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8章 永市一霸
    这家伙伤的其实不重,最多就是鼻梁折了,还有点脑震荡而已。

    林风亲自动的手,自然比谁都清楚,这人故意住进几千块一晚的高级病房,不就为了装死,好把他们的罪名坐实吗?

    既然他这么喜欢玩,不如让他玩点更刺激的好了。

    林风想到这儿,没忍住往他脸上拍了两巴掌。

    “谁!”

    正做着美梦的赵俊伟被两巴掌拍醒,翻身坐起来,刚迷糊的睁开眼只见一只拳头在他眼前急速的放大。

    咣!

    下午才接好的鼻梁骨瞬间又被这一拳给干折了,赵俊伟痛的死去活来,没等他有机会嚎出声,林风随手在床头抽了张毛巾,强行塞进了他大张着的嘴里。

    赵俊伟这时才认出站在床前的林风,顿时吓出一头的冷汗,嘴里呜呜叫着,手脚扑腾着想要闹出动静惊醒睡在隔壁屋的两个手下。

    见他不肯老实配合,林风连威胁的话都懒得说了,一记手刀直接把人砍晕了过去,抗起来走了几步,视线却落在门口那个巨大的垃圾箱上。

    这种高档的地方,连运垃圾用的塑料箱每天都有专人清理的干干净净,让王安雅帮着把垃圾箱盖打开,一看正好能装进个人,当即想也没想就把昏死过去的赵俊伟给塞了进去。

    直到两人拖着垃圾箱出门,隔壁屋内的人依旧鼾声如雷,浑然不知他们的老板即将经历人生中的一道大坎。

    到了十二楼天台顶上,寒风嗖嗖的刮着,像个人棍一样手脚都被捆的结结实实扔在地上的赵俊伟被硬生生冻醒了过来,这里的温度绝对逼近零度,就连王安雅都感觉一阵寒冷,何况赵俊伟只穿了一身单薄的病号服就被绑了出来。

    “好了。”

    林风拍拍手站了起身,他已经将那根粗长缆绳的一端系在赵俊伟的双腿上,瞧这架势,似乎打算把他从这地方扔出去。

    嘴里塞着毛巾,完全不能动弹的赵俊伟只能用那双惊惧的眼神注视着林风靠近过来,对方凑到他耳边,语气中不带一丝感情的问道:“你以前玩过蹦极吗?”

    赵俊伟似乎已经联想到自己接下来的命运,两只眼睛瞬间瞪的斗大,他开始不断的挣扎着,拼命的摇着头。

    “没玩过?那今晚就请你免费玩一把好了。”

    林风显然误会了他想表达的意思,单手一捞,就把像条蛆虫一样不停扭动着的赵俊伟提了起来,在对方的哀嚎声中,一步步走到天台边上。

    这里距离地面差不多有四五十米远的高度,人要是从这里摔下去,恐怕只能用铲子一点一点把肉泥给舀起来。

    感觉自己死到临头的赵俊伟只能拼命的摇着头,然而这并没任何的作用,林风似乎连让他说句话的机会都不想给,单手就把他举到天台外边。

    双腿悬空的赵俊伟此时差不多快吓尿了,而王安雅接下来的一句话,则彻底把他吓得肝胆欲裂。

    “林风,别放手,这边绳子你忘了系上。”王安雅指着脚边的绳头说。

    “不用那么麻烦。”

    林风回过头,另一只手拍了拍他脸蛋:“下去好好反省,想一想哪里做的不对。”

    “唔唔唔……唔唔!”

    这简直就是谋杀,赵俊伟想求饶,想叫救命,嘴里却只能发出一阵无意义的嚎叫。

    当林风松开握着他衣领的手,矮胖的赵俊伟就像个秤砣一样,径直往楼下掉去。

    这里可是十二楼,林风竟然真的放手了?!

    “林风!”这下显然也出乎了王安雅的意料,一时间被吓的不清,原本她还以为林风只想吓唬吓唬这人,哪知竟然真的放手,即便想劝他也已经来不及了。

    地上那一捆绳索飞速的减少,眨眼就只剩下三分之一左右,这时候,林风才一把抓住了不断下滑的绳索,手臂一震,下滑的趋势总算停了下来。

    赵俊伟倒立着挂在四楼与五楼之间,像根腊肠一样笔直的被夜风吹的飘来荡去,随着林风双臂使力,才把他一点一点从楼下拉了上来。

    等重新回到天台上,像是死过一回的赵俊伟浑身都在打着哆嗦,连站着都有些费力。

    “想明白了吗?”林风一脸严肃的问他道。

    此时赵俊伟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那种命悬一线的滋味,直到现在还让他有些回不过神。

    “看来,你还需要再考虑一下。”

    林风冰冷无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赵俊伟突然打了个哆嗦,嘴里大声嚎道:“呜!”

    他是想说‘不要’来着,可是发音不完整,林风只当没有听到,抬腿一脚蹬在他胸口,站在天台边上的赵俊伟只来得及发出一串长长的惨嚎,身体嗖的一下又掉了下去。

    这回王安雅什么都没说,只是眼神还有些忐忑。

    赵俊伟像个流星一样径直往下面坠去,正下方的水泥地面在他眼前飞速放大了,这一刻,他仿佛已经想象到,自己被摔成一滩烂泥的场面。

    耳边尽是呼呼作响的劲风,眼看再有一秒就要与地面发生亲密接触,就在这刹那,捆在脚上的绳索陡然一紧被他崩的笔直。

    吱嘎……

    他停在了距离地面不到两米的地方,如果林风出手稍晚上一秒,那他此刻已经成了一滩烂泥了。

    两次三番之后,就连脚上的绳索也发出吱嘎的声音,谁也不知它下次会不会直接断掉。

    一股热流毫无征兆从他裤裆传来,这一刻,赵俊伟什么面子里子都顾不上了,他居然唔唔的嚎哭了起来,幸好此时没人从下面路过,不然非要被他给活活吓死不可。

    当林风再次把他拽回天台顶上时,随风传来一阵难以言喻的恶臭味,王安雅一下捂着了鼻子,一直退到上风处才停了下来。

    林风不当回事的蹲在他身边,抽出嘴里的毛巾,响当当的永市一霸竟然嗷的一声哭了起来。

    这哭嚎声听起来无比悲惨,就连林风都有些不忍心继续折磨他了,只用毛巾胡乱在他脸上擦了几把,一边好心提醒道:“放了我朋友,一切就当没发生过……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