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2章 残忍的手段
    古谷龍之介丝毫没有任何要怜香惜玉的意思,这一巴掌十分响亮,即便站在门外的人都能清楚听见。

    王安雅哀鸣一声,娇躯瞬间栽倒在地上,那张美丽的脸颊上,赫然多了个鲜红的指引,还没等她缓过气,古谷龍之介竟然用脚尖挑起了她的下颌,充满蔑视的眼神盯着她问道:“刚才你把什么从窗口扔出去了?”

    不管是作为一个女人,还是女总裁的身份,王安雅从没被人如此的粗暴对待过,俏脸顿时就肿了起来,她唯一能做就是咬紧嘴唇,毫不畏惧的怒视着这高高在上的家伙,美丽眼眸中闪耀着愤怒的火焰。

    古谷龍之介似乎也被她这眼神给激怒了,突然抓住她衣襟,十分粗暴的把她提起来跟自己面对着面,语气森冷的威胁道:“你以为什么都不说就没事了?我有无数种办法让你生不如死,你最好别惹我生气,说!”

    最后一个字他几乎是吼着说道,王安雅的耳膜被震得嗡嗡作响,但仍旧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两人对持了数秒,古谷龍之介忽然松开了她,呵呵笑了两声,嘴里不断重复道:“很好……”

    王安雅停着这充满寒意的笑声,没由来娇躯一颤,就在她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古谷龍之介突然又一次伸手,抓着她衣服前襟,猛地往两边一扯。

    嘶……

    随着一声破响,王安雅衣服的领口瞬间被撕开一道大口,粉嫩的脖颈连同里面的白色胸围都毫无保留暴露在这个陌生男子眼前。

    “啊!”

    王安雅捂着胸口尖叫一声,再难保持镇定,用力试图挣开这禽兽的束缚,非但没有起到作用,反而衣服的破口被越扯越大。

    “我说过了,有无数的办法让你把什么都告诉我!”

    古谷龍之介抓着她的衣衫,面目狰狞的威胁道,就在他做出下一步举动时,再难忍受他胡作非为的乔森闯了进来,用枪指着古谷龍之介的背影,无视那两个杀气腾腾的忍者,大声警告道:“古谷龍之介,立刻放开她,听到了吗!”

    跟在他身后的几名探员,也纷纷掏出手枪,如临大敌般对准了这个家伙。

    古谷龍之介面容扭曲的转过头,只见他额头那些皮肤下鼓出的青筋,就像蚯蚓一般在里面不断蠕动着。

    不知为何,明明拿枪对着这人,乔森心头却一点底都没有,就像自己面对的是只野兽而不是人,沉默了几秒,古谷龍之介笑了笑,那狰狞的模样即便笑着也感觉十分渗人。

    古谷龍之介似乎还不想跟他们撕破脸,手一松,王安雅脱离他的掌控,浑身发软的跪倒在地板上。

    乔森见状也收回了枪,气氛稍稍缓和一些,去到楼下的人很快又跑了回来,对众人摇摇头说:“我们仔细找过了,什么都没找到。”

    王安雅刚才明明扔了一张纸条出去,现在却不见了,她心中不禁一动,那不是说明林风一定就在附近。

    古谷龍之介似乎也想到了同一点上,低头瞄着跪在地上的女人,语气森然的道:“他就在这里,我已经感觉到了……”

    他说的没错,此刻林风手里捏着那张纸片就在宾馆对面一家冷饮店里坐着,透过落地窗,正好看见王安雅被一群人挟持着走了出来,她那红肿的脸颊十分显眼。

    王安雅被塞进了中间那辆车里,一群人相继上了车,车队在两辆警车的护送下驶离了这里。

    车队很快消失在马路尽头,当性感的女服务员端着杯冰镇果汁过来,试图顺便跟坐在这里的帅哥调**时,人却不见了踪影,桌上还摆着排亮闪闪的物体,等她走近一瞧,小嘴里不由惊呼失声,那些发光物竟然是一枚枚的硬币,被人强行给按压进了这张实木桌面里。

    车队最终到达一片风景秀丽的野外,一连排破旧的别墅楼屹立在其中,由于长期无人打理,这些墙体遍布青苔,门窗上的玻璃早已破碎,只剩下空洞的塑料边框,原来烂尾楼不止华夏有,在美利坚也有。

    这地方远离市区,倒是个杀人抛尸的好去处,当乔森见到这荒草丛生的画面时,眼角不禁一抽,他忽然有种预感,东洋人选在这里,绝不止是为了抓住凶手那样的简单。

    古谷龍之介却并不在乎他怎么想,率领着几十名手下进入最左侧一间别墅楼里,别墅的二楼有一个露天平台,按照古谷龍之介的指点,手下很快就找来一些废弃铁管,在上面做了个三角形的支架,然后用铁链捆绑着王安雅的双手,把她吊了起来。

    双脚离地的王安雅,全身重量都落在双手上,手腕娇嫩的皮肤已经磨破了皮,周围红肿一片,加上室外接近四十度的高温,汗珠掉在地上瞬间就被蒸发了,这倔强的女人却始终咬着牙一言不发,才坚持了不到一刻钟,她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无比。

    乔森探长几次想要出声阻止他们这种滥用私刑的行为,却又像顾忌什么,最终隐忍了下来。

    手下忙活了半响,有人搬来了躺椅还有遮阳伞,古谷龍之介躺在椅子上,手指头夹着雪茄,饶有兴致的注视着被吊在半空的女人。

    “我说过,有无数种办法让你生不如死,你的坚持没有任何意义,不如痛快的说出来,这样至少能少受些折磨。”他好整以暇的劝道。

    这家伙抄着一口流利的华夏语,只让乔森等人听的满头雾水,王安雅无动于衷的低垂着头,仿佛昏过去了似得。

    “看来,你是不打算配合了。”

    古谷龍之介自说自话道,即便得不到回应,他也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伸手对着旁边的手下一勾指头,对方立马明白过来,嘴里‘哈伊’了一声。

    两个东洋人越众而出,肆无忌惮的脱下上衣,然后又动手解起了皮带扣,直到这时,王安雅的娇躯才微微一颤,似乎已经想象到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