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3章 自身难保
    当着所有人的面,古谷龍之介这两个手下,竟然不知廉耻的扯掉了上衣,接着连裤子也脱掉了,浑身上下就只剩一条兜裆布还裹着。

    王安雅这种类型的女人,属于极为让人容易产生征服欲的那种,两人显得有些急不可耐走了过去,古谷龍之介的嘴角挂着抹邪笑,淡淡的说:“考虑的怎么样?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你要还是不肯说,在场每一个男人将会十分乐意跟你发生点什么。”

    “无耻!”王安雅面红耳赤的怒骂道,换回的却是一阵极其猥琐的笑声。

    两人搓着手一左一右靠近了过来,光是他们脸上那恶心的笑容,就让王安雅感觉一阵反胃,当即挣扎着,手被捆住就用脚不断的踢蹬。

    落在别人眼里,她就像一条犹自垂死挣扎的鱼,等待她的将是难以想象的炼狱,看上去既可怜又可悲。

    虽然她拼尽全力的反抗,但却并不具备任何威胁,其中一人伸手抓住了她踢来的右脚,嘴里发出嘿嘿的笑声,然后十分变态的取下她的鞋子,放在鼻子上用力嗅了几口。

    王安雅脚踝被他抓着无法动弹,嘴里只能发出一阵无助的尖叫声,古谷龍之介翘着腿,一手托着下巴,好整以暇的看着眼前的画面,似乎完全没有要叫停这两个手下的意思。

    忽然,他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回过头看着身后那名身材娇小的忍者,淡淡的问:“你是不是很不满他们这样对待一个女人?为什么我会感觉到你心中的怒意?”

    背后的女忍急忙低下头,既不承认也没否则,不过刚才那阵无形的杀意却瞬间消失无踪了。

    古谷龍之介盯着她,脸上的笑容敛去,带着不容违背的语气说道:“华夏是我们生生世世的死地,他们任何一个人都不值得你去同情,记住,我希望不会再有下次。”

    高个忍者也扭头望向了她,冰冷的眸子里像是带着几分不解,女忍忙把头压得更低,恭恭敬敬的道:“哈伊!”

    尽管她表现的服服帖帖,但右手却始终放在离武士刀最近的地方,看似很自然的一个动作,却出卖了她的内心。

    古谷龍之介似乎并没留意到这一点,或许在他以为,忍者绝不可能背叛自己的主人,所以并没继续在她身上浪费更多时间,转过头津津有味欣赏着接下来的好戏。

    “给我住手!”

    眼看王安雅就要惨遭毒手了,作为联邦探员的乔森和他身边那些同事,再也无法对此事保持沉默了,他带着人一脸气愤的走到古谷龍之介跟前,手指着对方鼻尖命令道:“让你的人放开她,你们没权利这么做。”

    见他挺身而出,女忍渐渐松开了捏住刀柄的手掌。

    古谷龍之介昂头瞅着乔森,嘴里带着几分戏谑的说:“如果我说不了?”

    “这里是美利坚,轮不到你们东洋人指手画脚,我数到三,你要是不放开她,后果自负!”乔森探长一脸认真的说道,身后那几名下属,已经纷纷掏出了手枪,警惕的注视着四周那些眼神凶恶的东洋人。

    古谷龍之介脸上依旧保持着微笑,只是那白色的眼珠却在散发着寒意。

    “一、二……三!”

    乔森嘴里刚刚数到‘三’,古谷龍之介却闪电般出手了,一把捏住了指着他鼻尖的手指,在乔森完全反应不过来的情况下,快速往后一拧。

    咔……食指以奇怪的角度弯曲到了手背,乔森不禁痛叫一声,但他毕竟是经验丰富的老探员了,哪怕一只手此刻剧痛无比,另一只手却也没闲着,飞快去拔出腰间枪套的手枪。

    正在他刚刚把枪套抽出来的一刹,高个忍者只是身影一晃出现在他眼前,寒光乍现,乔森只觉眼睛一花,把枪举到一半的左手手腕处,突然飚血一股血箭,整只手掌都被整齐的砍了下来。

    这一切只在电光石火之间,乔森捂着血流不止的断手倒了下去,他身旁一名下属正要开枪射击,而高个忍者却像魅影一样出现在这人的背后,锋利的刀尖从穿他后背噗嗤一声进入,又从胸前钻了出来。

    砰!

    有人朝忍者开了枪,近在咫尺的距离下,忍者只是微一偏头,子弹从他脸边飞走了,这人还没有扣下第二枪,两条胳膊连同手枪一起径直脱离了身体,他刚要惨叫,一缕寒芒从喉间闪过,暗红的血水瞬时喷溅了出来。

    高个忍者让这些白种人见识到什么才叫强大,五六个训练有素的探员甚至连汗毛都没碰到一根,当他站在几人中间,反手‘锵’的一声将刀插回刀鞘,几名探员的咽喉处纷纷出现一道丝线般细小的红痕。

    忍者不再看上他们一眼,转身回到古谷龍之介身后站定,面无表情的抱着手,就像只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接二连三的重物坠地声从背后传来,因为剧痛而表情扭曲的乔森,满头大汗的看着古谷龍之介,喘气着咒骂道:“你们就是一群疯子,联邦调查局不会放过你们的……”

    “放心,他们只会以为是那个华夏人杀了你们,跟我可没有半点的关系。”古谷龍之介微笑着说。

    “为……为什么要这么做……”血液正在快速的流失,为了减缓失血的速度,乔森紧紧箍着伤口,一脸难以理解的问道。

    在他之前想来,这些人就算再嚣张,也不敢在美利坚的地盘上把他们怎么样,现在才知道他大错特错了,东洋人选择这地方,恐怕一早就抱着把他们一起干掉的想法了。

    “怪只怪你们不该搀和进这件事,米洛斯不想你们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我只是顺手帮他个忙而已。”古谷龍之介冷冷的笑着道:“别太难过了,你现在还有点用,所以我暂时不会杀了你……”

    说完他似乎真担心乔森就这么挂了,招手叫来一人,替他把伤口简单的进行了一下包扎。

    血虽然暂时是止住了,可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几个同伴,乔森眼中却露出痛心疾首的神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