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1章 一路逃亡
    在两人的一番连哄带吓中,周可可总算老实许多,双手摆弄着那把没有子弹的空枪出神,在没有体会到生死一线的那种滋味前,也许给她的感觉只是惊险与刺激。

    一路上这妞的话特别多,要不是还有些担心被杀了灭口,她肯定会挤到前座跟两人唠唠特工的事情。

    “别说话,前面有人。”

    肖心琼冷着脸提醒一声,吓得周可可赶忙闭嘴。

    suv的引擎声降低不少,只见一列警车闪着灯从前方岔路口呼啸着而过,见此情况,肖心琼只好改变路线,等它们都走远了后,才驶入另一条岔路。

    为了避开像这样成群结队的搜寻车队,肖心琼驾驶的极为小心,每次总捡那种僻静的小路行驶,绕了几十公里才回到正道上,正准备加速前行,汽车却在这时耸动几下,歇火了。

    这车能坚持到现在已经算是个奇迹了,林风打开引擎盖一瞧,当即摇了摇头,放弃了修理它的打算。

    “距离农场还有二十多公里,我们只能走着过去了。”肖心琼收拾了一个简单的包裹背在背上,一手拿着平板电脑导航,林风拿着霰弹枪负责警戒,战斗服上的血迹已经凝固,伤口也止住了,只是失血过多,让他感觉特别的疲累。

    周可可最后一个下车,没忘把身边那个烟色的手提箱拿上,三个人里,也就她毫发无伤,刚从车上下来,一阵夜风拂过,仅在身上套了件t恤的她,不禁被冷的打了个哆嗦。

    凌晨是一天当中最冷的时候,室外温度也就只有少少几度,她除了这件宽大的t恤,里面穿着不保暖的泳衣,不冷才怪,林风从车里取出自己的外套给她搭在肩上,那刺骨的感觉才消减一些。

    三人深一脚浅一脚在田野间前行,眼前乌漆抹烟的一片,林风和肖心琼还能勉强适应,周可可的日子却不好过了,连摔了好几个跟头,脚上的一只凉拖鞋都不知掉在哪里去了,最后全靠林风扶着她走,才在天亮以前到达了事先约定的农场。

    眼前几间木屋静悄悄的,空地上已经长满了野草,农场的主人似乎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周围也没发现任何可疑的迹象,三人藏在阴暗的角落观察了一会儿,确认没有警察藏在四周,这才小心翼翼走了出去。

    拼命逃了一晚,连口水都没喝上,此刻三人的嗓子都干的快要冒烟了,趁着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他们决定暂时在这里休整一会儿。

    林风走到那间最大的木屋前,房门上了锁,拧了几下没能打开,他只好一胳膊肘将上面的玻璃砸碎,把手从窟窿里伸进去,咔嚓一声就打开了门锁。

    木质地板蒙着层薄灰,这里的主人也许外出未归,也许遇到别的事情,壁炉上摆着白人老夫妻的相框,正一脸慈祥看着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饭桌烛台上还有燃到一半的蜡烛,林风将蜡烛点燃,四处扫了几眼,然后才走到门前招呼两女进来。

    厨房里被打扫的干干净净,没见到任何能吃的东西,三人只好灌了几口凉水,周可可半躺在沙发上歇气,揉着可怜的脚丫,肖心琼从卧室找了个急救箱出来,里面有纱布和一些消毒碘酒。

    “我们还能休息两个小时,早上七点的时候出发,再往前走两公里就到了海岸,到时会有人来接应咱们。”她一边处理着身上的伤口,一边头也不抬的说。

    “嗯,知道。”

    林风拿着烛台走到一扇紧闭的木门前,轻轻一推门就开了,这是一间普普通通的储物室,除了放着一堆杂七杂八的物品,墙壁上挂着个成年的麋鹿头,就在墙角的柜子里,还摆着把年代感十足的kar98k毛瑟步枪,这可是二战时期德军狙击手的制式装备。

    从墙上的麋鹿头不难看出,屋子主人平时非常喜欢狩猎,也对这把枪极其钟爱,核桃木的枪托油光发亮,这必然是经常使用的缘故,除了这把古老的狙击步枪以外,似乎也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林风关上门走回客厅,短短几分钟时间周可可已经睡姿不雅的仰着头在沙发上睡着了,肖心琼也把身上的几道伤口大概处理了一遍,正把作战服重新穿上。

    见到林风出来,她脸上并没任何羞涩的神色,当着他的面将拉链拉上,才勾了勾手说:“过来,你身上的伤口必须尽快处理,以免感染。”

    “你在沙发上休息会儿,我自己来就好。”

    当林风褪下作战服,凝固的血水将他伤口的皮肉黏在了一起,每撕开一点,刚刚结痂的伤口又开始流血,即便肖心琼只是看着他一点点撕开粘在上面的衣服,都感觉头皮直冒冷汗,林风却像感觉不到痛似得,除了呼吸稍重一点,脸上基本没有任何改变。

    好不容易褪掉了这身连体服,他身上唯一那条大裤衩几乎已经被染成了红色,直到亲眼看见他前胸后背上的伤口,肖心琼才意识到他伤的有多重。

    特别是胸口位置,猫女的利爪在上面留下一片纵横交错的伤口,几乎见不到一块好肉,有些翻卷的皮肉中,甚至能看见里面白森森的骨头。

    “你坐下,我来帮你擦药。”

    肖心琼不由分说,以命令的口吻让林风在沙发上坐下,刚刚睡着的周可可也被惊醒过来,睁眼就见到林风那满身狰狞的伤痕,捂着嘴难以置信的惊呼道:“怎么弄成这样,你……难道感觉不到痛吗?”

    “这点痛算不了什么。”林风大言不惭的道,当肖心琼用棉签粘着碘酒涂抹在他翻卷的伤口上时,林风也很难再硬气的起来,鼻孔里直吸着冷气。

    就在他们处理完伤口,准备在屋里休息一会儿再出发时,那辆半路熄火的suv还是被大群警察给发现了,乔森探长用手电照了照旁边的泥泞路,有一串脚印清晰可见。

    他的脸色顿时一冷,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自言自语的说道:“从这个方向一直走就是老威尔的农场,他们难道是躲在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