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8章 我教你叫
    导购小姐最喜欢就像是林风这种来自华夏的大款,在她们眼里,大多数华夏人都非常非常的有钱,进店里来买东西就跟逛菜市场一样,随手就花个几十百来万出去。

    肖心琼倒也不是贪得无厌的女人,又选一个价值八千人民币的装饰手镯,她就伸着懒腰说逛累了,提议去找个地方坐坐,她买了才五万块左右,导购小姐不是太满意,但良好的职业素养还是让她脸上始终挂着职业的微笑。

    “请问刷卡还是现金。”

    “刷卡。”林风拿出银行卡,这也是事先准备好的道具,在刷卡单签上林福财的大名,这才提着购物袋,一手搂着肖心琼的细腰走出了店子。

    两人来到家露天冷饮店外,此时跟在后面的人,已经换成了一名中年男子,对方虽然在极力掩饰,却仍旧瞒不过两人的眼睛。

    这人站在马路对面,倒也不怕被他偷听了去,要了两杯果汁坐在遮阳篷下,肖心琼把玩着手里那价值八千块的手镯,嫣然一笑道:“还没谢谢你,送我如此名贵的礼物,老公。”

    这妞一脸言不由衷的笑容,让林风顿时警觉起来,忙说:“谢我干嘛,不是公家买单吗?”

    “当然不是。”肖心琼再次露出大惊小怪的神情:“我难道事先没告诉你,像这种购物消费不能算在公费开支里边?你听说谁买礼物,还回去找老板报账?”

    林风大张着嘴,半信半疑的道:“可这张又不是我的银行卡……”

    “回去后自然会从你这次的奖金里面扣除,别担心,如果奖金不够,你还可以分期付款。”肖心琼就像恶作剧得逞,笑的十分奸诈。

    “我……”

    “别说话,那人过来了。”

    中年男在对面买了份报纸,正踱着步慢悠悠的往这边靠近,林风只好把满肚子的不爽硬憋回去,整整五万块,说是拿命换来的钱都不过分,就被对面这死女人给忽悠去了。

    谁听说过出来冒着生命危险执行任务,倒头还倒贴钱的,瞅着她此刻那张如花似玉的笑脸,林风简直是恨得牙痒痒。

    咱什么都吃,就是不能吃亏!

    两人带着背后的跟屁虫在外面逛了一整天时间,表现的就跟一般游客没什么两样,值到天烟才回到海滨酒店。

    进到房间,肖心琼正换着外套,林风忽然回过头来邪恶的一笑,她顿时不禁打了个激灵。

    你干嘛!

    她皱着眉头,注视着一脸猥琐逼近过来的林风,用眼神询问道。

    “亲爱的,我们好久没那个了,不如今晚上……”

    林风搓着手,那脸上的表情怎么瞧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整整五万块没了,这对欠了别人一屁股债的林风而言,简直是晴天霹雳。

    若不报这一箭之仇,他今晚如何能睡的着。

    如果换了平时遇见如此猥琐的笑容,肖心琼早一个撩阴腿过去了,可一想到藏在吊灯里的监听器,她只要强忍着揍人的冲动,横眉冷眼的瞪着林风说:“要不改天吧,我……我今天有些累了。”

    “可是我等不及了,来吧宝贝!”

    说完,林风一个恶狗强势将肖心琼压倒在身下,那‘嘿嘿嘿’的银笑声就连住隔壁的人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肖心琼哪肯就范,咬着牙手脚并用的挣扎起来,可林风三两下就把她给制的服服帖帖,再掀不起半点风浪。

    两人叠在一起,姿势无比暧昧,肖心琼用力挣了几下,放弃了似得像条死鱼一样瘫在身下,只有急促起伏的胸口表示着她此刻心中的愤怒。

    见到她眼角溢出的一丝水迹,林风才意识到玩笑开的有些过火了,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轻声说:“还愣着干嘛,快叫啊,换了你是那些探员,两夫妻每天躺在一张床上,如果什么都不做,难道你就不会起疑?”

    肖心琼闻言一愣,她都以为这家伙要趁机把她什么了,结果对方却只是压在她身上说起了这个。

    现在仔细一想,林风说的倒也不无道理,联邦探员无时无刻都在监视着他们,两口子若是一直没有亲密的举动,很容易惹来对方的怀疑。

    可问题是她一个黄花大闺女,哪懂这种事该怎么叫啊。

    “我……我不会……”肖心琼憋红脸,细声细气的说道。

    林风闻言顿时一头烟线,这妞在这方面真是蠢的可以,竟然连这么简单的事竟然都不会。

    “那你总看过片吧?”见肖心琼既没点头也没摇头否认,他又继续说:“你就学着跟那里面的女人一样,该怎么叫就怎么叫。”

    “那我试试吧。”

    见林风没有继续动手动脚的意思,肖心琼总算放下了一些心,仔细回忆着上学时跟同寝女生看过那些片段,小嘴微微张开条缝隙,露出一排整洁的贝齿,过了好半响,嘴里才发出一声极其艰难的叫唤。

    听着这犹如便秘一样的哼唧声,林风彻底败给了她,一脸无奈的说:“姐姐,你能稍微专业一点吗,别让人以为咱们在房间里养了群鸭子。”

    “我都说了我不会!”脸红的快滴出血的肖心琼,激动的在他耳边说。

    “来,我教你,先放松下来。”

    得到肖心琼点头应允,林风将一只手深入她裙摆下,瞬间只感觉她的肌肉紧绷了起来。

    “放松,不许动手!”

    等她肌肉稍微松弛以后,林风的手沿着如丝绸般光滑的皮肤一路向上,那感觉仿佛有一堆蚂蚁在上面跑,又痒又麻,肖心琼难受的发出一阵鼻音表示抗议,哪晓得林风那只作怪的手,突然在她大腿根上用力一捏。

    “啊!”

    肖心琼疼得情不自禁叫了一嗓子,有些恼恨的瞪着林风,谁知这家伙却竖起了拇指,一脸赞赏的说:“对了,就这种感觉,你试着再变换几个音调,不要停。”

    真的?

    肖心琼半信半疑的躺下,樱桃小嘴发出一阵阴阳顿挫的叫唤,还别说,只要不是亲眼看见,光听这苦痛中夹着欢愉的叫声,就能让人浮想联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