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2章 狠狠的打
    饭桌上的赵俊伟盯着已经提示忙音的电话,肺简直都快要被气炸了,活了这么多年,谁有胆敢当着他的面说他长得丑,这可是他一直以来的心病。

    包厢已经变得鸦雀无声,众人把两人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谁也不会傻的这时候吭声去触老板的霉头。

    过了片刻,赵俊伟才从狂怒中回过神,随手抓起个酒瓶摔在地上,厉声对周围的小弟吼道:“叫老高多带几个人去,给我把会场砸了,使劲砸,我要让她跪着来求我!”

    ……

    吃过饭,经销商代表又陆陆续续回到会场,但大部分人脸上都带着几分忐忑的神色,要不是王安雅再三向大家保证,不会再出任何的问题,许多人都不打算来的了。

    正当内衣展示会正进行的热火朝天时,那辆赵俊伟乘坐的加长悍马已经无声无息的停在会场门外,两三分钟过后,七八辆面包车和小轿车组成的车队浩浩荡荡驶了过来,等车门打开,一群眼神桀骜的男子纷纷从车上跳下。

    这些人一看就是出来混的社会人士,露在外面的胳膊全是刺青,脖子上的大金链已经快成了他们的标配,领头那人朝只在车窗后露出脸的赵俊伟点了点头,随后大手一招,领着这二三十号手提棍棒的社会人士,杀气腾腾往会场走去。

    即便站在门外都能听见优美的音乐声,领头那人来到紧闭的大门前,抬脚就踹了上去。

    哐!

    大门猛地被踢开了,无数双视线顿时回过头,望着外面这帮不速之客。

    这人用手里的铁棍径直指向舞台,凶相毕露的大声吼道:“给我砸!”

    随着他一声令下,背后这几十号小弟一起挥动着棍棒涌了进来,人群中不时发出惊呼的声音,只有过道两边的人面无表情,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群煞笔。

    等小弟都冲了进去,领头男正要进屋,却见林风赤手空拳的朝他走了过来,领头男顿时就咧嘴笑了,在永市这一亩三分地上,竟然还有人不认识他高哥,这是过来找死的吧?

    林风三两步已经来到门口,二话不说兜头就是一脚踹去,正打算自报家门的高哥只感觉自己像是被卡车撞中,身体瞬时倒飞出去,哐当一声重重撞在墙上,那感觉就像五脏六腑都被一脚踢碎了般。

    林风抓着两扇木门重新扣上,一脚踩在高哥的背部,望着冲向过道的一群混混冷声说道:“一个都不许放过!”

    “是!”

    刚才还假装观看演出的皇朝安保们闻言答应了一声,纷纷从座位上站起身,人手一根球棍,看向涌到过道中的混混,眼神带着猫戏老鼠般的残忍。

    五十多号彪形大汉手里的球棍在灯光下泛着金属光泽,原本冲在前面的人顿时看出苗头有点不对,脚下一个急刹,而后面的人还在一心往前面蹿,顿时就挤成一团。

    看着数量是己方两倍的壮汉提着棍棒就从两边围了过来,混混们哪还不知自己中了人家圈套,原本是来砸场子的,现在反而被人给包围了起来,脾气暴躁人挥着棍子干嚎道:“妈的,跟他们干了!”

    咣!

    魏阳双手握棍,一棍子磕开眼前这人手里的铁棒,转身呜的一声将球棍横扫过去,面前这人还来不及闪开就被砸翻倒地,魏阳哪会放过这种痛打落水狗的绝佳机会,铁棒举到头顶在用力砸下,一下两下,打的对方在地上卷缩成一团,嘴里惨叫不止。

    皇朝夜总会的安保大部分都是退伍兵,揍起人比这帮社会人还要狠辣,只见到满天挥动的棒影,一声声闷响夹杂着惨叫,血珠四溅。

    这二三十个混混几乎才一个照面就被敲翻了一半,球棒在他们头顶不断的飞舞,然后又猛地落下来,安保出手都非常有分寸,专门避开要害位置砸,这样即便多砸几下也不会弄出人命,让对方吃点苦头是免不了的,老大都发话了,不把他们屎打出来就不准停手。

    可怜一帮混混,平常在外头也是横着走的人物,现在却被一帮比他们还横的人打的哀嚎不止,屎尿都崩了一裤裆,不反抗还稍好一点,那些提着棍子跟安保对打的人,断手断脚比比皆是。

    舞台上的走秀已经停了下来,音乐声还在继续,他们惨叫的再大声外面的人也听不到,更不会有人会来救他们。

    这二三十号出来混的大哥,硬是连五分钟都没坚持到就横七竖八躺了一地,有些人更是抱头趴在地上嗷嗷哭了出来,那模样让人见了真是既可恨又可怜。

    “从他们后门扔出去。”

    一众安保就像脱死狗般,抓着混混的双手双脚就往后门的方向拖了过去,会场后面有条长长的过道,被揍的鼻青脸肿的混混就被扔垃圾一样扔在这里,他们自己先跑来挑事,相信没谁傻的会跑去报警。

    其他人都被扔出去了,唯独高哥还被林风踩在脚下,爬都爬不起来,眼看自己带来的人转瞬已经全军覆灭,高哥连哭死都心都有了,这群人出手太特么凶残了,跟他们比,自己这帮小弟算得上人畜无害,屁都没放一个就被全砸翻了,赵老板简直就是在故意坑他嘛!

    “说,那个赵俊伟现在在什么地方?”

    林风攥着衣领把高哥提了起来。

    老高还没拿定主意要不要出卖赵老板明哲保身,迎面一拳就捣在他脸上。

    哐!

    林风这一拳直接打掉了他四五颗牙,捏着拳头冷冷的问:“还想嘴硬是吗?”

    这不是没给他机会说嘛,眼看第二拳就要砸过来,高哥满嘴是血的嚎道:“他……他就在外面……”

    他没有说谎,此时赵俊伟就在门外,还悠哉悠哉的抽着雪茄,等着派进去的人传回捷报,他可能做梦都没想过,手下的人只一个照面就被人给全放翻了,现在正像一堆垃圾似得被人随意的扔了出去。

    想到高高在上的女总裁,在自己面前哭泣哀求的画面,赵俊伟一脸猥琐的笑出了声,眼神无意往会场方向一扫,笑容却瞬间凝固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