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5章 想不想要个老公
    随着故事深入,说的和听的都津津有味地两人,不知不觉就干光了一整瓶的酒,王安雅拿起空了的酒瓶在眼前晃晃,有些悻悻的说:“没酒了,我再去拿一瓶。”

    女总裁理智客观的分析,让林风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两人也是越聊越投机,居然不舍得就此分开,于是毫不犹豫的点点头。

    王安雅平时的酒量也算不错,可今天两人才喝了一瓶,走路时脚下似乎有点打漂,等林风从洗手间里抽了只烟出来,王安雅也一手提了瓶勃艮第干红走进了屋子。

    她这是要把人灌醉的节奏?

    年份足够的勃艮第干红连醒酒这步骤都省去了,直接拧开瓶盖,哐哐哐的给两支高脚杯倒满。

    女总裁面色红润的举杯道:“来,我们接着说。”

    喝了小半杯酒,又接着之前的话题说了起来,这时的气氛已经无比的融洽,王安雅小手支着下额,专心致志的听他讲话,不时会提出一些自己的见解或建议,尽管两人都没有刻意去迎合对方,但他们的想法却有许多不谋而合之处。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这么多年来林风还头一次觉得,能有个肯倾听他讲故事的观众是件极为舒服的事情,许多压抑在心里的东西讲出来后,浑身都像舒泰了不少。

    讲完章楚生死的事,接着他有说起了自己当兵时的点滴,眼中不由浮现出追忆的神色,又一瓶酒不知不觉中被喝光了,林风总算止住了话头,示意王安雅也讲讲她的故事。

    两人就像已经认识很多年的老朋友那样,对对方没有任何戒备的心思,王安雅整理了一番思绪,先说起了她创业之初所遭遇的困难,那恐怕是她人生中最艰难的一段时间,哭过也笑过,眼看公司状况刚有所好转而自己也有了身孕,相濡以沫的丈夫却突然离世。

    那一次的打击差点将王安雅彻底击溃,要不是怀着肚子里的小宝,说不定她已经追随丈夫而去。

    小宝出生了,公司也渐渐有了起色,王安雅一边要花时间陪孩子,一边又要管理那么大个公司,其中的艰难之处可想而知。

    说起前夫,王安雅的眼泪就跟决了堤的洪水一样止也止不住了,似乎想把这么多年来一个人所受的委屈全都宣泄出来,足足用掉了大半包纸巾,她才有些羞涩的一笑:“我去趟洗手间。”

    说着也不等林风答应,急匆匆的起身往洗手间方向走去,可能是因为今晚上喝了太多酒的缘故,这一起来的太猛,大脑瞬间传来一阵剧烈的晕眩感。

    王安雅连站都有些站不稳了,勉强走了几步,身体便歪歪斜斜往地上倒去,眼看就这样摔在地板上非得头破血流不可,背后突然响起林风的声音。

    “小心!”

    声音刚一传来,一条粗壮有力的胳膊已经接住了她。

    “你没什么吧?”林风一手搂着她的细腰,面带关切的问道。

    王安雅还保持着歪倒的姿势斜躺在林风怀里,一股浓郁的男性荷尔蒙气味扑鼻而来,让她昏昏沉沉大脑变得更加模糊不清,眼前这张棱角分明的脸庞,一会儿变成前夫的模样,一会儿又是林风。

    就这样僵持了好一会儿,她才鼓着勇气,诺诺的说:“小宝他想要有个爸爸。”

    这妞看来是喝的有点大了,林风心想自己不已经是了吗,正要说话忽然心中一动反应了过来,目光露出几分火热:“那你想不想要个老公?”

    “我……”这种羞人的话,哪怕已经喝的半醉,王安雅也有些说不出口,正当她酝酿了好久,红唇轻启的刹那,一个火热的嘴唇以直接粗暴的方式径直亲了下来。

    呜……王安雅小嘴里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嘤咛,瞬间迷失在对方的狂野中,小巧的鼻翼不断一松一缩,似乎就像她此刻紧张的心情。

    屋子里的温度瞬间提升起来,这一刻,王安雅只觉脑子里发出轰的一声巨响,眼前的一切都变得不那么清晰,经过最初的羞涩,她终于睁开美眸一眨不眨的凝视着林风这张脸,一双无处安置的小手也渐渐绕到对方身后,紧紧搂住了他的脖子。

    这一吻仿佛一个世纪般长久,当林风将她抱起大步走向那张双人床时,王安雅精致绝美的脸蛋红的几乎快滴出血了。

    她已经彻底沉醉在浓郁的男性荷尔蒙里,早已枯竭的心田,就像被注入了一汪春水,慢慢又茁壮成长起来

    哐当!

    她被林风略微粗暴的方式扔到了该去的‘地方’,那如羊羔一样软弱无助却又带着丝丝挑衅的眼神,更能激发异性心底最原始的兽性……

    时间一晃就度过了两三个小时,林风大张着双臂躺着,暴露在被子外的胸口和肩膀,都还残留着一道道触目惊心的抓痕,之前的战况有多激烈可想而知。

    而此时的女总裁,就像一只黏人的小猫咪,卷缩着身体枕在林风的手臂上。

    看上起她像是睡着了一样,两眼紧闭着,只有那弯曲的睫毛在微微颤动,显然她激荡的心情一直还未平复。

    林风那指头把玩着她如波浪的卷发,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似乎还在回味之前。

    哐哐哐!

    这难得一个温馨的场面却被一阵急躁的敲门声给打破了,不过外面那人敲的不是这里,而是隔壁。

    这大半夜谁会跑来找王安雅,还显得如此的急切,如果被人知道他们俩现在正躺在一起,这爆炸性的新闻恐怕不等到明天就会传遍全公司了。

    听这敲门的架势,外面那人似乎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了,王安雅哪还顾得上继续装睡,一下爬起来,慌慌张张的捡拾着散落在四处的衣物,手忙脚乱的往身上套着,这画风怎么越看越像被人捉奸的感觉。

    林风揉了揉鼻子,也跟着帮她整理衣物,自我感觉应该看不出多大破绽,王安雅才深吸一口气,拧着门把将门拉开。

    “小慧,怎么回事,这么晚你不睡觉,跑来敲门干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