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8章 噩梦
    “怎么会这样?我们又没犯法,为什么不能走!?”

    一听对方不让王安雅离开,身边这些员工顿时不干了,纷纷激动的嚷了起来。

    在美利坚这种强权国度,一群亚洲人的抗议并不能引起足够重视,眼看两名机场警察朝这方向径直走了过来,王安雅忙制止众人的骚动不满,朝工作人员问道:“那她们可以离开吗?”

    “ok,她们护照没有问题。”

    “谢谢。”

    王安雅回过身,脸上带着微笑:“小琪,你和大家先走,我处理好后,会坐下一个航班回去。”

    这事众人怎么可能答应,纷纷要求留下来陪她一起。

    王安雅心知她们留下不但帮不上忙,可能还会陷入不必要的麻烦当中,于是当机立断,把小宝委托给了徐晓琪她们照顾,只她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陌生的国度。

    送走了她们,王安雅才独自离开机场,有两个鬼祟的身影,似乎唯恐她用别的方法逃离境内,始终寸步不离的紧跟在身后。

    ……

    情况比预料中的要好,到了中午的时候,周可可竟然醒转了,就像只是做了一场噩梦,翻身就从病床上坐了起来。

    “病人醒了?”

    女护士端着托盘从外面进来,当周可可猛地转过头来的一刹,三十多岁的女护士突然露出见了鬼一样的表情,扔了东西调头就跑,盘子里那些瓶瓶罐罐瞬间掉在地上,噼里啪啦碎了一地。

    “这人有病?”

    周可可脑子还有些不太清醒的嘀咕一声,忽然想起她中弹前的那一刹,不由疑惑的看着四周。

    这是哪里?

    看起来也不像是医院,这间房就是个长方形的盒子,旁边的监护仪还在发出‘滴滴’的声音。

    周可可似乎感觉不到伤口带来的疼痛,纳闷的晃了晃脑袋,一把扯掉连在身上那几根导线,正要下床,忽然感觉嘴唇上有些痒痒,当她抬起手臂准备去挠痒时,却被手背上棕褐色的绒毛,和指头前端那几根尖利的指甲惊呆了。

    大约过了三五秒后,集装箱里传出一声竭斯底里的尖叫。

    肖心琼正和被纱布缠的像个木乃伊一样的林风聊天,听到这声穿透力极强的尖叫,两人脸色同时一变,拔腿就跑了出去。

    此时,充作病房的集装箱外,已经站了好几个人,这些受过专业训练的特工人员,大多手里捏着武器,脸上带着惊慌的神色,房间里传出周可可的哭泣声,那悲呛的哭声听着有几分生无可恋的味道。

    看起来,一直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林风的脸色阴沉下来,肖心琼回头给了这几人一个不要轻举妄动的眼神,这才扯了扯林风,当先往集装箱里走了进去。

    屋子的地上到处都是被抛弃的物件,枕头棉被输液瓶子,就连唯一那盏灯泡也掉在地上摔成了碎片,昏暗的环境中,只能隐约看见远处的床上有个卷缩的人影,可怜的周可可正趴在膝盖上哭的正伤心。

    林风正要上前,却被肖心琼给一把拽住了,只见她弓下腰轻轻拿起掉在地上的托盘,朝着周可可所在的方向扔了过去。

    铝制托盘在空中旋转着眼看就要打中那团卷缩的身影了,周可可的哭声突然止住,几乎条件反射般回身就是一爪拍下,半空中的托盘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哐当一声掉在病床下面。

    托盘上赫然多出几道给割破的痕迹,肖心琼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心头暗暗咋舌不以,这基因药水的强大功效简直超出了预计,竟然能令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在短时间内就拥有了高手一样的反应速度与破坏力。

    光是她一爪撕裂铝制托盘的能力,就足以令人惊叹,反倒是周可可现在的模样,就不是她所要关心的了。

    “可可,是我!”

    林风刚一说完,病床上的周可可身体一蹭就从病床上窜了过来,几米的距离转瞬即逝,林风伸手想要把她接住,谁知却被这股巨大的冲撞力撞的脚下不稳,一同翻倒在地。

    周可可的反应出乎了两人的意料,居然一下就把林风给扑倒在地上,正当肖心琼拿出电击器准备从背后给她一下时,却听周可可带着哭腔嚎道:“林风快救我!”

    听到她说话了,林风总算松了口气。

    还好,周可可没有丧失理智变成一只真正的野兽,被她压在身下的林风忙朝着肖心琼摆摆手,以免她冲动出手伤到周可可。

    绝望中的周可可见到林风,简直比亲人还要亲,紧紧抱着他就稀里哗啦的哭嚎起来,真是无比伤心难受,性感的身段在他怀里一抽一抽的,眼看哭的都快要闭过气了。

    “乖,别哭了,快起来让我瞧瞧,到底怎么了?”林风像哄小孩一样,轻抚着她背脊柔声安慰道。

    “怎么会这样,我不想活了,呜呜呜……”

    周可可还是一个劲的哭着,由于抱的太紧,双手上那锋利的指甲已经陷入了林风肉里,白色的纱布顿时又被染红了一片。

    “能不能先让我起来,只要人没事,总会有办法解决的。”林风忍痛劝道。

    “我不要,我现在一定丑死了,不想活了!”

    “我像你保证!”

    林风哄的口水都快干了,周可可总算松开了手,抽泣着站起了身,看了眼站在一旁的肖心琼,毕竟是一起共患难过,她还没太大的反应,当几名医务和特工人员进屋时,她眼神陡然一凛,声音尖利的叫道:“都出去,我不要见到你们!”

    这妞的情绪目前还很不稳定,林风抱着她,一面轻声安慰,一面朝进屋这几个人摆摆手,等到他们全都退出去以后,周可可才稍微平静一点。

    “你如果一直不让我们看,就算有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啊。”林风晓之以理的劝道。

    “可是,我现在的模样一定很恐怖,我不敢看。”周可可趴在他肩头,抽泣着道。

    肖心琼从外面拿出一个灯泡装上,没得到允许,她也没擅自打开灯,过了好一会儿,周可可才像鼓起勇气离开林风肩头,泪眼婆娑的道:“假如你们看见了我的样子,会不会把我关在笼子里面?”

    等得到林风再三保证后,她才缓缓点头答应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