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0章 翻脸无情
    要是连林风也晕过去,那今天两人就非得死在海底下不可,晕眩感一阵比一阵强烈,眼看就快撑不住了,他用力一口咬在了自己的舌尖上。

    这一口咬的十分狠,小半截舌头都差点被他自己咬断,不过效果也相当显著,林风顿时精神一振,拼了命的向上滑水。

    哗啦!

    两个人头同时突破了水平面,清新的空气瞬间缓解了肺部的灼热。

    林风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他伸手在搂着的肖心琼背部拍了几下,对方连咳了几口水后,也跟着逐渐恢复了清醒。

    “林风,我们……”

    螺旋桨震耳欲聋的轰鸣掩盖了她的声音,气急败坏的东洋飞行员并未轻易离去,此刻他们正控制着武装直升机降低到距离海平面十几米的高度,机头下方烟洞洞的机炮已经瞄准了这个方向。

    敌人显然没打算要放过他们俩,趁着对方没射击以前,肖心琼扭头看着一脸苦笑的林风,与他一起经历过这么一番惊心动魄的冒险后,对这家伙的坏印象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许多。

    “怕死吗?”林风无动于衷的听着武直上传出的劝降广播,似乎有所感应,忽然转头看向身旁的女孩。

    肖心琼摇了摇头,就像她自己当初说的那样,从加入老t的那一天起,她就已经做好了为国捐躯的准备。

    瞅着近在咫尺这张仍旧玩世不恭的笑脸,她清楚知道,也许等不到十秒,她和眼前这家伙就会被机炮打成一堆碎肉,再潜下水也只会死更快,武直驾驶员可不会傻的眼睁睁看着他们俩往水下潜去。

    就这样死了,会有什么遗憾?

    蓦地她又想起林风之前问过的话,现在冷静下来一想,令她感到遗憾的事实在太多,多到说都说不完。

    不过目前她却能弥补其中一项,那就是真真正正感受一番爱情的滋味,

    或许是觉得他们两个这次必死无疑,肖心琼鼓起勇气,小嘴里突然蹦出这两个字:“吻我!”

    “啊?”林风表现出来的诧异,令她内心刚刚营造出的那点温馨瞬间荡然无存。

    这傻子……

    拖拖拉拉下去,此生就再没机会了,肖心琼忘记了羞涩,伸出水面的双手一把搂住林风的脑袋,撅着小嘴就主动凑了过去。

    难得有女人对自己如此主动,再不给面子就太伤人家姑娘的心了,就算是死,至少做个风流鬼也不错。

    面对肖心琼还有些生涩的索吻,林风也像是豁了出去,主动伸手搂住对方的细腰,大嘴反客为主,主动发起了进攻。

    死到临头的两人,泡在海水里热烈的亲吻着,有林风这人生导师的亲身施教,聪明伶俐的肖心琼很快就从生疏逐渐变得熟练,似乎就连身边这冰凉的海水,也跟着逐渐升温起来。

    武直驾驶员已经用拇指顶开了控制杆上的盖帽,用指头搭在红色的按钮上,看着两个人忘情的拥吻在一起,驾驶员像是被耗去了最后一丝耐心,果断按下射击钮。

    砰砰砰……

    旋转机炮不间断的喷吐着火舌,弹雨落在海面上一直朝两人的方向延伸过来,也许下一秒他们就会被这狂暴的弹雨撕扯成了碎片,林风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净,闭上眼更专心致志的迎合着怀里的美女。

    就在他们即将殒命的一刹,耳边陡然传来阵阵音爆声,只见半空中两道残影拖拽着长长的焰尾分别朝着那两架耀武扬威的武直急驰而去,听到雷达的警报,飞行员显然也慌了神,顾不上再继续射击,控制武直做出连番规避动作。

    轰……轰……

    仅眨眼间,两架武直先后被残影命中,就在空中炸的四分五裂,残骸纷纷掉落进海水里,只剩下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烧焦的气味。

    听着耳边的两声炸响,忘情索吻的肖心琼总算恢复了一些理智,一把推开林风,手指向天空大声喊道:“我们的援军到了!”

    是的,她刚把话说完,两架歼10战斗机从高空俯冲而下,出现在海平面前方,战斗机围着两人绕了一圈,就像打过了招呼一般,扭头就往来时的方向飞驰而去。

    泡在冰凉的海水里,肖心琼却为自己刚才的大胆而面红耳赤,在橡皮艇向他们划过来之前,她细若蚊蝇的唤道:“林风……”

    “我们得救了,你怎么看起来好像不开心?”林风诧异的看着她问。

    橡皮艇逐渐靠近,先一步得救的鲨鱼跟闪光两人,正朝他们挥动着手臂。

    “我……”肖心琼酝酿了一番,才缓缓的说道:“刚才的事希望你不要当真,我们只能作为朋友。”

    说完她有些心虚的移开视线。

    这算什么?过河拆桥吗?

    林风仔细瞅了她几秒,嘴角微微上翘,飒然一笑说:“好啊。”

    不知为何,林风一口答应了她的要求,却让肖心琼心里面没由来的一酸,她像是忘了是自己主动提出的这个要求,顿时恼恨起这个无情无义的家伙,当即气的她转过头,看也不看林风一眼。

    橡皮艇很快来到了两人面前,总算暂时缓解了他们之间的尴尬气氛。

    他们去的时候有八个人,回去却只剩下四个,除了林风,从运输机掉下去的新人丁早已消失在茫茫海平面上,剩下三人已经可以确认死亡,这次的行动算是伤亡惨重,就像闪光出发前说的那样,只有活着回去的人,才有记住他名字的必要。

    ……

    江海市已经进入了一年之中最寒冷的季节,窗外飘荡着鹅毛般的大雪,浩远集团总部大楼内却还是四季如春。

    秘书小姐穿着短裙丝袜,踩着高跟鞋走到秦嫣面前,微笑着说:“秦小姐,秦总在总裁办公室,他请您进去。”

    “哦,谢谢。”

    秦嫣起身道谢,她已经在这里等待了两个小时之久,秦永生这才答应见她,难道之前谈的事有出现了变化。

    这或许是她最担心的事了,为了搭成这次交易,她已经解散了皇朝全体人员,也取得了两位股东的谅解,只是林风从那以后再也没跟她联系过了,就连上次借他那五十万,也是通过王安雅的户头转给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