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9章 试验基地
    海面上一如既往的平静,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为了抵御睡意的侵袭,哨兵忍不住掏出一只香烟放在嘴里点燃,原本昏暗的四周,就因为这忽暗忽明的火光暴露了他们位置,头顶的伪装网只能骗过天上的飞机,却无法瞒住猎人的眼睛。

    鲨鱼和一名新人无声无息走到两人背后,他们就像事先商量好的那样,同时扑进去,一手捂嘴,另一只手上的利刃快速在哨兵的喉间抹过。

    等到目标停止挣扎,他们才放开手,两具尸体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东洋人或许是没料到这么快就被盯上了,所以码头附近就只安排了两名哨兵站岗,解决了对方,这片区域就落入了他们的手里。

    鲨鱼将几枚遥控炸弹依次粘附在几艘快艇上,这才带领众人继续前进。

    进入了那片椰子林,大家紧绷的神经变得稍微缓和了一些,鲨鱼和闪光在前面带路,肖心琼负责断后。

    林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拿出夜视仪扣在脸上,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荧光色,不知谁不小心踩在一根枯枝上,寂静的环境中陡然响起卡擦一声脆响。

    “小心点。”闪光回过头,瞪了那人一眼,就在他转过身准备继续前进时,林风突然抽出军刺,一言不发朝他掷了过去。

    军刺贴着脸颊飞过,最后咚的一声顶在他身旁那颗椰子树上,军刺的尾部还在轻颤不止,这要被他射中,只怕闪光连命都要丢掉。

    即便是肖心琼也让他这手突然袭击惊出了一头冷汗,作为当事人的闪光就更别提了,几乎一个闪身就出现在林风眼前,眼中杀机弥漫,冷声质问道:“你想做什么?”

    “林风,你在干嘛!?”就连肖心琼也很难理解,走上前,压低声音询问道。

    虽然她有时也觉得林风身上的莽夫气息太重,可像这种时候,他还不至于不分轻重就为了给对方一个教训。

    “别争了,闪光你过来看下就知道。”鲨鱼及时的出声,没让事态进一步恶化下去。

    闪光瞪了林风几秒,这才转过身朝那颗被军刺射中的椰树走去,林子里的光线太暗,等走到近前他才看清,一条色彩斑斓的长蛇还环绕在树干上,而林风那把军刺,则直接钉住了那颗三角形的蛇头。

    以闪光之前所占的位置,与这棵树之间只有半步的距离,若不是林风掷出了军刺,说不定他已经被咬了。

    即便闪光不愿承认这点,但他却没有再回头继续找林风的麻烦,只是闷着张脸一言不发继续朝前面走去,鲨鱼用了点力气才把射入树干的军刺拔下,转手抛回给林风,还不忘对他竖了竖大拇指。

    队伍继续前进,不过却要比之前谨慎的多,当距离小岛中心的山体还有几十米远的时候,附近终于出现荷枪实弹的巡逻队。

    一头军犬似乎嗅到了陌生人类的气息,但又有些不太确信的耸动着鼻尖,连嗅了几下,它突然拖着牵它的士兵拔腿朝一处浓密的林子跑去,茂密的林子里经常有小动物出没,哨兵都习以为常了,落后几步被强拖着靠拢过去。

    军犬就跟打了兴奋剂似得,冲到近前身体一纵便跃进眼前茂密的灌木中,哨兵跟了上来,正要拨开那片树叶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当他手触碰到树叶的一刹,眼前陡然蹿出个乌漆墨烟的人影,对他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接着脖子上就是一凉。

    血水像喷泉一样涌出,士兵张大了嘴想要大叫,嘴里却只能发出一串怪异的喘气声,还没等他咽气,身体已经被对方拖入了灌木中,另两名落后几步的哨兵眼看情况不妙,张嘴便要大叫,树林中发出嗖嗖的呼啸,他们的胸口几乎同时被两只乌烟的金属弩箭命中。

    强大的冲击力将两人带翻倒地,弩箭上的致命毒素瞬间就让他们脸色乌烟,掐着自己脖子浑身抽搐,几秒之后就停止了动弹,另一支巡逻队也招到了同样的待遇,闪光和鲨鱼同时出手,对方五人甚至连发出警报都做不到,瞬间就被全部解决。

    眼看外围的哨兵已经被清除一空,手拿把小号弩箭的肖心琼向大家勾了勾手,率先往前方潜去,山体下方已经被掏出个能容纳卡车通过的隧道,一扇宽度超过五米的巨型铁门就悬在入口顶部。

    大门上方的摄像头正对着入口方向,任何人想要进入这里,都逃不过监控人员的眼睛,对付这个,老鸟们自然有的是办法,肖心琼将一个夹子似得东西递给闪光,对方心领神会,借助夜色的掩护,他就像会瞬间移动一样,几个闪身从现在摄像头照不到的死角处,然后两脚蹬着墙面,往上一纵顿时就拔高到与摄像头同样高的位置。

    他单手抓住一块凸出的石壁,另一只手抽出尖刀,将监控器那层外壳撬出一道开口,然后找到里面最粗的那根线缆,用刀刃割开外面一层胶皮,再把肖心琼交给他的铁夹,夹在上面。

    办妥一切,前后只花了十秒不到,等闪光重新回到众人身边,肖心琼也从背包拿出了平板电脑,蹲在地上开始摆弄起来。

    这妞属于全能型人才,不光实力不俗,看样子还是个计算机高手,看她十指如飞的操作只怕不比诸葛白差,这点即便是林风也自叹不如。

    这里的安全系统十分强大,肖心琼足足花了半个多小时,才抹了把额头上的香汗起身说道:“好了,几乎所有的监控摄像头控制权已经落在我们手上,监控室的人只能看到这半分钟内重复播放的画面,只要大家小心一点,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

    “那你留在外面,有任何风吹草动方便及时跟我们联系。”闪光说。

    肖心琼却摇了摇头:“我们一起进入,这个实验室在地下几十米的深处,通讯器派不上什么用场。”

    “那好。”闪光点了点头,直到目前他依然认为,这只是一个十分简单的任务,天亮之前就能搞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