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9章 坠落深海
    “它们围过来了!”

    被导弹吓出一头冷汗的众人,还没喘上口气,只见那三架川崎武直快速拉开距离,分从三个方向包夹过来。

    雷达‘滴滴滴’的鸣叫个不停,林风全部精神都集中在眼前的仪器控制杆上,根本没功夫去听他们再说什么。

    东洋飞行员见‘美洲狮’还在不断爬升高度不肯就范,绕到他们正前方的武直当即又发射了一枚导弹,几百米的距离转瞬即至,眼看即将命中目标,林风控制的美洲狮突然做出个大转弯,将机尾朝向导弹袭来的位置。

    砰砰砰……

    运输机尾部霎时喷射出一片具有高温的红外干扰弹,导弹制导系统当即把这些红点当成目标,猛地扎上去,轰隆的一声炸出团绚烂的烟火。

    虽然林风倾尽全力避开被导弹直接命中的厄运,可是爆炸产生的冲击波还是害的机体剧烈晃动不止,机舱里的四人顿时被颠的东倒西歪,故障灯不停闪烁起来。

    一块横飞的弹片好死不死打中了尾翼螺旋桨,美洲狮失去控制似得,尾部拖着一股浓郁的烟烟,在半空摇摇晃晃再难保持平稳,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一头扎进大海里去。

    “再坚持五分钟,我们的援军马上就要到了!”肖心琼扔下手里的通讯器,向一脸凝重的林风大声喊道。

    除了苦笑,林风实在不知该说点啥了,眼前这种状况,别说再坚持五分钟,恐怕下一秒就可能被导弹凌空打爆。

    “准备跳机!”

    这是林风目前唯一能想到的应对方法,至于落进海里去后,这三架东洋人的武装直升机会不会放众人一马,就只有天晓得了,大家倒也清楚,继续龟缩在机舱里只会死的更快,鲨鱼一言不发拉开了舱门,凌烈的狂风吹的耳边哗啦作响。

    “跳……”

    鲨鱼第一个带头跳下,这里距离海面三四十米的高度,落下去也不见得好过,但总比待在这里等死要强,鲨鱼还没落进海里,闪光也跟着窜了出去,以一个标准的跳水姿势头下脚上的往海里落去。

    等轮到两个新人跳机时,武直上的驾驶员显然没那个耐心欣赏他们跳水,机炮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成串的子弹连成一道直线打在摇晃不止的美洲狮身上。

    机炮采用的弹药口径至少是二十毫米以上,打在运输机薄弱的舱壁上,一打就是一个窟窿,新人戊张大嘴正要说话,那颗硕大的脑袋陡然炸裂,就像被砸碎的西瓜一样四分五裂。

    林风死命拉动着操纵杆,失去部分动力的美洲狮发出一声沉闷的轰鸣,机头朝上往更高的地方蹿去,而站在舱门前准备跳水的新人丁措不及防,直接就被甩飞了出去。

    浓烟滚滚的美洲狮上,就只剩下驾驶舱的林风和肖心琼了,眼看着新人丁大嚎着张牙舞爪的坠往海面,肖心琼方寸大乱的问道:“我们怎么办?”

    林风没空理会她,除了这架不断用机炮扫射的武直,另外两架已经出现在后方与左面,它们短翼下火光一现,竟然同时发射了导弹。

    雷达凄厉的鸣叫着,眼看两面同时袭来的导弹即将命中他们了,电光石火间,林风突然关闭了引擎,再用力一推操纵杆,运输机在几十米的高空做出个危险的急停动作,庞大的躯体笔直往下方坠去。

    嗖!嗖!

    仅隔了半秒,两发导弹紧贴着飞机螺旋桨上方飞过,正对面疯狂扫射的武直显然没料到会突然出现这种情况,一枚友军发射的空空导弹径直朝脸上飞来,飞行员甚至连一点反应时间都没,就连同他驾驶的川崎武直一起在高空中化成了个巨大的火球。

    轰隆……

    还在燃烧着直升机碎片,就像雨点一样落下,此时美洲狮上的林风两人所面临的情况也极为不秒,急停后的运输机就像个巨大的秤砣在往下不停坠落。

    林风试图重新启动涡轮发动机,然而一块硕大的武直残骸偏偏砸在了直升机顶部,上面的螺旋桨瞬间断裂,更加速了他们的下坠速度。

    如此倒霉的事,林风也是第一回遇到,身前的仪器还在不断冒着火花,事到如今,就连他也束手无策了,只能听天由命的随同直升机一起,栽进碧蓝的海水里。

    哗!

    原本还平静的海面陡然掀起数米高的巨浪,运输机眨眼间就被海水吞没了,强大的冲击力更是将驾驶舱里的两人震的头晕目眩,就连林风如此彪悍的体质,都差点被震晕了过去。

    这片海域深度超过五百米,如果随着直升机一起沉下去,光是巨大的水压就能将两人脏器挤碎。

    避寒刺骨的海水瞬间就涌了进来,斜躺在座椅上的肖心琼呛了几口水才恢复了一些意识,费力的将眼睛张开一条缝隙,只见林风在旁边正拼命用脚踹着驾驶舱门。

    强大的水压让开门都变得极其困难,直升机还在不断往下沉着,再下去就是漆烟一片的区域。

    哐!哐!哐!

    林风憋着一口气不知踹了它多少脚,这该死的舱门却牢固的令人发指,直升机下沉的速度还在加快,距离海面已经有四五十米的深度,再这样下去,困在里面的两人非死不可。

    林风还只是耳鸣而已,肖心琼的情况只能用极其糟糕才能形容,她的鼻孔而耳孔不断有丝丝血迹溢出,人已经变得开始神志不清。

    妈的,就算死也不能死在这里!

    情急之下,林风躺在座椅上,两腿弯曲使出吃奶的力气猛地踹了过去。

    哐!

    该死的舱门总算被踹开了,他手忙脚乱的解开肖心琼身上的安全带,拖着人往外面游去。

    咕噜……一串水泡从肖心琼鼻孔里冒出,她那张白皙的脸蛋此时已经憋的发青,林风楼着她,嘴对嘴强行度过一口空气,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拼命蹬着双腿,往海面快速游去。

    一番剧烈的运动,他感觉自己的肺管子都快燃了起来,大脑更是传来一阵阵的晕眩感,手脚的动作也变得迟缓了几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