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1章 被全世界抛弃
    秦永生背对着房门方向,坐在办公椅上静静注视着窗外飘雪的景象。

    此刻的他,早已不复坐上总裁位置时的意气风发,短短半个月不到,他的两鬓已经斑白,眼角满是皱纹。

    前后几次投资失败,浩远集团的股价持续下跌,市值蒸发了十几个亿,而他这总裁的威信也在众人眼里跌到了谷底,这还只是厄运的开始,儿子的车祸身故,让他感受到白发人送烟发人那种悲凉的痛苦,这满头的白发就是在那一夜间长出来的。

    真正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却是青龙集团昨日发来的一封信函,内容十分简单,董事长病情加重生命垂危,青龙集团暂时无力顾及这边,所以东江路的开发计划将无限期搁置。

    无限期搁置,也就是说,他那八个亿的投资也被套牢在了里面,原本以为收购了皇朝夜总会,工程就能继续开展,谁想到头来却竹篮打水一场空,亏的他倾家荡产。

    这笔钱除了挪用集团公款的五个亿,还有他抵押房产和跟私人贷款公司借的三亿,这些私人性质的借贷公司说难听点就是带着烟帮性质的高利贷,已经过了最后还款期限,如果再不能把钱还上,对方那些人可能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摆在桌上的手机不甘寂寞的叫唤起来,秦永生拿过瞥了一眼就直接扣掉了电池,随手将电话扔进垃圾桶里,经过两天不眠不休的思考,他已经彻底想明白了,浩远集团本就不输于他,何不拿着出售股份的现金,远远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让那群借他高利贷的畜生自己哭去吧。

    笃笃……笃笃……

    门外响起有节奏的敲击声,秦永生头也不回,有气无力的说道:“进来。”

    秘书推开房门,等秦嫣进去后,又帮她把门关上。

    “秦总。”秦嫣拿着文件袋在背后轻声唤道。

    过了片刻,秦永生才回过神,徐徐的转过身,只是几天不见他像又老了十岁,整个人都透着一股暮色。

    秦永生恢复了正常,站起身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说:“丫头怎么变得越来越生疏了,连一声伯伯都舍不得叫了么?”

    这声伯伯,万分难以喊得出口,在对方眼神的鼓励下,秦嫣酝酿了好一会儿才朱唇轻启着道:“伯伯。”

    “这才对嘛。”秦永生露出个慈爱的笑容,做了个请的动作:“坐吧,到伯伯这里就跟自己家没什么两样,想喝点什么,我让秘书送来。”

    “还是不麻烦了,我来就是想谈谈合同的事,夜总会的产权证我都带来了……”秦嫣说着缓缓在他对面的椅子坐下,动手打开带来的文件夹。

    “咱们先不忙谈这个,看到你,我就像看到文杰小的那个时候,可现在他就这么走了,造化弄人,唉!”秦永生重重叹了口气。

    秦嫣早已听说秦文杰车祸身亡的消息,这人也算咎由自取,没什么好值得同情的地方,不过当看着秦永生一脸神伤的模样,她还是能体会对方的痛楚,柔声劝道:“人死不能复生,伯伯你也别太难过,保重身体。”

    秦永生点了点头:“是啊,都过去了,今天你能来,伯伯已经十分高兴了,我现在孤家寡人一个了,这个秦家还是要靠你们几个小辈撑起来。”

    听他这么说,秦嫣顿时放下了心头的忧虑,起身说:“那我们……”

    刚说到一半,门外又响起敲门声,女秘书那张精致的俏脸探进来,轻声提醒道:“秦总,您要见的人已经到了,您看是带他们进来,还是……”

    “都是一家人,让他们进来吧。”秦永生手一挥,十分大气的说道。

    一家人?

    这话说的连秦嫣都疑惑起来了,难道是秦永生那小他一半岁数的老婆来了,可是感觉又不像。

    “哟,大姐原来你也在这儿啊。”

    人刚进屋,那张扬却熟悉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秦嫣扭头一瞧,眉头顿时蹙了起来,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许久不见的老二秦杨还有她亲娘姚冷香。

    正是这对母子,用卑鄙的手段抢光了父亲留下的遗产,如果换了秦菲菲在,说不定当场就要跟他们撕起来,可秦嫣的性子毕竟要含蓄许多,遇到什么不高兴的事都喜欢自己憋在心头。

    看着两人大剌剌的进屋,她只是默不作声的点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怎么你也在这儿,连声妈都不知道喊,真是白养了你们一群白眼狼。”

    姚冷香趾高气昂从她面前走过,如今身家数十亿的她连看都懒得去看这名义上的大女儿一眼,鼻孔朝天的对秦永生说:“老大,你不是说要把手里的股份全部打包出售吗,我们来了,你就别绕什么圈子,直接说个价吧。”

    “什么?你打算卖掉所有股份,那我们之前说的还算数吗?”

    秦嫣听出了不对劲的地方,扭头朝办公桌对面的秦永生问道。

    没等秦永生回答,飞扬跋扈惯了的秦杨先一步走到她身边,目中无人的说:“这里没你什么事了,回去吧,今天过后,爸爸留下的集团会在我手里发扬光大,你们几个要是什么时候没钱花了,也可以把手上的股份全部都卖给我,看在爸爸的面上,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们几个饿死不是。”

    “小嫣,产权证你还是带回去吧,伯伯只想尽快离开这个伤心地,所以这些股份我打算一次性出手,但不管卖给谁,浩远集团不也始终都在我们秦家自己人手里,所以,你也别再倔了。”秦永生难得真情流露的说道。

    “大伯,能不能别说这些没用的了,还是让不相干的人赶紧出去吧,咱们也好坐下来谈谈股份收购的事吧。”秦杨掏着鼻孔,阴阳怪气的说。

    脑子里一片空白的秦嫣,都不记得自己是如何走出浩远集团的大门,当她转过头望着大楼的方向时,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这里她恐怕是再也不会踏进一步了。

    手机忽然响起短信提示音,是好姐妹许若曦发来的短信,她已经踏上了前往法兰西的航班,皇朝关门让她下定决心,前去追寻一直以来梦想,在学业完成以前,她可能不会再回江海了。

    “哇!”

    这一瞬,秦嫣感觉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再也忍不住,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