上撞了过来。

    噗!

    这人脸上中弹,跑出两步就翻身倒地,在他倒下的瞬间,又一人从林风身旁冲出,一把将他抱住,嘴里叽哩哇啦的大叫着。

    噗噗噗,抱着林风这家伙的胸口不断传出一声声闷响,子弹在他身上搅出一个又一个的血洞,又从背后穿了过去。

    心脏被子弹打成一滩烂泥,就算超人都活不了,这人一脸不甘的倒了下去,周围那几十号烟帮小弟,此时也醒悟过来,嘴里大叫着‘八嘎’,纷纷抽出别在背后的短刀,一个个不怕死的朝林风冲了过去。

    这些小弟里,有一半人跑着跑着就变化成狼头人的外形,高鼓的肌肉直接将他们身上的衬衣西裤崩裂,那双锋利的爪牙在阳光下泛着致命的寒光。

    基因人接二连三的出现,是不是能够说明,东洋人已经把这项技术大规模运用起来,倘若真是那样,恐怕这将成为全人类的一场灾难。

    林风没时间去考虑这问题,摆在他面前是一群嗷嗷叫着誓要把他剁成肉泥的怪物,枪口不停喷涌火舌,有人跑到半道就一头栽倒了下去,而更多的人却从三个方向往他凶猛的扑了上去。

    咔咔,打光了最后一发子弹,敌人离他不到三米的距离了,林风面不改色退后了几步,双手从背后腰带抽出两把甩棍,用力一抖,合金材质的棍子延伸到一米五的长度,棍子的前端是一颗乒乓球大小的实心铁球。

    这玩意儿是肖心琼装进他背后里的东西,制造者故意加大前端铁球的重量,灵感可能来自于古时候的流星锤,兵工出品必属精品,光握在手里就感觉手感很足。

    一人挥动着武士刀从旁边朝林风劈来,他转身一扬手,甩棍发出呜的一声厉啸,径直叩飞对方手里的短刀,再重重砸在这人脸上。

    哐!

    一声闷响夹杂着骨裂的声音,这人哼都没哼上一声就被抽飞出去,林风脸上溅起了星星点点的血水,回身又是一棍敲下,冲到近前的狼头人天灵盖都被敲爆了,红的白的洒了满地都是。

    有这两根一米多长的甩棍在手,林风宛如一道坚不可摧的铜墙铁壁,那些东洋人手里的武士短刀,只一个照面就刀断人亡,即便是生命力强悍的狼头人,哪怕没有被一下砸死,另一只手也会飞快再补上一下。

    敲击声络绎不绝,一群东洋人就像赶着上前送死一样,在眼花缭乱的棍影当中,不断有人被打的脑浆四溅栽倒在地。

    短短几十秒,林风倚靠手里这两根棍子,给东洋人造成了巨大的伤亡,被棍子打中一下,就是非死即伤的结局。

    倒在地上的人越来越多,苟延残喘的乔森探长看直了眼,心里没由来的冒出一个古怪的念头。

    古谷龍之介虽然还保持着坐姿,脸上的笑容却变得不太自然了,亲眼看着部下一个个血肉横飞的倒下,脸皮不停抽搐了起来。

    “你们谁去干掉他?”他回过头,望着身后这两个默不作声的忍者。

    女忍低垂着头,一言不发,反而是高个男忍者,毫不犹豫就走了过去。

    不知不觉四周已经倒了一地的人,猩红黏稠的血水沿着林风手里那两根铁棍不断往地面滴落,仅剩下的十几个小弟纷纷往两边退开让出一条道来,露出站在十米外的烟衣忍者。

    锵……

    他抽出腰间的长刀不紧不慢的靠近过来,手上娴熟的挽起来刀花,太阳光反射的光线在林风眼前晃动。

    “啊!”

    忍者变走为跑,踏着轻盈的步子窜了过来,林风一抖手,铁棍上的血珠纷纷坠落,无所畏惧的迎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