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1章 愤怒的林风
    王安雅就在眼皮子底下,像一朵凋零的鲜花一样坠落地面,然后四分五裂!

    凄凉无助的喊叫还在脑海里回荡着,林风猛地一下睁开眼睛,翻身坐了起来。

    “这是……”

    当他看清眼前的环境,才发现他居然躺在自家房间的木床上,记忆中的一切就像只是场噩梦。

    他不由用手摩挲着自己的脸庞,顿时传来一阵刺痛,脸上的伤口尽管已经处理过了,但仍旧的十分明显。

    原来这不是个梦……

    林风甩了甩头,思路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

    还记得当时他握着自己的军刺,一心只想干掉亲手害死王安雅的神秘人,可是当他冲到一半,前方的阴影中陡然出现一个女人的身影,接着对方便向他开了枪。

    记忆到这里就中断了,之后发生的事情林风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但那张女人的脸却一直清晰记得。

    肖心琼!

    就是这个女人一直在背后搞鬼!

    林风跳下床,拉开门便冲了出去,他已经不想去知道对方这么做到底怀着什么目的,心中那把火又开始剧烈燃烧起来,对方的所作所为已经到了他无法容忍的地步。

    隔壁房没有锁门,肖心琼也不在里面,只有床边摆着件换下来的衣裳,这一身烟色的皮衣皮裤,正是昨天晚上她才穿过的那套。

    这种私建住宅楼的房间里都没有配套的厕所和浴室,要想洗澡什么,都要到走廊尽头那间专门的浴室,里面装着有太阳能热水器和帘子,冬天洗起来却仍旧很冷就是了。

    林风随手将皮衣扔在地上,转身就往浴室的方向走了去,不管对方是何居心,林风都绝对不会轻易原谅这伙人。

    还没走近浴室,已经能听见哗啦啦的冲水声,从目前的天色判断,她应该刚把林风带回来不久。

    事实正如林风判断的那样,天刚要亮的时候,肖心琼才带着昏迷不醒的林风回到这里,替他处理完脸上那些伤痕,本以为他至少会昏迷四五个钟头才会清醒,到那时再解释也来得及。

    谁想到她洗澡才洗了一半,浴室门就哐当一声被撞开了,情急之下肖心琼急忙扯过挂在墙上的浴巾,围在凹凸有致的**上,嘴里叫声呵斥道:“谁!”

    脚步声瞬间靠近过来,挡在眼前的浴帘被哗啦一声扯开了,露出林风那张冷峻的脸。

    “你……”肖心琼从对方眼里发现了滔天的怒火,心里暗叫了一声不好,正打算解释,一条结实有力的手臂就陡然掐在她脖子上,稍一用力,把她提了起来。

    “放……开,听我……说……”

    双脚离地的肖心琼拳打脚踢的挣扎起来,缺氧造成脑部一阵阵的晕眩,如果林风愿意,甚至可以轻易将她颀长的脖颈拧断,可林风并没那样做,只是这样把她提在半空中,无比冷漠注视着这不停挣扎的女人。

    当他从自己房间醒过来,加上之前的一些推断,其实他已经大致猜到了对方的身份。

    杀了肖心琼肯定是不行的,但如果不让他们付出一点代价,这口气又让林风如何咽的下去,眼看脸蛋红得发紫的肖心琼快要闭气了,他正要松开手指,手臂却突然传来一阵刺痛。

    原来,肖心琼在情急下,拧开了带在指头上的装饰戒指,一截短刺从戒指顶端弹出,上面涂抹了高浓度麻痹药水,一旦刺入皮肤,瞬间就能让人丧失行动能力。

    用力一挣,她总算摆脱了林风的控制,刚才只差那么一点,她可能就是对方给活活掐死了。

    怒急之中肖心琼顾不得毛巾下的春光乍泄,嘴里娇喝一声,结实有力的大长腿一个二连踢踹在林风身上。

    这两下快如闪电,全都结结实实踢在林风身上,可他只是晃了一晃,伸手一捞居然把肖心琼没来得及收回的腿给抓在了手中。

    这下可就尴尬了,光溜溜的一条腿被人紧紧攥着,而她此刻还保持着踢腿的姿势,立在原地动弹不得,毛巾只能勉强遮住要害位置,肖心琼摆动起来难免会动作过大,什么该看不该看的全都暴露在林风眼前。

    “放开我!”

    就在她气恼的一拳往林风脸上打去,林风却在这时候松开了手,肖心琼一个不查顿时失去重心,噔噔噔往后连退了几步,最后一屁股坐在积了水的地板上。

    她那戒指上能麻痹神经的毒素用在林风身上似乎一点作用都没有,到现在对方仍旧生龙活虎的很。

    没等她站起身,林风的铁拳已经出现在眼前,肖心琼下意识闭上眼,但过了一两秒,铁拳却停在离她鼻梁不到五厘米的地方。

    “说,昨晚被你们扔下来那个人不是王安雅,对吗!?”

    林风压制着心头的怒火,冷声问道。

    如果他能心平气和的问,肖心琼或许就直接告诉他了,可他先把人家光溜溜的看了个遍,还用粗暴的手段差点把他以后的上级活活掐死,这口气让心高气傲的肖心琼如何能咽得下。

    于是她用同样冷冷的声音回道:“是不是难道你不知道?她死了……”

    这聪明好强的女人,在最不该意气用事的时候却犯了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不该再去刺激愤怒中的林风。

    她这话无疑是在火上浇油,林风即便不会真把她打死,却也有法子将她收拾个够。

    在一声惊叫声中,林风居然抓着毛巾将人扯了过来,把人翻过来往大腿上一放,森冷的说道:“最后再问你一次,王安雅是不是还活着?”

    “小林,你们这是在干嘛?”听到响动声的玉姐,打着哈欠来到浴室门口,出现眼前的画面顿时让她一愣,只见林风像是打小孩一样,将肖心琼放在自己腿上,另一只手高高扬起了巴掌。

    “出去。”林风和肖心琼几乎同时吼道。

    “好吧,算老娘多管闲事了,打死你活该。”玉姐给脸色绯红的肖心琼投去一个‘好心没好报’的眼神,离开之前还特意帮他们把浴室门给关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