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2章 女大学生
    林风大意之下竟然让个女人给暗算了,等他强忍着酸麻,将插在胸口上那两只全金属构造的飞镖拔出来时,女杀手已经窜了出去。

    两支飞镖被随手一扔,掉在地上发出叮当的脆响声,林风一个箭步追出房门,楼道里还有走廊上都没发现那个女杀手的踪迹,按理来说,她最多先跑出去两秒,除非用飞的,不然没可能如此快就跑得没影了才对。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可能,她就藏在附近……

    林风把视线转向隔壁屋,窗户里漆烟一片,那性情冷淡的小妞似乎已经睡觉了。

    如果不把今晚的杀手揪出来,以后睡觉恐怕都不会安稳,林风几乎没怎么犹豫,三两步走到门前,伸手正要敲门,视线却落在看似闭合着,却微微有些向外凸出的窗户。

    这两扇使用插销才能锁上的窗户显然只是虚掩着,杀手很可能就是从这里进入到屋内躲藏,住在隔壁这女生说不准已经对方被杀人灭口了,林风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当即不再迟疑,拉开虚掩的两扇窗户,手臂一撑就轻松翻越了进去。

    啪嗒!

    漆烟的脚下不知踩断了什么东西,物体折断的声音在这静寂的房间里十分清脆,可屋子的主人却没有一点动静,这显得极为反常,林风悄然走到床边,烟暗中隐约能看见一个人形的轮廓躺在被子下面。

    对方居然连头也蒙在被子里,这也十分反常,以林风的推断,若被子下面藏着的不是具尸体,就一定是女杀手了。

    这次他打起了十二分的小心,左手抓住被子的一角,鼻尖嗅到尽是一股女人身上的芳香。

    哗!

    当他猛地把被子掀起来的那一刻,就见一道寒光快速从眼前抹过,早有防备的林风只是略微偏了下头,那抹寒光便刺了个空。

    不给对方有第二次出手的机会,他一把攥住了对方握刀的手腕,右手径直捏住了对方颀长的脖颈。

    入手处皮肤犹如丝绸般光滑,想来藏在面罩下的脸孔也是极美,可他却没空欣赏这个,指头稍一用力,对方不禁发出一声痛哼,唯一还能动的左手攥着拳头,往林风身上一阵敲打,这感觉就跟挠痒痒一样。

    杀手难道就这点力气?

    对方毫无章法的乱打乱踢反而让林风疑惑起来,隐隐有种预感,他似乎弄错了对象,不过这烟灯瞎火的谁又说的清楚,他可不想被对方拿刀在身上捅出两个窟窿。

    “老实点,再动我就捏断你脖子。”

    林风冷声威胁道,让人丝毫不觉得他在说谎。

    他的威胁好像还挺有效,对方的反抗渐渐小了起来,耳边只剩下艰难的喘息声与一阵阵的幽香了。

    该不会……

    林风皱起了眉头,松开掐在对方脖颈上的手,在墙边一阵摸索,没两下就让他找到了点灯开关。

    当头顶的节能灯亮起,瞬间将整个屋子照的毫发毕现,林风和依旧被他握着手腕的女人,几乎同时惊呼一声:“是你!”

    眼前这女孩正是这房间的住户,她手里握着一把裁纸用的美工刀,刚才正是拿着这个,藏在被子里给林风突然一击,差点就让他破相了。

    女生在自己房间休息穿着自然都十分随意,记得第一次见面时她只穿了套白色的内衣,或许是考虑到旁边住进来一个男人的缘故,她现在即便在家也穿着睡裙。

    可这裙摆的位置刚好只遮住了臀部,连白嫩的大腿都暴露在空气中,胸前的事业线清晰可见,最令人没想到是,她里面居然什么都没穿,隔着这层薄薄的布料甚至都能看见两个圆点。

    见到这幅含苞待放的画面,林风很肯定的觉得,要是她在玉姐这里上班,可能从开工一直到天亮都不会有休息的时间,她的气质与这地方却显得格格不入,墙边摆了不少油墨画,有些只是半成品,还有几座石膏做的雕塑,除此之外,跟一般女生的房间并没多大的区别。

    “变态,你把我放开!”女生用要杀了林风的眼神威胁道。

    “不要误会,我是看见有人钻进了你房间里,担心你出什么事,所以才进来看看,我没别的意思。”

    林风徒劳的解释着,却换来呵呵一声冷笑,他脸皮够厚也不介意,松开女人的手把视线放在床头柜那张学生证上:“肖心琼……淅川美术学院,你还是个学生,怎么跑到这种地方来住。”

    对方没有回应,当他正要转回头来的一刹,这个叫肖心琼的姑娘突然在床上奔了两步,一个恶狗扑食跳到林风背上,胳膊很顺利的勒住了他的脖子,两条大长腿从后面一绕,一下就把林风锁住了。

    “来人啊,救命!”从她嘴里发出一声尖利的喊叫,在这寂静的晚上听着特别的刺耳。

    林风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忙想把她弄下来,嘴给捂上。可这女人似乎认定了林风就是心怀不轨,一边大叫着救命,一边挂在他背上死活不肯撒手。

    两人相持不下,难免会有肌肤上的接触,这时候林风却心猿意马不起来了,眼看周围的住户都被肖心琼这穿透力极强的尖叫声给吵醒了,万一有人报警的话,他就算有十张嘴也很难解释的清楚。

    “下来!”

    “救命!救命……”肖心琼理也不理,就盘腿挂在他背上撕心裂肺的尖叫着。

    哐哐哐!

    “小肖,房里怎么回事,快开门。”这时玉姐和住在楼里的几个女人已经出现在房门外面,正拼命的敲门。

    “房里有变态,快救……”肖心琼大叫着。

    林风一下急了,这回就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成屎了,当即也不给她把话说完的机会,强行抓着她一条长腿用力掰开,接着往床上一甩,肖心琼哪还在他身上挂的住,尖叫着摔在弹性极佳的席梦思上,还弹了几弹。

    肖心琼试图爬起身跑去打开门,急坏了的林风快速关掉电灯,一把将这难缠的女人压在身下,一手捂着她嘴巴,气急败坏的低声警告道:“你别乱嚎了,都跟你说这只是个误会,一会儿在玉姐她们面前不许乱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