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0章 最严重的事故
    “哟呵,你该不会是在哭吧?”

    消瘦男低下头去看着身体微微颤动的林风,嘴上戏谑的说着,说完,伸手将他提到自己跟前,冷笑着道:“你还有一次机会,怎么样,现在想清楚了没?”

    林风已经听不起对方在说些什么,抖动的身体表示他此刻的愤怒已经达到了极致,就像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

    “你说什么?”他缓缓抬起头,声音冷的刺骨,周围的空气仿佛瞬间都凝固了一样。

    “我说……”

    当消瘦男注意到林风此刻的眼神时,磨砺的无比强大的心里竟然没由来的一颤,到嘴里的话也说不下去了。

    这是什么样的一双眼神,仿佛来自地狱的恶魔,在这双眸子里,只看到了狂暴和杀戮,眼球因为充血而散发着诡异的红光。

    “闪光小心。”耳孔式通讯器里传来风衣男显得凝重的提醒声。

    “我没事,只是这小子好像有点麻烦。”

    消瘦男还在强装镇定的说着,就在他分神的刹那,林风很认真的对着他道:“我……要宰了你!”

    “就凭你么?”消瘦男毫不示弱的回道,可是下一秒,他突然看见林风咧嘴朝他笑了一笑,接着便听见‘咔嚓’一声,还抓着林风衣领的手,居然被一把手铐给锁住了,而手铐的另一端,也飞快锁在了林风自己的左手腕上。

    “看你现在还怎么跑?”林风嘴里发出的声音不带一丝人类的感情,听着竟然让人毛乎悚然,不等对方回答,早已青筋直冒的右拳猛地往他脸上捣去。

    消瘦男眼睁睁看着这只铁拳呼啸着往他脸上捣来,下意识他就想避开,可却被这把手铐给限制住了自由,避无可避,他忙不迭举起手臂挡格,但这一拳蕴含了林风十成的力道,连钢板都能砸出个坑,哪是想挡就能挡住的。

    哐!

    耳边陡然一声巨响,这一拳直接将他用来格挡的左手一同轰在脸上,即便消瘦男的抗打击能力也十分出色,此时也不禁疼得一声闷声,脚下趔趔趄趄退开两步。

    可是别忘了,两人的手已经被手铐牢牢锁在了一起,林风左手往回一拽,消瘦男又不受控制的被他强行拖了回去。

    他心里翻起惊涛骇浪的同时,心知无法再嘴硬下去了,不然或许会被这失去理智的家伙给活活打死。

    “快过来帮我!”

    消瘦男急忙向同伴求救,与此同时,林风一记凶猛的膝撞又顶了上去,消瘦男引以为傲的速度,此时却派不上半点用场,徒劳的想要抵挡,却只会招来林风更加疯狂的攻击。

    身体四肢任何一个部位,都被锤炼的无比强大,消瘦男被膝盖顶的跃了起来,还没从连番打击中回过神,额头又是哐的一声,传来一阵天旋地转的剧痛。

    王安雅死亡对他造成的刺激,令林风彻底失去了理智,脑海里唯一只剩下杀光他们所有人的念头。

    而消瘦男首当其冲,当引以为傲的速度失去作用后,他就成了个不断挨打的沙包。

    短短几秒钟时间,他已经记不清挨了不少拳脚,要不是里面那件价值数十万美金的作战服护住了要害位置,他内脏估计都已经被撞的粉碎了。

    作战服只能护住身体,可脸上却没任何的防护措施,发疯起来的林风根本不放过任何一个攻击对方的机会,消瘦男脸上连续挨了好几下重击,眼看已经危在旦夕,这时那巨人一样高大的壮汉才迈着大步冲了上来,抬腿一脚便向林风踹去。

    林风就像那种亡命徒一样,死也要拉着身前的消瘦男垫背,壮汉一脚踢来,他居然不闪不避,反而用一个狂猛的勾拳捣在消瘦男的下颌。

    哐!

    林风被一脚踢个正着,拖着消瘦男一同摔飞出去,壮汉这一脚踢得他五脏六腑都像移位了那样,张口就吐出一团殷红的血水,可他仿佛感觉不到疼痛,半跪在地,又一拳狠狠捣在消瘦男脸上。

    这小子难道疯了吗?!

    眼看消瘦男已经停止了挣扎,林风还一拳一拳捣下,似乎不把他砸死不甘心似得,风衣男做梦也没料到最后会变成这样,心中竟然有些莫名的不安起来。

    闪光若是因为这次测试而被一名新人给活活打死了,那他这队长难辞其咎,回去只怕该写辞职报告了。

    “泰山,打晕他!”

    巨人一样的泰山点点头,几步就出现在林风眼前,拳头发出厉啸声往他打去。

    林风这次却有了防备,往旁边一滚,泰山的拳头落在地面,顿时将这坚硬的水泥路面砸出无数道龟裂的痕迹,一拳不中这家伙踏前半步,又是一拳狠狠砸落。

    林风拖着昏死过去的消瘦男不断闪躲,在他翻滚过的地方,留下一个个清晰的拳印,当泰山连续轰了十几拳,动作稍微露出一丝迟缓,只见林风两腿向上,一下勾住他那粗壮的脖子,身体跟着腾起,唯一能自由活动的右手直接朝泰山来了记封眼锤。

    咣!

    泰山痛叫了一声,伸出手想把他强行从身上扯下来,林风就这么两腿死死勾住他脖子,立起上身,居高临下的一记头槌又撞了过去。

    头部是人体最脆弱的部分,连续遭受重击,即便是泰山也扛不住,痛叫着往后摔倒下去。

    林风跟着落地,就这么骑坐在泰山的脖颈上,右手从旁边捞到一块砖头,轮圆了就往他脸上拍去。

    哐……大半个砖头瞬间拍的粉碎,泰山头破血流的躺在地上昏了过去,

    林风喘了两口粗气这才站起身,此时的他也同样狼狈无比,但那双眼神却依然如尖刀般的锐利,他看着集装箱上的人影,拖着瘫在地上的消瘦男,一步步往那个地方靠近过去。

    迄今为止,这恐怕是老t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场事故了,原本设计这个环节就是为了考验新人的忠诚度,谁能想,林风这牲口被逼急眼的情况下,硬是把两名考官都给打晕了过去。

    让这戏还怎么演的下去?

    “林风……”风衣男有些艰难的开口,试图说明真相,却发现林风弯腰捡起那把军刺,一下挑断了手铐中间的铁链,嘴里厉吼一声:“杀!”

    拔腿就朝这边猛冲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