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5章 小青的死
    上次警察包围这里,林风逃走了后,住在这里的一帮姐妹顿时也炸开锅,都以为林风这次一定是闯了大祸,所以才会招来这么多警察抓他。

    小青无疑是最关心他的一个,当即自告奋勇,说她认识一个协警,或许能从对方嘴里打听到关于林风的确切消息。

    为了表示诚意,小青跟对方约在一家餐馆见面,出门前她还特意打扮了一番,与另一个叫彤彤的女子一起去了餐馆。

    她那个协警朋友人还不错,答应回去以后就帮她打听一下林风的消息,吃饱喝足,大家也就散了,为了省两个车钱,小青在路边叫了辆摩的。

    结果就在回来的路上,却跟一辆高速行驶的私家车迎头撞上了,摩的司机与小青当场死亡,彤彤侥幸捡回条命,只是身体有多处骨折,现在还在医院躺着。

    这只能说是一个意外,林风也不由多叹了口气,就像老板娘说的那样,小青如果不是为了打听他的消息,也就不会发生这场车祸,连命都丢掉了。

    “那肇事司机抓到了吗?”林风又问。

    提起这个,玉姐脸上顿时出现气愤的神色,显然还有林风并不知道的隐情,只听她骂道:“这个杀千刀的见撞死了人,连车都不要就逃了,等交警来了以后,就有一个男人出现自称是这车的司机,可是有人目睹了车祸的整个经过,他肯定的告诉我们,司机根本不是这人。”

    “司机肯定是有错在先,害怕承担责任,才找了另外的人来顶包。”林风理性的分析道。

    “可不是吗,听人说,摩的本来在马路上跑的好好的,那车突然从对面弯道冲出来,一下把他们三个都撞飞了才刹住车。”玉姐恨恨的说道:“开车的司机撞了人不但不救,转身就跑了,还是那些路人打电话报的警。”

    “交警是怎么说的?”林风面无表情的问道。

    “我们去反映过好几次,可人家根本不相信我们的话,还说主要责任在摩的这方,当时他们没有带头盔,又是超载什么的,私家车只是正常行驶,给个七八万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还拿出一份和解协议书要小青的家属签字。”

    林风一愣:“那你们签了吗?”

    玉姐拍着自己胸口,大包大揽的说:“他能唬住小青老实巴交的爹妈,却唬不住咱,这些吃公家饭的人摆明就是想偏袒那个肇事司机,不就因为对方开的是豪车,家里有钱有势,就能不把咱们穷人的命当回事?这口气老娘咽不下去,哪怕倾家荡产也要跟他们把官司打下去,我已经托朋友介绍个大律师,人应该就快来了。”

    “嗯。”林风嘴上应了一声,眼神却落在沙发上那两名衣衫浆洗的发白,悲痛欲绝的老人身上,他们应该就是小青的父母了。

    “小青家里是不是有什么困难?我能帮得上什么忙尽管开口。”

    小青在这里工作了好几年,多少应该也有些积蓄,但她父母那身穿了不知多少年的衣服上却有好几个补丁,显然生活的并不宽裕。

    “算你还有点良心,没枉费小青一直惦记着你。”

    玉姐拿过他嘴里抽到一半的香烟,叼在嘴上吸了口说道:“他们家跟我是一个村的,小青爸妈都是老实巴交的乡下人,几年前查出她爸有严重的肾病,每个月都需要去做透析才能保住性命,换个肾现在至少需要五十万,就他们家那点收入,只够勉强过日子,连进医院做透析的钱都拿不出来,小青这孝顺丫头为了给她爸换肾,才来我这里上班,眼看好不容易攒了些钱,现在人却没了。”

    玉姐弹了弹烟灰,眼角有泪水闪烁,沉默了几秒她才接着说道:“外人都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我们既然干上了这一行也不怕被外面的人笑话了。

    不过,小青是我们的姐妹,她走了我们也不能不让她安心的走,大家东拼西凑了八万块,加上她自己这些年来的存款,给她爹换肾的钱算是有了一半,姐知道你现在过的也不容易,不然也不会到我这地方窝着,你要想帮小青一把,凑个千儿八百就行,实在拿不出来,我先帮你惦着,等有了再给我好了……”

    叮叮……

    林风张了张嘴正要说话,玉姐手里的电话忽然响了,拿起来一瞧,她顿时有了精神,低声对林风说:“是律师打过来的电话,你等一下。”

    林风点点头,就见玉姐接起电话,挤出笑容主动招呼道:“汪律师,你是不是到了,我这地方不好找,我现在就出来……什么,你来不了,为什么?!”

    玉姐的笑容僵在脸上,连续喂了好几次才发觉对方已经挂了电话,再打过去却提示已经关机了。

    “这老胡办事一点都不靠谱,怎么介绍这种不负责的人给我。”玉姐嘴里嘟囔了几句,转过头讪笑着对林风说:“这人脑子肯定有病,送钱给他都不要,不行,我再让老胡重新介绍一个,我还不信没人敢接这个官司。”

    林风没吱声,默默看着玉姐连打了好几个电话,等她气急败坏的用脏话把对方所有女性家属都问候了一遍,才一脸沮丧的对林风说:“完了,在法律援助中心工作的老胡悄悄告诉我,有位大人物已经打了招呼,现在根本没哪个律师敢帮咱们打这场官司,这世道怎么会变成这样,难道咱们这些穷人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夜晚的风十分冷冽,站在楼顶上这种感觉尤为强烈,当林风上到天台的时候,已经有人先他一步坐在天台边上了,两脚悬空,旁边还放着几个喝空了的啤酒罐。

    走进一看,原来是住林风隔壁那个年轻女子,这大晚上她似乎也睡不着觉,一个人穿着件松松垮垮的休闲衬衫,就这么摇摇欲坠的坐在水泥护栏上,遥望着远处的万家灯火。

    “怎么,你也失眠了吗?”林风叼着烟,手撑着水泥栏杆,一个翻身坐在她的身边。

    女子耳朵里塞着耳机,直到这时才发现林风的存在,她还没忘记之前的事,扭头对着林风翻了翻白眼,转身走了,那眼神无疑是对他说了三个字‘神经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